亲分子劣西班牙

我来过这里
所以我想
能把我所学到的爱与惊喜
传达给你们
这比梦境更加美丽的现实
一直都是存在于这世上的
睁开眼睛啊
这个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要美啊

天冷了给英智宝宝多穿点、、

我喜欢麋鹿图纹还有毛衣

我知道不是冬至别提醒我【跺脚】

【ES】传颂之诗【六】

#我终于想起来更新并且更得短小还有我会努力更的请不要放弃这篇文😂
#西幻设定
#多cp【涉英、零晃、泉岚、阿多薰、红敬、Leo司、凛绪等】
#文笔不成熟、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努力不ooc






正文↓


【六、浪人的回忆】

羽风薰认得小熊,小熊也认得羽风薰。然后羽风薰就带着小熊离开了这片荒地。

羽风薰知道自己家族最近要发生的一件大事,而他强大到足以与一个家族对抗。而这件事关乎整片荒地的生命。

如果抗衡不了的话,逃走就可以了。他是这么想的。

所以他就带着小熊,连哄带骗地逃离了那片荒土。

他说会带小熊去旅行,去见从来没有见过的世界,去听从来没有听过的故事。

所以他们就这样走了,小熊从他的腰际长到了肩膀。当小熊的肩膀已经可以到达自己的胸口的时候,他们回到了这片荒地。

小熊很吃惊,心中有很多很多疑惑。

这里发生了什么?

这是羽风薰需要给小熊解释的第一个问题。

当时的小熊提出了问题,在羽风薰的沉默之下疯狂地狂奔到自己的家。

什么都没有了,爸爸妈妈还有欺负人的姐姐也没有了。

小熊更加疑惑。

他心里也只有疑惑,他过分地相信羽风薰了,单纯如他只是纯粹想要羽风薰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羽风薰对他说:"如果阿多尼斯愿意再相信我一次,就跟我走吧。"

满心疑问的小熊毫不犹豫选择跟随羽风薰。他甚至觉得羽风薰说的话很奇怪,因为他从来没有不相信羽风薰。

而小熊在跟随羽风薰来到了这座不透光的古堡后,在也就没有见过羽风薰。

为什么要离开?

这便是羽风薰需要解答阿多尼斯的第二个疑问。

羽风薰在那张床上坐起来又躺下去,重复了很多遍。他心中确实还是害怕,他是不确定阿多尼斯再次见到自己会是什么样的神情,或者自己又会是什么样的姿态。

他无数次看向不近不远的门,觉得这门离他实在是远。

最后他索性又躺下,背对着门,也不看了。

门内奚奚索索的声音没有了,门外站着的兽族男孩儿又等了半天,里面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门内的人始终没有反应了,即使他已经听到了刻意放轻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To be continue.

画、、、画、、、画不动了、、、

衣服怎么画烟花怎么画【爆炸死亡】

打上花火兴奋产物、、、、、

我除了逆光还会画什么我一无是处😂

亲上去亲上去亲上去亲上去亲上去

Trick or treat!

虽然好像是庆祝前夜、不过没画完、、、

其实现在也没画完、、、、

嘛、为了节日气氛先发出来好了、

万圣节快乐、

【涉英】欢迎光临日日树涉的狗窝

#一个关于jk的日常
#ooc是我的、可爱是他们的
#应该很甜?就是流水账、
#涉英不足我大概是要死了



正文↓




英智今天觉得天空像涉的头发一样漂亮,就像涉发尾的那个颜色。他心情很棒,虽然一整天都挂着往常一样的微笑,但是周身就散发着一股轻快的气味。有点儿像晒了太阳又得到了小鱼干的高贵猫咪。

敬人觉得稍微有些放松的同时又有点儿担心,英智开心是好事,然而英智开心一般就总是要干些危险的事。他问英智发生了什么,英智也只是笑笑,对他说:"不告诉你。"

然后真绪就扶着额头听了敬人碎碎念了一整天。

玛朵莫赛尔小姐看着英智很久,然后对宗说:"天祥院君今天心情很好哦~"

宗冷哼一声,并表示天祥院开心就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坐在英智周围的泉、薰和千秋一致表示今天天祥院君散发出的开心因子猛烈得让他们瑟瑟发抖,并且感觉今天天祥院君开心得像是从头顶冒出小花把他们淹得不知所措。

英智今天身体状况就跟他的心情一样好。所以今天的红茶部也就淹没在了英智的愉悦小花里了。

创看见这样开心的部长他也觉得很开心。泡茶的手法都轻快了不少。冷灰色的眸子里透着像是新生雏菊一样的喜悦,然后整个红茶部都泡在了喜悦当中。

就连凛月都能切实地感受到英智的喜悦。

"小英,你开心得让人睡不着。"凛月像是抱怨一样。

"哦呀,又在这里睡着了吗?凛月君这个毛病可真是一点都没变。"英智笑着回应,还顺带夸了夸创泡的茶。

"会长今天发生了什么吗?很开心的样子。"创得到了夸奖,更加开心了。

然后英智喝完最后一口茶,把食指放到嘴唇边:"这是秘密。"然后宣布今天的社团活动结束。

英智今天有点儿不一样,今天见到他的人都这样认为。他放学时从储物柜里拿了一个多余的包,他平时从来没有这样。

他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拿着包跑到了教学楼后方的一片草地,左看看右看看,像是在找什么一样。

然后他听见头顶传来一声洪亮的"Amazing!"他猛地抬头,然后笑意怎么都止不住了:"涉!"

涉站在二楼的窗口看着他,那间是演剧部的活动室。他就这样看着涉从二楼的窗户翻跳出来,在他有些担心的目光下稳稳落地。

然后他埋怨道:"虽然知道涉一定没问题,但是这样的行为还是会让人担心。"然后看着涉的眼神有些纠结。

这话还轮不到您来说呢。涉有些委屈地想着,他说:"皇帝陛下要好好相信小丑才是。"然后他被英智一眸子瞪得改口"好吧好吧英智,快要赶不上电车了,我们走吧。"然后拉起英智就往后门跑出了学校。

涉看见英智提着包,想要帮他提包。然后英智把包拿紧,对涉说:"我自己来。"

涉了然笑了,带着英智走到了地铁站。

今天的涉心情很好,他觉得天空很好看,就像英智的眼睛一样,英智眼睛那样的漂亮青蓝色。他像往常一样大声高歌着爱与惊喜,但是奏汰和零都说他今天有点儿不一样。涉大笑着反驳"没有那回事"。

他现在正在带着英智沿着他平时回家的路回他的家,他就是为了这事而高兴。

英智也是一样。

今天的天祥院英智要在日日树涉家过夜。这是英智和家里磨嘴皮子好几天得到的权利。

所以英智今天兴奋得不行。

这是他第一次坐地铁,涉还担心他会不会对高峰期的地铁有什么不适应,他却表现得特别兴奋,像个管不住的孩子。

直到下了站台以后英智才一度表示再也不要搭在高峰期电车了,虽然他很开心。

涉听到英智这样说,非常愉悦地表示下一次可以带英智乘热气球回家。

两人从地铁站走了出来,英智到处看着,这片区他很少来,所以一切很新鲜。涉就给他介绍着街两侧的各式各样吃的喝的玩的用的。两个人一路走着,虽然是走路这样无聊的运动,两个人一起却让空气有趣了不少。一个说的起劲,一个听的欢喜。不知不觉就走到了。

这么长的路,英智一点都不累,甚至还觉得还能再走下去。

当他看见涉的房子之后心里面有说不出的高兴,并且还有一点儿紧张。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在朋友家过夜。

当然,这个"朋友"有点特别。正因为这样,英智还有一些高兴和紧张之外的情绪。

这是对喜欢的人独有的一种酸涩的情绪。

没错,天祥院英智喜欢日日树涉这个秘密大概已经不是秘密。大家都知道英智是涉的头号粉丝,这是他自己说的。然而英智的这一份"喜欢"却和大家口中的"喜欢"不太一样。

他希望日日树涉能成为天祥院英智的恋人。

所以他才在得到在涉家过夜的权利后会开心到自己散发出的气味都甜甜的。

日日树涉喜欢天祥院英智还是个天大的秘密,大家都感觉他喜欢天祥院英智。这个"皇帝陛下"任性、残忍、我行我素,是个看上去亲切和蔼的怪孩子。日日树涉喜欢惊喜,所以大家觉得日日树涉喜欢天祥院英智。

事实上涉确实喜欢英智,想要让英智的视线永远停留在他身上的那种喜欢。

所以他在得知英智可以在自己家留宿的事情时高兴得让周身气场更加充满爱意与惊喜。

两个人各自怀揣着雷同的秘密,走进了涉的房子。

这是涉一个人住的房子,他为了不给养父母添麻烦所以自己一个人搬出来住。

所以英智进到屋里第一反应是Amazing。

没错就是Amazing。

为了了解真正涉的生活,他还特地勒令涉不准提前准备,就照平时涉的生活节奏走。他想看看涉在他看不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英智以为涉会是有好几个书柜,书整整齐齐地放在书柜里;会是有一张干净宽大的大红木桌子,然后上面会有很多很多精彩的文稿;会是收藏着无数漂亮的面具和礼服,一件一件挂在几个衣柜里。

而事实证明,涉确实是有无数本书,四处堆放着,走廊只留下了一只脚能走的过道,每堆都摞得很高。大概是书柜装不下所以到处放,放得毫无秩序却干干净净。涉也确实写了很多剧本,不过都是四处零散着,这里一张那里一张,墙上有,天花板上都有。涉的面具仅仅是在玄关就已经能看到很多,柜子上摞着,地板上摞着,还有从房顶悬挂下来的。

英智的眼睛简直要喷出光来,他看向涉。涉被他看得有一点点窘迫,以为英智一定是认为自己的屋子乱成一团。

"皇帝陛下看到这样子的屋子,别太失望才好啊。"涉摊着手做出无奈的样子。

"不,与其说是失望,倒不如说是惊喜呢。"英智指节搭在下巴上,做出一副审视的模样"虽然和我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但是感觉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棒啊,涉。"涉看见英智的蓝眼睛好像一闪一闪的,简直像只看见逗猫棒的猫咪。

"呼呼呼,英智的表情简直就和见到了右手君窘迫的表情一样~"涉的笑意止不住了,他翻出多余的室内鞋给英智穿上"不要让脚受凉了。"然后意料之中地收到了这人"我又不是小孩子"的抱怨。

两个人在书堆中间一步一步走着,涉很爱惜这些书,所以要很小心不能踩到。

而涉的房间却是让英智又有一种不一样惊喜。

还没吃完的薯片开了封随意地放在书桌上,到处都堆着书,但有几本例外的漫画随意地瘫在床上。床脚还放着屯积起来的零食,薯片布丁可乐一样不少。

然后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英智问涉:"涉你平时是怎么保持体重的?"然后眼神是真切的好奇与疑惑。

"呼呼,秘密~"涉把英智拉到床上坐好,告诉他想看什么书都可以,名著或者漫画请他随意。然后涉走出房间,似乎是去准备晚饭了。

英智坐在涉的床上,盯着那堆漫画,心情在看与不看之间来回摇摆。最后还是妥协,拿过看了起来。

漫画这种东西就是不看还好,一看就停不下来的那种。所以英智看了第一本,又拿起了一本,一本接一本。

直到涉又一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说:"英智这么喜欢漫画吗?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呢,原来英智也会喜欢这种东西啊。"语气里是说不尽的开心。

突然听到涉的声音,英智睁大眼睛,猛地抬起头,对上距离自己不超过十厘米的涉的眼睛又整个身子稍微向后退了一些。他从惊讶中清醒,就对涉抱怨:"涉你吓到我了。"

"抱歉抱歉~因为我刚刚叫了英智很久都没有回答啊,所以就上来看看。不过英智刚刚的表情,"涉嘴角都咧到耳根了"小丑还真是赚到了。"

"涉真是恶趣味。你有叫我吗?抱歉啊我没有听见。"英智对自己有些无理的行为感到小小的抱歉。

"没关系没关系,英智的话怎么样都可以原谅。走吧,我们去吃饭。"涉笑笑,拉着英智跑下楼。

刚才因为太投入,所以对外界的信息没有什么知觉。还没有走饭厅英智就已经闻到了饭菜浓郁的香气。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涉做饭,英智再一次见到时却依旧觉得惊讶欢喜。

第一口下去就是无可挑剔的美味,再多几口不但不腻反而是更加更加好吃了。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涉却真真实实感受到了英智对他的赞美。

那停不下来的筷子和放光的神情就是最好的赞美。

是的,只要日日树涉和天祥院英智在一起,就会有用不完的开心。

涉洗碗,英智帮忙;涉去洗澡,英智就坐在沙发上看书;涉洗完后告诉英智洗澡时小心不要着凉,英智笑笑说着凉了也没关系涉的身边足够暖和。

这一切的一切简直就像日常一样幸福温暖。

涉躺在自己的床上,脑子里循环着这一天里与英智发生的一切。他想看看书转移注意力,但是这扎实的幸福感完全没有办法忽视,越想转移就越在意。

他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热。自己的床上混着一些英智的气味,他觉得非常好闻,然后脑子里的英智就更加没有办法忽视了。

"涉,已经睡觉了吗?"门外英智的声音响得猝不及防。涉突然从床上蹦起来。

"英智洗好了吗?客房已经被我堆满书了所以英智今天只能睡在我房间了。"涉一边说一边去开门,把英智拉进来后抱歉地笑笑。

"那......和涉睡在一起吗?"这话问出来两个人突然都沉默了,然后两个人的耳朵都开始泛红。

"我去睡沙发,英智在担心些什么啊?"涉故作镇定地说出这话之后便觉得更加不对了。

"哦?我可没这么说,莫非涉想要我担心些什么?"英智只想反驳,话一出口似乎已经完全偏离原意。

"小丑怎么会对皇帝陛下有什么非分之想?"有点糟糕了。

"涉的意思是我对涉有什么非分之想吗?"更加糟糕了。

两个人再次沉默。

"涉在想些什么啊?""英智在说些什么啊?"他们同时这么说着。

英智的脸已经完全红透了,涉也好不到哪里去。

然后涉另外拿了一床褥子,准备逃走。头上突然一痛,就被拉了回来。

"不准逃走。"英智这么说着。

涉回头,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

然后涉叹一口气败下阵来。把被子放到床上,说:"会很挤也没关系吗?"似乎已经默认和英智一起睡了。

"嗯。"英智自觉地先躺下"涉去关灯。"然后背对着涉,像是在闹别扭。

涉把房门旁边的开关按下,再转头看英智的时候,月光从窗子外面跑了进来,直接跳在了英智的背影上。

涉觉得这样的景色实在是太美好了,况且还是英智。那个他喜欢的天祥院英智。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坐下,伸手去摸英智的头发。

"英智真是狡猾呢。"

"彼此彼此吧。"

"莫非是想留下小丑来讲睡前故事吗?天祥院宝宝。"

"不准嘲笑我,涉。"

"英智。"

然后谁再没说什么。

英智转过来,涉的脸在月光里真的非常非常好看。两个人相互看着对方,谁都没说什么。

"我想......"

"我大概是喜欢上涉了。"

看着英智坚定的眼神,涉有点难以置信,还有点狂喜的感觉。

"太狡猾了,涉。"看不清表情,不过涉觉得英智的脸真的是可爱到无法形容。

英智准备背过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额头就被涉亲吻了。然后他的面颊的温度更加更加的高了起来。

"英智也是彼此彼此呢~"然后涉就这英智旁边躺了下来,手臂还有意无意地碰着英智的后背。

"晚安,皇帝陛下。做个好梦~"涉轻轻吻了一下英智的后脑。

"晚安。"英智的声音有一种故作镇定的紧张。

两个人又一次沉默了很久,像是睡着了一样。

然后听见涉轻轻说了一声:"我也喜欢你啊。"

还用你说吗?笨蛋。

这是一个有点儿难入睡,又一夜好眠的晚上。

END.

给大家分享一个美特斯邦威的宣传海报



模特的话应当如此



我知道的我治不好了这个长腿病

今天我让我的零哥哥给大家表演一个反复砍吉他




😂仿佛想起了被静物支配的恐惧😂


小提琴跟吉他、、、干嘛长这么像、、、、、

不是我刚刚放少了一张、我就说怎么怪怪的、


重来重来、、


来来来各位别虐了甜一甜、

脚本这个人、@EternalEnvy 

谢谢您的脚本鱼君、吾辈的肝由衷地感谢您:)

【ES】传颂之诗【五】

#西幻设定
#多cp【涉英、零晃、泉岚、阿多薰、红敬、Leo司、凛绪等】
#文笔不成熟、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努力不ooc

正文↓



【五、浪客的回想】
*芬尼:英智国家的最大的主城区

羽风薰刚醒来的时候觉得神智还有一点儿不清醒。他从华丽的床上坐起来,四下观察着。

快要天明时微弱的光,干净的房间,精致的器物。自己躺在了一个华丽的房间,四周并没有人。

他有一瞬间的断片,然后开始思考自己最后意识里的地点与时间。

按照他的记忆,他最后有意识的时候是和朔间零在一起的。

当时他正在荒地收集情报,更早些时候他收到了朔间零的消息,叫他那个时候到荒地。

果不其然,他在那个洞窟里找到了朔间零的棺材。

好巧不巧,那个洞窟正好就是荒地中魔物一个小规模的聚集地。

正好朔间零醒来的那段时间是魔物开始活动的时间,所以他就要守着棺材等朔间零醒来。

他不停清理着越来越多的魔物,因为要隐藏气息,他不能使用中等以上的魔法——这会使他的身体进入一段休眠时间。他靠着两把匕首和一些低等魔法对抗着魔物,一边念叨着朔间零再不醒来就要出事了。

朔间零醒来时见到羽风薰一点儿都不惊讶。羽风薰像是得救了一般地看着朔间零。

本来只要朔间零稍微在魔法上动用一点技法,一个小小的魔物聚落根本不在话下。

可这时两人突然发现洞口两个孩子已经回来了。

贸然使用比较强的黑魔法对兽人的影响有些恶劣,所以朔间零也不好大规模使用自己的魔法。

所以当务之急只能用暗流将孩子们保护起来,顺便隔绝他们的感官。然后羽风薰再使用他的中等魔法破坏这个聚落。

羽风薰的风系魔法与其他的魔法不同,是需要体内的精神力不断改变方向才能做得到的特殊魔法。

所以他在清除了洞窟之后便失去了神智。

现在他在这个漂亮的房间里,不明所以。

"薰君,汝醒了?"这是朔间零的声音,隔着门传了过来。

"啊啊,朔间。我想你需要给我解释一下了。"

"呵呵呵,在这之前吾辈希望汝先给两个孩子做个解释呢。"

"什么嘛。"羽风薰有些无奈地揉揉额头"朔间你为什么不自己解释?比起我,小狗应该更想听你......"

"薰君,吾辈认为汝一定有些话需要对吾等的小熊说。"朔间零打断了他。

两个人隔着一扇门,沉默了很久。羽风薰不知道朔间零是揣着什么样的用意这样对他说,但他确实是很有必要给阿多尼斯解释点什么。

关于当年自己不辞而别还有现在的突然出现。

"薰君,台词准备好以后,小熊会在哪里......汝明白的吧?"朔间零说完便走了,也没有想要听羽风薰的话。

羽风薰稍微抱怨了一句朔间零不尽人意。然后他又躺下。

虽然睡不着,但他现在还没有勇气去见那只小熊。

他躺在床上,静下心总是会想到这东西。

所以他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前,自己还不算很大的时候,也是阿多尼斯还小的时候。

在芬尼城外,他因为贪玩在荒漠里迷路了。

小男孩儿的羽风薰还无法驾驭好他的风魔法,也无法在荒漠里独自活下去。

当他快要缺水死掉的时候,他遇到了一只小熊。

是刚出生,刚刚学会走路,可以稍微跑起来一些的小熊。

小熊半拖半拽地将他带到了绿洲,然后让他补充了充足的水分。羽风薰活了下来。

小熊还带着他走回了城郊,然后他在那里遇到了着急寻找他的妈妈。

在妈妈怀里,他一边安慰着妈妈一边往回来的方向看去。小熊已经不见了。

他那时候就记住了这只小熊的样子,他希望能有一天好好报答它。

想到这里,羽风薰忍不住笑出了声。那时小熊还不到那是的他的腰那么高,毛发还是柔软的。那样笨拙的小熊,不得不说真的很讨人喜欢。

而后来呢?后来有一天羽风薰的父亲带回了一头熊。

子弹直直穿过心脏,已经死透的大棕熊。

少年的羽风薰当时就和父亲大吵了一架,虽然他明白这并不是他的那头小熊。

他们是猎人世家,捕猎是理所应当的。

所以当时他就下定决心要保护好那头小熊。

他带上他的匕首,回到了那片荒漠。现在他可以自如地运用他的风魔法,也能找到水源与食物,让自己活下来。

他还有能力去保护那头小熊。

然后他与那个黑皮肤的小男孩儿相遇了。

他知道这就是他的小熊。

To be contin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