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我来过这里
所以我想
能把我所学到的爱与惊喜
传达给你们
这比梦境更加美丽的现实
一直都是存在于这世上的
睁开眼睛啊
这个世界
爱你想象中的要美啊】

直播施工现场、、、、活动和这个都好肝、、、、、真的很肝、、、、

我觉得我喜欢他们真的已经超过自己想象了、、、、还有我真的以为复刻活动是永久性的、、、、我怎么这么蠢、、、





今天知道了数学成绩整个人都不好了、、、画画也没什么耐性了、、、好好学习好好做人、、、、要高产要有质量、、、、啊、、、谁来救救鱼唇的我、、、、、啊、、、、

【零晃】星象仪

#BGM星象仪#

#内容围绕某句歌词#

#2017.7.18.大神晃牙,生日快乐。#





正文↓


打开琴盖,光滑漂亮的或黑或白的琴漆在暖色的灯光下看上去有点暖和,似乎是有温度一般。

大神晃牙其实不怎么喜欢弹钢琴,他觉得这种装模作样的乐器并不适合他,这样我行我素的他。

不知怎么的,今天他却想稍微,稍微碰一下。

手指触碰到琴键,才发现它们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温暖。

有段时间没有练琴了,手还是会生。晃牙自己摸了几分钟,算是找回了一点手感。他很庆幸现在琴房没有什么人,没有人看他这样有一点点狼狈的模样。

琴弦不停敲击着,随着晃牙的手指最终还是淌出了虽有些生疏但却依旧很好听的曲子。

他闭上眼睛,这样更有利于情感的流露。虽然没有任何一个观众,但是他有着对音乐的崇高的敬意。也算对他自己这一个观众的敬意。

他弹的是一首慢曲子,名叫"星象仪"。与他平时的风格不同,是一首听起来有点儿难过又有点儿温柔的曲子。

这首曲子是有歌词的。其实晃牙已经记不清多少歌词了,但他却记得第一次看到时他心里面那种有些绞痛的情绪。

他记得有一天的晚上,也是和现在一样的月亮不是很亮,星星却是很多。就连日期也和今天一样。

他找了很久,没有找到那个名叫朔间零的人。从教室找到轻音部,再找到操场。甚至演剧部、喷水池、手工艺部都找过了,都找不到。

他已经几乎找遍了整个学校,耐性也快没了。

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不知道为何晚上还在学校里的日日树发现了他。

"Amazing!晚上好,我是你的日日树涉!"

"你好吵啊,快给本大爷闭嘴!"

"呼呼呼~小狗先生可真是没耐性,这么没耐性对身体可不好,你的饲主可是会伤心的~"

晃牙不想理他,转头就想走。身后却又传来那现在在他听来很讨人厌的声音。

"小狗先生想要找的东西,绝对不会是在低处呢。"

晃牙稍作停顿,没有回涉的话,直接走开了。

日日树的话是在给他什么启示吗?他反复思考着。所谓的"不会在低处"的东西指的确实是朔间前辈,没错吧?

奇人之所以被皇帝称作奇人,实际上是因为他们确实有某些地方会产生共鸣,能够理解彼此间一些旁人无法理解的举动吧。

正如日日树涉所说的,晃牙确实在高高的屋顶上找到了他的朔间前辈。

他永远记得。那时风吹过来时仿佛将天上的星星都吹来了,日本的房子都很低,所以能看见大片大片的夜空。临海的梦之咲更是让夜空耀眼了不知多少。而最为耀眼的,他的朔间前辈,就在那个地方站着,那个最接近星空的地方。他哼着歌,星星都随之舞动,随着他唱的为数不多的缓慢的歌曲。仿佛他就是世界的中心。

简直璀璨的让人无法直视。

"晃牙?"他听见朔间前辈在叫他的名字。

他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也忘了来到这里的目的。

"你来这里做什么?"仰慕之人这样问这自己。

"我......本大爷......没做什么。"他甚至搞不清自己的自称。

"那......就陪本大爷看一看星星吧。"朔间零从来没说过,那时他觉得晃牙有多可爱。

"那个......朔间前辈,今......"

"生日快乐,晃牙,"零没有听完晃牙的话,他直接打断了。

他看着晃牙惊讶欣喜的表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

"谢谢你,前辈。"

"下次,再一起看星星吧。"

这浩瀚的星空,明明已经见过很多次,晃牙却觉得这次是第一次,他觉得美得窒息。

晃牙到现在也都不愿意承认,当时自己其实有些想哭。他觉得因为这种小事感动得想哭,有些丢人。

他也记得,那次在屋顶上看完了星星。他也就再也没有和朔间前辈一起看过星星。

甚至之后在整个学院,甚至屋顶,都找不到了他的朔间前辈。

所以当他再一次看见那个黑发人时,他心中第一个念头是"说好的看星星为什么不遵守承诺?"

曲子一遍已经完整了。晃牙把手从琴键上放下,放在腿上。当时朔间零在屋顶哼唱的就是这一首。

"啪啪啪啪啪"

晃牙猛的回头,门口的人鼓掌的手还没有放下。对方似乎很受用他惊讶的神情。

"没想到汪口这么久不弹,居然还能这么熟练。"他走了过来,摸着晃牙的头:"看来吾辈的汪口很厉害呢。"

他拍开了朔间零的手:"本大爷是狼!吸血鬼混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让他看见自己不熟练地弹琴。

"吾辈想着,汪口会不会突然想要弹琴呢?结果就走过来了呢。"零说着玩笑般的假话,不过是知道晃牙想见自己,自己也恰好一样而已。

"开什么玩笑。"

"不过没想到汪口竟然也听过这曲子。哼哼哼...是这样唱的对吧?"零寻着记忆中的旋律哼出来,和当时差不多一样了。

"......没想到你还记得。"而且是你让我听到的啊。晃牙感觉有一点小小的高兴。

"这样吧,汪口来弹吉他,吾辈弹钢琴,忽然想再听一遍这曲子呢。"然后将晃牙从琴凳上拉走,又将吉他递给他。

"喂!本大爷还......"

"对了对了,关了灯感觉更好呢,汪口,去关灯吧。"

这个混蛋怎么到晚上这么话多!而且......

"灯关了还怎么弹啊!"

朔间零只是笑了笑,稍微用了一些赞许的口吻:"汪口吉他的能力吾辈都很赞同,灯光这种东西不必要。关灯去。"

拗不过朔间零,晃牙只好把灯关了。

等他重新回到座位,朔间零便敲起了琴键。与他不同,是舒缓流畅的韵律。

真不愧是朔间前辈。晃牙也用吉他跟上。

"夕月夜(ゆうづくよ) 颜(かお)だす 消(き)えてく 子供(こども)の声(こえ)......"

晃牙猛地抬起头,他怎么都没想到零会用自己的声音切入主旋律。

而唱着的零却示意他用心弹别走神。

他只得跟上,浑然不知自己的和弦中有了多少激动和欣喜。

他看见朔间零的脸,猛然发现今夜的星光已经明亮到不需要灯光。

那人在窗边,有风吹起他的头发。星星很亮也很多,像一片海洋,浸泡着璀璨的宇宙。而那人微闭着眼睛,手指在琴键上游走,是深情的模样。他的声音从来都很性感,现在更是温柔的,像是在诉说情话。

他们都是流星,可能永不相交,也可能相互碰撞。而他们显然是属于后者。碰撞之后,彼此在灵魂中留下印记,后拥有了无法剪断的羁绊。

晃牙一瞬间感觉眼睛很湿,但他不打算让水珠掉下来。

"泣(な)かないよ 昔(むかし) 君(きみ)と见(み)た きれいな空(そら)だったから

【我不会哭 因为那是以前 和你一起看见的 那片美丽的天空】
"

是啊,跟那天一样的天空,和那同一个人一起看的天空。

曲子完了。两人都意犹未尽。

"生日快乐,晃牙。"

就像他那天所说的一样。

晃牙第二次觉得这星空,是这么的璀璨。

END.







狗狗的生日、、总是要弄点事情、、、我也想看看、、、自己所仰慕之人能在这样耀眼的天川之下、弹唱着这样美好的曲子、、、生日快乐、晃牙、你会坦率与骄傲、一如既往、、生日快乐、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追光者











【刚刚发错了😂】、对于能画完一整张板绘、、我是很开心的、、、、、、不过完全没有复习、、、、就很难过、、、、希望能有个好分数吧【妄想!】、、、、他们很让人心疼、、、这首歌很适合他们、、、就是那种两个人互相追逐互相恋慕的情绪、、、、、想画手书、、、、假期说、、、、、加油喏、、无论是画画还是文化、、

【酒茨】醒酒茶

#我不想坑、、再垃圾我也想写完、、、#
#ooc属于我、可爱属于他们#
#小学生文笔#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谢谢还愿意看的朋友、真心感谢#


正文↓


【八】

樱花很漂亮,落得满庭院。风吹过时会有香气马上就渗入了空气。

安倍晴明坐在树下,同往常一样,提着笔,一副安闲的模样。

他像是没有听见酒吞童子那狂妄而愤怒的叫声,写字的笔也一如既往的平稳。

"喂,本大爷让你出来!"酒吞童子又吼了一声,语气是越发的不满。

晴明放下笔,抬眼望向庭院外的酒吞,语气平淡如水:"要说话就先进来。"

"你!......"酒吞童子表情更加狰狞了,他从未被以别人这样的口气回过话。

本来他是应该掀了这庭院。

不知怎的,他却没有。

妖气已经聚集在手掌,他却突然想到那个白色头发的,长着鲜红犄角的蠢妖怪。他对着自己笑,一时间竟无法攻击任何东西。

酒吞童子真是疯了。他自己这么认为。

"哼!"他发出恼怒的声音,只得迈步进去,然后瞪着晴明没好气道:"你若感戏弄本大爷,本大爷便不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了!"他周围的灰尘已经开始向四周扩散。

"酒吞童子。"晴明开口,语气毫无波澜:"要找什么,便自己去吧。"

"你果然是在......"

"我没有在戏弄你。"

晴明叹了一口气,他着实是非常无奈。无论是对茨木童子的叹惋,亦或是对酒吞童子的同情,都令他非常无奈。

"他就在这庭院里,我答应他不告诉你他的位置,凭你自己找吧。"说罢,晴明便再不看向酒吞童子,兀自提起了笔。

他没有在骗人。酒吞童子心知肚明,安培晴明没有耍他的必要。

他只是不想知道茨木童子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位置。

他从未想过,自己竟也有一天会被那人说不想见。

或许,并不是不想见,只是不愿见吧?

酒吞童子其实感觉得到,自己身体中原本属于自己的力量已经剩的不多了,然而他却没有变得无力。体内另一股强大的气反是越来越厉害。也不与他排斥,还保护着他。

不需要用大脑就可以知道,茨木童子把他自己的力量给了快成废物的鬼王了吧。

酒吞童子忽然想到第一罐醒酒茶,是那只白狐狸给他送来的。

自己当时确实是没有任何力气甩开被咬着的手臂。

鬼王总是聪明的。所以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安倍晴明。你告诉本大爷。他......他还能活多久?"

那一瞬间鬼王觉得喧闹的世界第一次这么安静。


TBC.







顺便、、、拜托谁都好能告诉我怎么弄超链接嘛??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你给我听好了

你给我生日快乐!

必须过得比以前还要浪漫

还要自由!

你是法兰西

存在于这美丽世界上的优雅法兰西

生日快乐

还有

我爱你

【吾将逝去,而君永恒】

2017.7.14

【涉英】轻吻心的奇迹

#莫名其妙的剧情、#
#自己都不知道写些什么#
#ooc、#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我在写些什么、、、#



正文↓





日日树涉很久很久以前喜欢过一个人,在他年少那段如传说一般的岁月里。

他喜欢所有充满爱与惊喜的东西,所以他喜欢的人也是这样的。

那个人有着世界上最温柔的面容。碧蓝的,比天空更加明澈的眼睛,纤长的,比天使还要优雅的嘴角。皮肤透白,而发丝包裹着阳光般的温暖。

而那个人却有着世界上最偏执的心。与外表截然相反的过激性格,任性且不可一世。他的爱需要寄托于残酷,来得迅猛而透彻,无从反抗。而这样的人,却是会在没有人的小王国中轻轻哭泣。

他胆小,残酷,又令人发指。

他纯真,温柔,又被美好充斥。

他用满手的鲜血——或者是别人的,或者是自己的,刨开了一个新的时代。

他亲手抓住了涉的灵魂,将他囚禁在这片土地之上。接着夺走别人的梦想,贪婪地收割着人的希望。

他紧接着抬起了涉的头,将这美丽的世界,一片一片,装进涉的心脏。再将希望种下,长出了光芒。

他是一个奇迹。

日日树涉很多时候走在每一条街道上都会想到很多。正如他从前那样,思绪从来不会局限在大脑中,飞向天际,飞翔海洋。

他会想一些关于那个他喜欢的人那些或大或小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这应该就是说日日树涉有了一种叫做思念的情绪了吧。

街道上有行人有店铺,他看得见橱窗里华丽的服装。

很久之前的某一天,涉和他的英智还在梦之咲,他们还存在于那个传说般的时代。

灯光、舞台、欢呼还有荧光棒。那个轻狂又纯真的年代,就连那些看似华丽繁杂的舞台灯光都单纯而美好。

他们的fine还小,是个倔强任性的少年。

他记得当时他的皇帝陛下偷偷藏在了舞台服装之下,身体轻轻发着抖,而过于黑暗的灯光让日日树涉看不见天祥院英智的表情。

"找到你哦,皇帝陛下~"他记得当时自己笑着说,用自己惯用的浮夸语调。

"......我不想上台了,涉......"他听得出来,英智声音里微乎其微的颤抖"我好想上台啊,涉......"

日日树涉愣住了,他又笑了:"那,就请不想上台的英智,陪伴我这孤独的小丑,走向光辉啊。"

他弯腰,在英智的脸颊上轻轻地吻着:"同样,想要上台的皇帝陛下,就让卑微的小丑,同您一起登上殿堂。"

他们同样任性,同样强大;同样骄傲,同样卑微。

涉想,如果两人一起的话,说不定连宇宙都只是脚下的一颗尘土呢?

想到这里,涉忍不住笑了。

他听到了自己的轻笑声,开始仔细揣摩自己声音中的成分——也只有他会想到这样做。

为什么呢?

他又想到那个烂漫的午后,阳光、绿叶、小鸽子还有红茶都非常非常地可爱温馨。

而最可爱的人就在这一系列可爱的事物之间,气氛像茶叶与水一般融洽。

他记得当时自己的心脏非常不听话,兴奋得有些过头。

"Amazing!又是充满朝气的一天,皇帝陛下的眼睑,请为小丑拙劣的表演,停留上那么一瞬间吧!"

他把嫩绿韧劲的藤蔓藏进袖口,让它们如蛇般弯曲,缠绕,互相连结。

衣领里抓出了什么?伴随着"Amazing"喊声的玫瑰花是有的,还有一团蓬松的,柔软的白色毛球。

眼花缭乱,英智碧蓝的双眼睁得很大,迟钝的眼睑忘记了阖上,正正望着涉,不知道看哪一出,又不想错过任何一处。

英智回过神来时,乱舞的花与叶已经落地了,涉的笑也静止了,还有鸽子、光、茶叶也全都不动了。

他听见涉轻笑一声,是小男孩儿恶作剧成功后得意而炫耀般的笑。他的心就成了装着红茶的茶杯,被小勺轻敲一下,发出"当"的一声短促悦耳的声音。

涉笑的声音是毒药,是圣歌。听一次就会上瘾。

一瞬间英智以为自己快要死掉了。

而皮肤上舒适的触感提醒着他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他低头一看,那不甘寂寞的兔子便在他手心中乱窜,仿佛是要引起他的注意。而头上也有了不同的触感。被轻轻箍住的额头,还有头顶同手心一般柔软而舒适的触感。

"涉?"他发出疑问,一般人似乎并不明白他的问题。

而他可是日日树涉,万能的日日树涉。

"还喜欢吗?今天分量的Amazing~"涉回答。

阳光又开始摇,鸽子又开始叫。杯里的红茶茶叶也轻轻摆动着自己的躯体。世界又活了。

英智也开始"活"了起来。

"涉,以后只为能我一个人这样笑。"

他当时是这样被英智命令的。

"我的荣幸~"他鞠躬,执起英智的手,轻吻,如同亲吻神明一般虔诚。

"同样,皇帝陛下的幸福笑颜,小丑便毫不客气地收入囊中了。"

他们,就这样把彼此的灵魂相互拉扯紧拥。谁也不愿放松一丝一毫。

这么想,涉觉得自己的笑应该很美好才对,毕竟是让那个人任性贪心地想要死死留在身边的东西。

日日树涉停止了回忆,走过播放着fine歌曲的店铺,走过播放英智代言的服装广告的荧幕,走过自己主演电影的巨幅海报下的小小咖啡屋。

他打开方才来了消息的手机,打开了新到的简讯。

"涉,回来的时候记得买我上次说的那本书。布丁没有了,可以买一点。 from皇帝陛下"

他笑了,像那天午后的一样。

"遵命~from你的日日树涉!"

日日树涉现在喜欢着一个人,在他依旧在创传说造的时代。他们的爱与惊喜,只得以寄托与两个字"奇迹"。



END






不管怎么样、、、他们总是最好的、、、写不出来的、、画不出来的、、、

最近复刻了马戏团的活动、、不得不说我实在是太喜欢fine这套衣服了、、

马戏团的魔术师、、、

不用看了英智在球里、、、

眼睛都要画瞎了、、、、、、、、、

我大概是要死了、、、、、

你们干嘛穿一身黑、、、、、、

你们好帅、、、、、、


啊、、、、、、

总算是知道别人每次留白是什么心情了、、、、、、、、、、、、

为他们打call!

P1成品P2线稿、

终于满了、、、开始点梗吧、、、

喜极而泣、、、


泣不成声、、、


谢谢你们


哭成个两百斤的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