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我来过这里
所以我想
能把我所学到的爱与惊喜
传达给你们
这比梦境更加美丽的现实
一直都是存在于这世上的
睁开眼睛啊
这个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要美啊

在教室里偷偷更新、

希望单词没拼错、、、【你为什么不去看看】

留白眼睛留瞎了系列、、、、

、、、三专真的好听啊、、、好听啊、、、好听啊、、、

不用偷了我的心是你们梦之咲的不用找了、

【咖啡喝太多对身体不好哦~让您的日日树涉帮您解决吧!~☆】






脑内小剧场、、大概就用嘴巴吸走你的精神😂

【ES】传颂之诗【三】

#西幻
#多cp【涉英、泉岚、Leo司、零晃、凛绪、红敬、阿多薰】
#坑大ooc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正文↓




【三、魔物】

"这个白痴!"濑名泉看着本该坐着精灵王的空荡荡的王座,还是没忍住骂了出来"每次都这样!"

"好啦好啦泉酱,都已经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习惯王的作风,人家真是挺佩服你的。"鸣上岚相对来说比较冷静。他将手掌放在王座扶手上,似乎听到了树与他的共鸣,然后王座树枝的末梢就开出了一朵朵饱满又繁多的小白花。

这样等月咏雷欧回来了,看到这些花,他就能知道濑名泉和鸣上岚已经完成了任务,去找这两个精灵。

濑名泉看着鸣上岚的动作,没有说话。他轻轻动了动鼻子,一股素而淡的香味就钻进了鼻腔。

"鸣君每次都弄得这么麻烦。"他开口嫌弃。

"泉酱不懂少女的心思啦,真讨厌。"鸣上岚笑着拍了一下濑名泉的肩"人家希望王一回来就有花香能把他包围啊。"他轻轻用食指触碰着花骨朵,而花骨朵便打开了花瓣。

"哼,真肉麻。"濑名泉抱着手臂离开了月咏雷欧的王座。

"真是的,泉酱可真是一点都不解风情。"鸣上岚插着腰,笑着说"况且,情况已经有什么不对了不是么"他又朝着一旁树上的凛月看去"你也感觉到了吧,小凛月。"

"唔——"只看见树上哪位看上去刚刚醒过来的吸血鬼先生伸着懒腰,慢慢舒展了一下翅膀,才回话:"真是敏锐呢,小鸣。"朔间凛月嘴角很翘,阳光照在两颗显眼的犬齿上,像是要把阳光吃进去一般。

—————————————————

走出城堡的濑名泉在森林里闲逛着,一会儿和飞过的鸟儿打招呼,一会儿又和橡木互道了午安。

精灵总是与自然有着融入血脉的亲密,无论是动物、是植物;亦或是风、是水,是山脉、是谷地。与自然如同亲人般的精灵总
是与自然有着其他物种无法达到的亲昵。

濑名泉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刚刚找到鸣上岚的泉眼处。澄澈的水被树的阴影遮住不少,本就小的泉眼就只有更少的地方被下午橘红色的阳光照耀着。

濑名泉蹲下用左手轻轻掬了一捧泉水,又将刚刚得到的花瓣泡在手中的水里。

水将花瓣的颜色吸收,花瓣变白了,水变红了。

濑名泉又将手中的水向一株枯死的草丛倾倒。

果不其然,那株枯草就在濑名泉的注视之下脱落了枯萎的叶片,没多久便冒出了新芽。

的确是龙血不错。

可这人类的巫师到底是哪里来的龙血。

——————————————————

朱樱司现在非常紧张,他端正地坐在只有烛光的房间里,虽然有着厚重的窗帘,但闭得紧,透不进一点点光。房间虽然阴暗但是物件齐全,床、圆桌、衣柜之类的东西一样不缺。

而现在正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的吸血鬼开口:"孩子,汝无需这样紧张。"他的眼睛是鲜血一般的正红色,盯着朱樱司让他有一点害怕"吾辈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朱樱司轻轻吸了口气,努力镇定地回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应该是血族的头领,朔间零先生吧?"

面前的吸血鬼轻轻笑了两声:"呵呵呵,真是个礼貌的好孩子。不错,吾辈乃血族领主,朔间零。"他站起身子,走到朱樱司面前摸了摸他的头:"那么孩子,告诉吾辈汝的遭遇。告诉吾辈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朱樱司感到头上的力度温柔至极,全然没了刚才的紧张。他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道:"在告诉您一切以前请允许我自报家门。我是精灵族朱樱家独子,名为司。"他停顿了一会儿"最近精灵族的费恩斯森林出现了奇怪的现象。本来清净的地方最近会出现非常多的魔物。它们越来越猖狂,虽然在情不得已的时候杀死过一两只,可这样的迹象却丝毫没有消失的趋势,甚至......"

朱樱司越说越激动,双手紧紧攥住衣角。

"甚至,让我亲眼看见新生,被残忍杀害的场面。"

"而精灵族的王,在这样的关头却消失了。"

朔间零听着这话,愣是觉得有趣:"那司君来寻吾辈,是何样用意?"他摸了摸朱樱司的头"笼统来说,吾等也算‘魔物’不是么?"

"不!您与那些恶心的东西不同,您的种族是有思想与智慧的。"朱樱司反驳"您非常非常强大。在司的意识中,能够守护的力量,才能称之为强大。"

听到了有趣的话,朔间零咯咯咯地笑了几声。随后又说道:"司君是个好孩子呢。"他站起身"吾等愿意帮助汝,但也只能做到收集情报的地步。"

朱樱司看见朔间零走向房门,也站起来跟着朔间零。

只见朔间零转了个方向,走向了窗帘,哗啦一声将窗帘扯开。月光猛冲进来,撒在朔间零的身上。

逆着光,朱樱司觉得朔间零鲜红的瞳孔像是装满血液的水晶珠子一般通透。

朔间零张开翅膀,踏上小阳台,准备飞走。

走前他转过头,对朱缨司说:"不过吾辈要纠正汝的一个错误。"

"吾辈,从来都没真正守护过什么。"

翅膀煽动的风将房间里的烛台扇灭。朱樱司看着朔间零远去,身后跟着狼与棕熊,三位渐渐远去。

——————————————————
To be continue.

【ES】传颂之诗【二】

#坑太大坑太大、第一章请戳我头像
#西幻设定
#多cp、tag可能会打多、涉英、零晃、泉岚、阿多薰、红敬、其他的以后再说、
#文风奇怪ooc有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本章有泉岚


以上OK?


正文↓



【二、惊喜】


精灵族的所在的森林名为费恩斯,是被世间生物称为"仙境"的地方。

事实上是因为居住的是对自然有着强大的感知力的精灵,所以这片森林才生得茂密富有生机。

精灵族的王坐在宝座上,他刚刚听完臣子传达的消息。

那个臣子说,前段时间人族的田地失火,有目击者说失火时看见有东西跑进森林,而那"东西"身上有着像是精灵族锻造的武器。

精灵王听完消息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用手拄着脸颊,自顾自地思考着。

而站在他身侧的小精灵却比他更先按捺不住,宝蓝色的眼睛含着一股怒气:"这算什么?天......人族的皇帝是想要把这场火归咎到我们精灵族头上吗?"他的尖耳朵因为气愤所以有些泛红。

坐在宝座上的精灵王开口:"朱樱,冷静点。"他翠绿的眼睛正盯着朱樱司,眼神像是在抚慰小精灵激动的情绪。

"可是leder......"

"我说冷静点。"月永雷欧站了起来,目光里没有什么别的情绪"天祥院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这么一说。如果我们表现出什么情绪,不是给他引战的理由么。"

朱樱司抿紧了嘴巴,他其实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但心里却一口气咽不下去。

"不用怕。"朱樱司看见月永雷欧笑了,站在高高的王位上,高大而富有力量"精灵族的力量,不是现在的人族所能够抗衡的。"

他似乎天生就有着王的气质。

朱樱司下跪:"吾王。"

大厅中的臣子们统统下跪:"吾王。"

濑名泉和鸣上岚下跪:"吾王。"

朔间凛月坐在宝座附近树枝的阴影处,微笑着。

精灵族的力量毋庸置疑,不需要用什么明确的东西去耀武扬威。

阳光并不刺眼,叶片上的露水、花间的飞虫、矮石上的瀑布,一切都被照射得闪闪发光。

整个森林都显得宁静,又不甘寂寞地迸发着灵动的生气。若偶尔窜过的长角幼鹿是森林的活力,那坐在浅浅的水池边的鸣上岚就是最安静的那一个。

鸣上岚赤着双足,在澄澈的池水中浸泡着。脚踝上的淤青渐渐就消散开。他将手中的小木筒左右仔细翻看,似乎在寻找着打开它的方式。

"鸣君,把它给我。"这个声音吹在了鸣上岚的耳朵边。

一记飞腿朝着濑名泉甩来,是人看不清动作的速度。差点儿让濑名泉没法儿躲开。

濑名泉拉住鸣上岚的脚踝,皱着眉头声音充满了不耐烦:"鸣君不要闹了,这就是你对待前辈的态度吗?东西快点给我。"说着还对鸣上岚晃了晃空闲着的手。

收回自己的腿,鸣上岚差点笑出声:"泉酱突然出现在人家后面还在抱怨什么啊,超吓人的好吗?"他把手中的木筒扔到濑名泉手上,又把脚伸进池水里。

"别以为我没看见刚刚鸣君想要打开它。我说过吧?拿到以后给我就好了,不要做多余的事。"濑名泉的话听起来有些生气,不过他很快注意到了鸣上岚脚踝还没散尽的淤青:"你的脚怎么了?"

"人家刚刚被好大一只蜘蛛追呢!被吓得都扭到脚了。"鸣上岚语气浮夸,表情生动,说得像是真的一样。

"......你很烦哎给我好好说话。"濑名泉甚至怀疑就不该关心他。

当然他并不承认这是关心。

"好啦好啦泉酱真是一点耐心都没有。就是被树枝绊了一下,扭到了而已。"

濑名泉看着鸣上岚一脸轻松的表情,露出了截然相反的神态。他皱着眉,并不认为事情这么简单。

鸣上岚是精灵,而精灵是天生的木系魔法师。他却说自己被树枝绊到,扭了脚。这非常可笑且不寻常。

"鸣君,你......"

"泉酱不用想太多,只是魔法能力提升太快了有一点控制不住而已。"鸣上岚看上去很轻松的样子。

濑名泉却没办法不想得更多些。他知道鸣上岚确实是个天才,在鸣上岚很小的时候他亲眼看着鸣上岚魔法测试中取得的可以说是奇迹一般的成绩。他当时就傻眼了,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天才。

而现在的鸣上岚能力确实很强,或许应该说强到难以置信。

但这恰恰是问题所在。

未成年的鸣上岚是无法控制好自己与生俱来的这份强大魔法的。

所以才会出现一个精灵竟然被树枝绊倒这样滑稽的事情。

"泉酱你在发什么呆啊?差不多出发了哦。"濑名泉回过神时鸣上岚已经将靴子穿好了,精灵斗篷也被披上。他一个跃步,跳上了树枝。

濑名泉没说什么,跟上了这个精灵。

两人被下达了任务,去调查费恩斯丛林边界的魔法波动。

最近的魔物越来越多,原因还没有人知道。前一段时间还影响不大的样子,这两天已经有了精灵族人失踪的情况了。

两个精灵慢慢接近森林边缘,作为先锋他们的速度总是比其他精灵更快许多。

越接近边缘的地方越发昏暗,已经三三两两见到了新鲜的动物尸体。

鸣上岚站在一头大角鹿的尸体边,神情庄重。濑名泉见他将右手附上心脏的位置,虔诚地为死去的生灵祈祷。

濑名泉也作了同样的动作,为生灵祈祷是精灵的本性。

两个精灵继续往更外围的方向走去。

耳边有什么东西在响,拥有精灵之耳的两位精灵很快警觉了起来。

他们迅速背对对方,后背紧贴,朝着不同的方向作出攻击姿态。

响声越来越接近,他们却什么都看不见。

"Amazing!是你的日日树涉!"空气中突然爆出明亮的声音,巫师随着成堆的鸽子毛出现在了两个精灵面前。他鞠躬行礼,像是出色的演员一般。

面对两个精灵的匕首与箭矢,巫师看上去毫不介意。

"两位莫非想要与小丑一同表演吗?没问题没问题,那就让我们先迈出舞步~☆"日日树涉抓住两边的武器,错开手臂,轻轻向两边一扯,随即消失不见了。

两个精灵的武器就朝着对方刺去,若不是他们反应快,武器就该在对方的心脏上了。

"人类的巫师,你来这里做什么。"濑名泉先发问,他的话听起来有些愤怒,他刚才差点将同伴杀死。

"别生气别生气~可爱的精灵先生。小丑只是想带给你们衷心的问候与惊喜!"涉出现在了树枝上"仅仅是为你们带来一些小礼物而已,请收下吧亲爱的精灵先生们!"

不知从哪里来的花忽然在空气中炸开了花瓣,撒在濑名泉和鸣上岚的身上。

"喂巫师,你在做什么?"濑名泉不耐烦地将头顶的花瓣拍落,而鸣上岚却拿起花瓣研究了起来。

"请将这些饱含爱意的花收下吧,精灵先生们!"日日树涉站起身重复了一遍"收下它们。我保证,它们会让阁下惊喜。"

巫师的声音消失了,巫师也消失了。

"莫名其妙的巫师!"濑名泉骂了一句。

"好啦好啦,泉酱快来捡花吧。"

"鸣君,你脑子没有坏掉吧?捡这些......喂你在干什么!"濑名泉话说到一半就看见鸣上岚划用短刀破了自己的小臂。

"泉酱不要急嘛。"说着他将拾到的花瓣捂上伤口。

非常令人惊讶,伤口在花瓣被拿下后便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这到底是什么?"濑名泉看着这样的画面,不知道说什么,这样的愈合速度是精灵也无法做到的。

"这是龙血,龙血染成的花。"鸣上岚扔掉刚才示范用的花瓣,继续蹲下捡其他的花瓣"龙血是最好的药,加上精灵出色的自愈能力,伤口就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愈合。"

濑名泉拿起花瓣仔细地看着,似乎确实透着花无法拥有的色泽。

这个巫师竟然会有龙血。那个几乎已经灭绝的种族。

濑名泉这样想着,皱起了眉头。

两个精灵将花瓣收纳在包里,返回森林的深处。这是天大的发现,需要向他们的王汇报。

————————————————————————
To be continue.

【ES】传颂之诗【一】

#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坑、写的时候甚至吓到自己
#西幻设定
#多cp、在这里打出来请注意避雷、涉英、泉岚、Leo司、零晃、阿多熏、凛绪、红敬、其他的还没明确决定、以后再说、可能会打多一点tag、有些章节没有的cp但是是为了之后铺垫
#文风很奇怪并且可能会ooc
#私设多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第一章有点短、

以上OK?

正文↓



【一、革命开端】

城堡远处的山丘长了牧草,已经非常高,快要长到人的膝盖了。

那位银发的牧羊人坐在石头上,扯着自己的头发,用树枝在上面来回拉动着,作出一副大演奏家的模样。

而事实上空气中确实有足以令人驻足聆听的音乐,不会有人相信这音乐是由树枝与头发演奏而成。

牧羊人的音乐忽然消失,像是被风吹走一般。

他纵身跃起,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一大群鸽子便朝着他以一个光一样的速度俯冲来。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鸽子也不见了,人也不见了。

那牧羊人的羊?

倒不如说是"牧鸽人"。

————————————————

"涉。"贤者大人的声音很好听,他轻唤着小丑的名字。视线透过城堡的窗户,还停留在日日树涉刚才的位置。

"我听到了!皇帝陛下呼唤着小丑的名字。有什么吩咐吗,我亲爱的的陛下!"涉出现在了这个房间,英智的背后。用一种华丽的登场方式,在周身刮起了螺旋状的风,又放出大把玫瑰花瓣。

英智转过头,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涉:"涉永远都是这么带给别人惊喜呢。"他朝着涉走来,轻轻拉住涉的麻花辫"我肚子饿了,要涉去给我做午餐。"他把涉的麻花辫往自己脸上蹭蹭,又嫌脏一般拿出手帕,擦拭着麻花辫。

涉执起英智还拽着自己头发的手,轻轻一吻:"遵命,我的陛下。"

而英智似乎并没有放开手的意思,涉又开口:"皇帝陛下莫非希望小丑在这个干净的房间里料理?哦,没问题没问题!您的日日树涉是无所不能的,就算这里没有食材,您的日日树涉依旧能为您料理出美味!"他一会儿贴近,一会儿又拉开距离;像是舞蹈,又像是戏剧。双手似乎已经忍不住想要将食材们一一召唤。

英智被他的样子逗笑了,终还是放开了涉的头发:"涉还是快去厨房吧,在这里料理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哦!我的皇帝陛下不相信您的小丑了,小丑莫非快要被厌倦了?Amazing!多么令人悲伤!"被放开的涉动作和语气更加的浮夸,如果不是英智会生气,他似乎早就飞上屋顶,撞坏了天花板,撞碎了窗。

"涉,我已经饿得快要不能说话了。"英智捂着嘴,声音因为憋笑而有些颤抖,他催促着涉快去做饭。

"遵命遵命我的皇帝陛下,您的小丑这就去给您做出世界的美味~"说话间,涉便消失在屋里。

英智看着涉离开时遗留下来的鸽子羽毛慢慢从刚刚的位置飘下,飘到了英智的头顶。

他用手将鸽子毛拿下,放在唇边,轻轻念着:"我可是无条件相信着涉呢,这一生都是。"

————————————————

人族的统治在世界上占据一席之地还没持续多年,从天祥院以人族大贤者的身份出现在众生视野里开始便是。天祥院英智制定了许多制度,无论哪一条都将大部分权利倾向于人类。所以得到权利的人类们便开始欢呼,为自己的生存权利。

本来对于新生政权,其他政权并不打算干涉。他们态度不一。兽族在祝贺,精灵族充耳不闻,血族压根不放在心上。

然而一段时间后便会发现,一部分人类已经开始不安分。

近期更是出现了一些地下拍卖场所出现了高价拍卖"塞壬"的现象。

这不是个好兆头,表面上看上去平和安静,似乎有一些东西的本质在改变着。

"塞壬事件"发生后,原本与人族关系最为亲密的兽族便与人族有了隔阂。两族关系越来越远,这让天祥院英智稍微有些担心。

不过事物质变还需要一些积累,现在的情况还未达到一切爆发的程度。

英智吃着涉做的牛排,神情非常满足。他感觉涉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稍微抱怨了一句:"涉就连吃饭的时候也要观察我吗?"

"哦呀哦呀,小丑让皇帝陛下不高兴了吗?这真是天大的失败,就让......唔。"日日树涉表情还未到位,话也没说完,嘴里就被喂了一整块牛肉。再看过去是英智像是恶作剧成功一般地笑。

"涉现在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他将叉子收回来,又送了一块肉到自己嘴里。

"Amazing!可真是吓到我可,皇帝陛下。"涉还没将肉咽下去。

英智咽下最后一块肉,正准备用餐巾擦嘴。

"报告贤者大人。"侍卫站在房间门口,向英智行礼,样子有些窘迫。

"怎么了?"

"西麦场不知为什么开始着火,烧了三分之一的田地。"侍卫的语速有些快。

"现在呢?"

"火似乎已经灭了,人员伤亡还不清楚。"

"你去看看吧。"英智下达命令,

侍卫猛然抬起头,后迅速回答:"是!大人。"转身走得很快。

英智看着侍卫走开的身影,似乎想着什么。

他转头又看向涉的眼睛。

"如果革命开始了,那么涉要站在我这边。"

"遵命,我的陛下。"日日树涉走到英智左侧,执起英智的手,行礼的同时吻着他的指尖。

英智笑笑,他收回自己的手,说:"还有,涉。"他转向窗户,看向上升着的烟"无论如何,你都要活着。"

————————————————

To be continue.

【零晃】快要感冒了怎么办

#我觉得超甜
#还有点短
#听歌瞎写
#ooc请不要打我
#就是想写两个人的别别扭扭黏黏腻腻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BGM:ルル




正文↓



稍微有点冷,这是夏天与秋天碰面的时候。人们还没有开始有加衣服的意识的时候,天气就呼啦一下子变凉了。这正是细菌滋生多感冒等症状的时候。

晃牙用棉签在耳朵里擦了擦,确保耳朵里干燥后塞上了耳机。

他刚刚洗完澡,身上只套了一件打底的背心,睡裤也穿的是夏天那一套,裤脚到膝盖上两公分左右。也不管还没有干透的头发,晃牙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随着耳机里的节奏晃动着麦色的小腿。

手指滑动着智能机的屏幕,看见的信息无非是朔间零今天出门前发的自拍,朔间零今天拍摄地的风景,朔间零今天午饭吃了什么......

朔间零、朔间零、全部都是朔间零。

他将手机按熄,已经把朔间零一整天的行程都翻了个遍。

不知怎么的,晃牙的脸有点红。

他刚刚翻到朔间零睡前的一张自拍,刚洗完澡头发还没有干,也没有平时那样卷。有几缕就贴在脖子上。

他的配字是这样的:"这里很美,就是太阳太大。白天没有汪口的照顾,吾辈感觉比平时更加乏力了......那,各位晚安。今夜有个好梦。"

晃牙就保持着这样将手机丢在枕头边,望着天花板,脸越来越红的姿势。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那个笨蛋!"这样的话说出来有多少人又要开始八卦!

他哼了一声,又按开手机。打开零的私信,手上打字的声音挺大,有些要把手机戳破的气势。

【喂滚蛋,你刚刚发的那个是什么意思!你想让别人误解点什么吗?】晃牙点下发送键,一把捞起刚刚被打字声音吸引过来的Leon抱在怀里。手机的提示音再度吸引了Leon得注意,他伸着鼻子想要去舔舔晃牙的手机。

晃牙抱紧不安分的小柯基,抬眼看见零的回复。

【吾辈觉得不是误解呢。再说,吾辈说得是实话啊......】对面的人发过来一串省略号似乎还有些委屈的意味,这让晃牙觉得有点心虚。

【唔......算了随你开心好了!】他别扭地回了这么一句,咬着下嘴唇微微皱着鼻子。若不是脸上有点儿红真让人觉得他似乎是生气了。

【小狗,吾辈有点想汝了......】

突然接收到的句子吓得大神晃牙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事实上他也确实将手机扔到了床的另一边。

抱着Leon的手比刚才紧了一些,这让小狗有点不舒服地扭了两下,将晃牙的手臂扭松了以后才重新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下。

小柯基不知道主人现在有多害羞,只知道主人温度越来越高的脸颊让他的鼻子觉得很舒服。

晃牙稍微冷静一点,他重新拿起手机,突然响起来的提示音又吓了他一跳。

【晚安,快睡觉吧。睡前记得把头发吹干,被子盖好。】

朔间零有些啰嗦的语气却是让晃牙又是害羞又是感动的。

【知道了知道了,你是老妈子么。你也不要熬太晚,工作是在白天。】他挺担心零在早上工作的时候会睡着。

【哈哈,彼此彼此。】

晃牙关掉私聊界面,又回到了零的博客。他还有一件在意的事情。

他找到了零中午发的与一位女孩儿的合照,两个人都非常好看,照片里凑在一起竟然还有些般配。

配字是这样的:"今天的沐子小姐也同往常一样漂亮,与阳光很般配。"

评论区有一条明显就是那个女孩儿:"啊呀!朔间前辈过奖了,我觉得您才是每天都非常耀眼呢!"

晃牙又往下看评论,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起哄说两人般配。

般配个鸟啊!晃牙有些生气,他现在就想把评论区里说般配的人全部骂一遍。

不过,朔间前辈确实和谁站在一起都非常抢眼就是了......

这样想着,晃牙就睡着了。怀里抱着Leon,完全忘记了朔间零说的话。

第二天早上晃牙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有点困难地睁开眼睛,拿起手机接通了放在耳边。

"喂,小狗醒了吗?"

"托你的福已经醒了,扰人清梦的滚蛋。"晃牙揉揉眼睛,凶巴巴的话在刚睡醒的鼻音下显得没有什么杀伤力。

不料电话对面的零轻轻笑了起来,说:"吾辈若没有给小狗打电话,是不是要睡到下午?"

晃牙大脑一瞬间清醒,瞪大眼睛看了一眼闹钟。时针和分针非常给面子地一个指向七,一个指向十一。

晃牙大叫一声:"混蛋你为什么现在才打过来!"然后挂掉电话,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滚下床然后跑到卫生间洗漱。

而这边的朔间零讲听筒稍微远离耳朵一些,没有生气反而还笑盈盈的。眉毛有些无奈地皱在一起,眉尾向下撇,仿佛在称赞晃牙多可爱一般地。

一个慌慌忙忙地跑去学校,一个不紧不慢地走向衣柜;一个因为匆匆忙忙忘了早餐,一个已经准备好打电话询问早饭情况;一个接到电话,一个准备责备;一个开始闹别扭,一个又开始苦口婆心。

两个人身在不同的地方,而时间相同,还有着相当的默契。

而两人心中一点一点冒出一些奇怪的情绪,那种想要马上见到对方的情绪。

晃牙接着零的电话,已经快到学校门口了。

而他却忽然不想进去了。

"喂,本大爷......"晃牙站在学校门口一两百米的位置,停下了脚步。

"小狗怎么了?已经迟到了哦。"

"本大爷现在很饿。"

"那就去小卖部买一点面包。"

"本大爷突然觉得很困。"

"小狗也会困吗?那吾辈的棺材可以用哦。"朔间零被逗笑了。

"那口棺材......"晃牙捏起拳头"那口棺材被搬走了。"

"......这样啊。"零忽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明明自己是多么聪明一个人,居然犯下这种错误。他知道晃牙心里肯定不开心了。

"朔间前辈......"晃牙深吸了一口气"我......好像有点想你了。"

然后听筒里,朔间零听见了电话被挂掉的声音。

朔间零将手机在耳边停留了很久才放下,用手指轻缓地抚摸着屏幕上的晃牙,又将屏幕贴在嘴唇上,就像是在亲吻屏幕上的人一般投入。

我也想你啊,晃牙。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入秋的气候稍微有些舒服,没有大太阳,也没有冷风,清清爽爽的,虽然偶尔吹来的风还是会有些凉。

晃牙坐在学校附近的公园里抱着吉他,却迟迟没有声响。时不时会有小孩子跑过来,看他一直没有开始演奏,又跑开了。

他拨了拨弦,没有什么想要演奏的欲望。他曲起右手,放在吉他上,然后把脸埋了进去。

他头有点痛,似乎是因为昨晚头发没有干透就睡觉。鼻子还有些呼吸不畅,似乎是因为昨晚睡前忘了盖被子。

没有不舒服到难过的地步,但是晃牙却觉得自己现在很难过。

不用想,是因为某个人不在他身边。

晃牙今天没有走进学校。他其实不喜欢逃课,但是他今天真的感觉不舒服。他拿出手机给左贺美老师发了一条简讯请假,然后自己跑回了家。

Leon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主人回来了自己很开心,纵身一跃就蹦到了刚进门的晃牙怀里,摇着尾巴,小脑袋左右乱窜着。

晃牙接住Leon,然后把他抱紧,在玄关处蹲下,把脸埋在Leon软软的毛发上面。

"Leon你知道吗?那个吸血鬼滚蛋已经半个月都没有回来了。"

"本大爷刚刚已经对他说过‘我很想你’这种话了......"

"他一定会嘲笑我吧......"

"真......真是让人不爽啊......"

小狗这会儿异常听话,趴在主人膝盖上就不动了。他知道晃牙现在需要他软软的后背,所以他就乖乖地呆在那里。

不知怎么地,怀中的小狗突然兴奋地乱动,尾巴摇得非常卖力,开始叫着想要挣脱晃牙的怀抱。

晃牙放开怀中的Leon,惊讶于平日里特别听话的Leon怎么在这种时候会开始淘气。

只看见Leon对着门又是叫又是绕圈子,时不时还用前爪用力地刨着门。"汪汪汪"的叫声与晃牙刚才难过的心情完全相反,充斥着开心的气息。

还没等晃牙反应过来,门口便响起了钥匙插进钥匙孔的声音。晃牙又听见扭动锁,门被"咔嗒"一声打开。

Leon激动地又跳又叫,前爪不停挠着进来的人的裤腿,又一蹦一蹦地去舔来人的手。

然后进门的零就抱起脚下激动的小狗,一边想要躲开Leon的舌头一边笑着说:"小狗别这样,很痒哦。"

大神晃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不是Leon的叫声欢快得这么具有感染力,他甚至都要给自己一巴掌让自己醒来了。

零看着晃牙瞪大的眼睛,心里愣是觉得又好笑又可爱:"小狗这么久没见到吾辈,一点都不开心啊。"说的显然不是怀中乱窜的这一只。

晃牙看着笑得可开心的零,猛地站起来抱住他。

"吸血鬼滚蛋!你回来了!"如果有的话,晃牙的尾巴应该是在猛摇的。不过就算没有,朔间零的话,应该是能看见的。

Leon在两人中间不安分地扭着,零一只手抱着乱扭的小狗,一只手来回摸着抱紧自己的小狗的头:"啊,我回来了。"

只听见肩膀上的小狗说:"欢迎回......啊啾!"

哎呀哎呀,感冒了呢。

真是个容易感冒的季节。

Fin.










我的文风很奇怪、、、如果有哪里看不懂请告诉我、、、、

凭着对他呢的爱画完的、、

没有星夜活动心很累、、、

我爱他们、、、、

成为全员p是需要勇气的、





pukapuka生日快乐、

深海里不会只有【孤独的】【鱼】

会有个归宿在等着你回家、

生日快乐、







【ps这些鱼是要被拿去做仰望星空的】

【捂脸】刚刚内个说不过七夕的不是我【狡辩】

我不过要让他们过呀是吧【强行解释】

唔不管了他们最可爱

以及

不熟练就不要用排线这一点我记住了

我是个假人、

在阿多生日过七夕、在七夕给阿多过生日、、、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听了三专觉得弓弦已经无法阻止英智把涉的名字写进歌词了彻底妥协【笑哭】



他们这种相互追逐的心情、世界称之为爱、

不过七夕给阿多尼斯过生日
我知道我的色彩神明也救不了就不要吐槽了



阿多尼斯你不要长大、把你的纯真留在这美妙的世界、超强了以后可以保护重要的东西、你能把你所爱之物一一保护、

Calling name!We are und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