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当宇宙不该存在,
我相信真理是爱。
不欺骗,不伤害,
跨越一次次失败
——只要你不离开】

【喂!你头发刺到我了混蛋!】

【嘘,安静点小狗】



他们有这——————————————么可爱!!!?


老人与狗天长地久、、、、、


我只会摸大头了咋么办😂

第二波、红月的书签、、

还是那句话、、

准备在漫展上卖的、

希望大家都别买、、、、

哭着打call他们真的、、最棒了、、、

准备在漫展上卖的、、、

希望大家都别买、、、、

嗯、、、

我爱他们【哭着打call】

fine最棒!!!

肝好痛、、、我知道的这个游戏不氪金没法玩的、、

可我还是好爱他们、、、

真的好喜欢啊、、、、、、

他们真好、、

在小树林的俩人真好、、、、

【看来是我不够努力练习马克笔、、、、、】

、、六一快乐、、

小英是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这是专属三岁的节日、、、

愿你能永远如此率真任性、、、

生日快乐,撒加哥哥

怎么说呢,我一直喜欢像你这样有野心而且拼命去做的人,甚至可以说是爱。

记得某篇文里这样写圣域里大家的心情【他们会随便闹,随便笑,因为他们心中,就算天塌下来也有撒加哥哥为他们撑着。】

是的,的确如此。你不仅支撑了他们,同时也为我撑起了辽阔的世界。

这张画我越画越想哭,我不想就这么,轻易地把你,把你们忘了。

因为我爱你们。

生日快乐,撒加,还有加隆。

无论走多远,感谢你们自始至终从未改变的美丽世界,一直支撑着我,让我有勇气去面对一切。

2017.5.30

我家兔兔的生日礼物、已经送出去了发出来留个纪念、、、

我希望你能一如既往地平和、单纯、温柔还有正直、

生日快乐大笨蛋、

2p加了灯光效果、

大家好、520这是我对象、给大家问个好先、😂

【酒茨】醒酒茶

#我很绝望我在努力更新#
#拖太久真的很抱歉、剧情我也努力拉紧、赶快写完#
#ooc有、文笔清奇有#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七】

"酒吞童子大人......"

"酒吞童子大人。"

"酒吞童子大人!"

紫色的瞳孔在一瞬间收缩又放大,当酒吞童子应呼喊声而睁开眼时,却没有见到心中所想那个人。

粉色的大鼻子在眼前晃荡,食梦貘发出独特的带有鼻音的声音。酒吞发誓,如果不是有求于它,他酒吞童子一定不会容忍这么个猪鼻子在眼前左摇右摆。

"吵死了......滚。"他揉揉眼睛,直起了身子"我让你办的事,办到了?"他用着不允许失败的口吻。他看到身旁茨木带来的酒,想也不想便拆了封灌进嘴里。

"办到了办到了!如您所料,茨木大人刚刚确实来过。我在他身上放了一朵花,可以随着花的气味找到他。"食梦貘的语气很欢快,随后又变得有些焦虑"可茨木大人好像有些奇怪,他..."

"吵死了。"酒吞不耐烦,打断了它的话"他最近不奇怪我还用得着找你办事?"他捡起酒葫芦,生怕错过了任何一秒,朝着花的气味走去。这种香气很特殊,只有食梦貘以及被食梦貘吞噬了噩梦的人才能嗅到。

花香把酒吞引出了大江山。一路上他看见了很多东西。比如说蹦蹦跳跳要去平安京找孟婆赛跑的山兔,再比如笑着跑着到处找人打架的觉。

他又被引过了京都城。孟婆在城门外等着谁,想必是山兔那小丫头。她弹着三味线,似乎因为友人的将来而欢快些。

紧接着,他被引到了那个种上了樱花树的庭院。那个女人喜爱的男人的庭院。

现在的酒吞童子心里面有种很不是滋味的莫名其妙的感受。他不愿意相信他的茨木童子会三番五次来寻找这个讨人厌的阴阳师,然而事实告诉他花香确实在这座庭院里。他差些要相信这其实是樱花的香气了。

他深吸一口气,稍微平复一点心里难以压抑的焦躁感。

"安培晴明,滚出来,本大爷有事问你。"

TBC.

【嬴白】罗衫雾

#小可爱的点梗女装play#
#假车#
#欧欧洗严重#
#文笔可能有毛病吧😂#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正文


【一】
月亮的颜色很清亮,有着那种在地上撒了一层银的美。清光揉进了小池上的雾里,把每一颗水珠照得都很透亮,很温和。

嬴政看着眼前的白起,简直无法比喻此刻的心情。心脏像是被鹅绒轻轻来回轻抚,痒痒的。

而面前的白起没有穿着铠甲,眼神飘忽不定。他紧紧地拉着胸前的衣物,漂亮的罗衫因为他比女性略宽的肩膀而被撑开了领口,他不得不随时将它们收拢。白起的腰肢似乎比女性还要精细,形状很好,像水纹流动,流畅而有力。长腿被裙摆遮住,裙身紧紧包裹着臀部,勾勒出迷人的曲线,不那么柔软又没有那么硬朗。

嬴政的心脏重而长地一跳觉得下半身不太好,有点晕乎乎的。他伸手去,想把白起捞入怀中。手指尖恰恰碰到了白起的衣摆,他便身子一震,惊醒了过来。

帝王盯着伸出的手,愣是失神了很久。

他做了春梦,而且感觉下半身很不友好。

他又看见为了保护自己而在纸门外站了一宿的白起,看见了朦朦胧胧的他在铠甲下依旧让人感觉韧性且精细的腰肢,感觉更不好了。

"白起。"他唤了一声。

"陛下,有什么吩咐?"他听见外面的人用着沙哑的声线回答他。

他莫名有些心疼。

他想起了小时候的事。小小的自己还有小小的白起,在那个偌大的庭院中相互追逐着,相互拥抱着。那时的白起声音很好听,很清很亮有一种流水拍打鹅卵石的清脆。白起还喜欢用脆生生的声音去叫他的名字,叫得嬴政心里可甜了。

而他自己却是亲手毁灭了这个他最心悦的声音——因为他的野心。

自从白起去了血池,嬴政便再也没有听过这声音了,一次也没有。

越想,嬴政觉得心里越不是滋味儿,心脏抽动的频率就越高。

"陛下?"白起的声音再次响起,把嬴政从回忆里拉了出来。

"没事,朕这要起了。"嬴政在床上坐起,凝视着隔着纸门那模糊的白起的背影,说:"阿起,穿上衣裳给朕看看。"

"衣裳?属下不是..."

"罗衫,姑娘们穿的那种。"

"这..."白起为难,他不懂为何他的陛下忽然来了这般诡异的兴致。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怎么?想违抗命令么?"

不好了。帝王这样想着。他在担心自己在白起心中的道德品质高度会不会有什么微妙的转变。

但他可是君王,再怎样也不能显得自己很狼狈。硬着嘴这么回了一句,他嬴政生平第一次有了想要抽自己一嘴巴的冲动。

"呃......陛下,属下忽然想起昨日军中有个行伍尚未陈列,属下先行告退。"话刚离口,白起便匆匆离开。

啊,完了。帝王这样想。

【二】
白起离开嬴政的寝宫,一路上没少乱想。

他的陛下莫非最近......有了些特殊癖好?

白起可是搞不明白了,心里还有些慌张。

不不不,他的陛下永远至高无上,白起可没允许自己玷污他的皇帝。

若说陛下是想让自己着女装......那一定是陛下......刚睡醒并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

一定是这样的。白起正努力找借口来说服自己。

宫女们排成一列朝着这方向走来,手中抬着一些折好的衣物,不知要做什么去。

白起拦下排头,问:"你们这是做什么去?"

"回大人话,奴婢受陛下之命,特寻了些好看的衣服送去供陛下欣赏。"说完便急匆匆地去了。

阿政......他要衣服作甚?

白起望着长得望不见头的队伍,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他认为自己很有必要去找些事情做,最好能让自己忙到无法抽身。

匆忙的脚步迈出几步便停了下来。

呵,可是我想太多。他自嘲道。他只是一个丑陋而卑微的怪物,怪物是该如何获得帝王的青睐?

想太多,想太多。他正努力让这些想法消失,将慌忙的步伐变作平静,就这样走了出去。

毕竟他的职责也只有保护他的陛下,不是么?

获得欣赏此类事情,轮不到他,哪怕是一点点也不落在他身上。

做好该做的就是了。

【三】
嬴政在屋里来回踱步,他已经选了几个时辰的衣服了,一件都不称他的心意。

问题出在了哪里?

他自认为眼光高于常人无限倍,宫中的衣物自然是好看。但要想万里挑一,可不是件容易事儿。挑了这么几个时辰,一件都不入眼。

到底是缺了些什么?

这些衣服无不华美雍贵,每一件都制得精巧。而且用的还是天下最好的布匹,请的是天下最好的工艺师。

一件都不合适啊。嬴政焦躁地想着。

或许是白起本身不和这衣服的气氛?嬴政思考着。

他记得白起铠甲下的脸眉目清秀,大概是极不适合这雍容华贵的衣服。就算是女装,也要是最干净最整洁的衣服。

像雾一样。

没错,像雾一样。

想着想着嬴政便自得起来。抓起笔,拍下案板,迅速画下脑中的图案,生怕下一秒错过似的。

太棒了。嬴政对自己的画作很满意。他赶紧让人把这图案送去御府令,命他们快些赶工出来。

衣服选好了,嬴政心中可是高兴。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白起可不会这么轻易就穿上这衣服。

嬴政左思右想,可是想不出什么妙点子。

白起自然不会违抗他的命令,然而他却并不愿看白起那样被强迫的忍辱负重的模样。

忽然脑中一亮,玩心大的皇帝想到个挺棒的主意。

【四】
"快来人啊!皇上出事啦!"

"快快快!谁有办法让陛下出来!"

"大事不好啦!"

人声嘈杂吸引了白起的注意,他赶忙走过去询问发生了什么。

"陛下喝醉了,正往水池子里跳呐!可是拦都拦不住!"婢女们急得跳脚,又无可奈何。

白起心一惊,又快步走向庭院。

"白将军且慢!"婢女又将白起叫住"陛下现在不让任何男性近身,您若要过去就先换了这衣裳吧!"她手上多了不知何时出现的衣物。

心急如焚的白起可想不了这么多,他抓起衣服便跑进屋子换了出来。鞋没穿,衣带也因匆忙而系得毫无章法。

"阿政!快些回来!"他急得不行,抓住嬴政的手臂便拉了回来。

"你们......别阻止朕!朕......朕要变成鱼!"语气像极了孩子,不谙世事的那种。

"阿政!别胡闹了快回来!"

"阿......阿起?你来啦!"嬴政的语气可是欢快"快和朕一起变成鱼吧!"他用很大的力气拽住白起,把他和自己贴的紧紧的,然后左摇右晃地倒下。

白起愣住了,他看到这样的嬴政,似乎有些熟悉。很多很多面前,也是这个庭院,小小的嬴政和小小的他也是偷喝了芈月的酒,醉了的小阿政也是冲向水池子嚷嚷着要变成鱼,最后抱着自己睡得可香了。

白起觉得心里有些难过。怎么回事,怪物本不应该有些多余的儿女情长。

"阿起,你这衣服可真好看。"嬴政抱着白起,胡闹似的在他的臀部抓了两把。

"嘶!"白起觉得不对,想推开嬴政,奈何他的陛下抱的可劲,不愿放开。

"陛下!"白起叫道。

"阿起......我们一起变成鱼吧。"嬴政重复着这话,手上的动作没停过。他感觉白起的身体一僵,然后不动了。手上的动作便更加放肆了起来。

他翻个身,把白起压在身下。

那不知所措的视线,敞开来不及收拢的衣襟,早已经松开的衣带,这张眉清目秀的脸还有这月光揉成的迷蒙的雾。

嬴政咧嘴一笑,可真是同梦里一样呢。比梦中还要棒。

白起,你要为朕的装疯卖傻付出代价。

END





计划通的阿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