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我来过这里
所以我想
能把我所学到的爱与惊喜
传达给你们
这比梦境更加美丽的现实
一直都是存在于这世上的
睁开眼睛啊
这个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要美啊

【泉岚】莫名其妙

#一发完短篇#
#ooc有请不要打击小生、、#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大概是泉总暗恋期#
#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跟标题一样的剧情#


正文以下↓



夏天啊——

是那种冰棍拿在手上不到一分钟就会化一手的那种夏天。

男孩儿们都把衣服穿到了最少,一些男孩儿甚至想要将上衣全部脱掉,然后被同伴们笑着叫着打趣,相互比较着肌肉。

濑名泉本就烦躁的心在这烦躁的天气下更加烦躁了。他抓着校服衬衣的衣领,像是要将胸口砸穿一般扇着风。

然而却是扇来的风都热得恼人。

3A的教室的窗户临近操场,而濑名泉的座位又是紧挨着窗户。

他觉得很莫名其妙,那些男孩儿到底是怎样在这样的天气下还充满着白痴一般的活力。比如篮球场上的狩沢,比如跑道上的天满,再比如......再比如跑到旁树荫下的鸣上岚。

他更加莫名其妙了。明明不想动,却还是跑下去坐着看的鸣君脑子里到底在想着什么。明明在楼下或在教室都一样坐着,还一定要跑下去有什么意义。

而树荫下的鸣上岚可是完全不受到濑名前辈的心情的影响,眼睛这看看那看看,时不时还露出一些兴奋的表情。

超——烦。看着鸣君那张脸上的表情濑名泉实在是不舒服。身上燥热,心里面也燥热。

索性不去看却又忍不住去看。

超——烦。

啊——烦死了。

他其实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会特别关注着这个他认为很粘人很讨厌的后辈。就像是在他的视线的正前方是动作造型都很浮夸的涉,而岚是待在视野最边缘,安静得很。而他却是无法就专注地看着涉,会觉得瞳孔边缘瞟到的金黄头发如此突出。

所以他现在就算移开目光,也总是会有一些余光黏在那人身上。

他又不明白,自己不是见到他就不高兴么?怎么会自发地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啊,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没几个时候是心情愉悦的。

超——烦。他现在不知道要做什么,莫名其妙就站了起来,又莫名其妙地走下楼梯,再莫名其妙走到操场旁边。

我在干什么?被太阳烤的难受的泉现在给自己两嘴巴的心态都有了。

而他的眼睛还不听话,四处飘着,找什么他自己心里清楚。

而刚刚在树荫下的人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

当他还在想着要不要大叫一声"鸣上岚"然后把回应的人拖出来揍一台的时候,肩膀就被"啪"地拍了一下,还附赠了一个拥抱和一声尾音黏腻的"泉酱~"

"你这样突然粘过来很烦人...而且好热。"濑名非常嫌弃地把来人推开,并且附赠一句恶语。

"好过分哦泉酱~"身上的人从身上缩了下来,用他一直以来惯用的语气打趣着泉。

"岚前辈!看这里看这里!"两人听到了天满充满活力的声音,一起看向跑道,一个笑的高兴,一个表情烦躁得不行。

小兔子一样的光的话音才刚消失,人影就出现在了鸣上岚二人的面前。张开双手抱住鸣上的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今天我要和阿多前辈赛跑哦!"

光的笑让岚觉得自己的心被治愈了,他说:"我要像以前一样在终点接住你对吗?"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

"嗯,要给我加油啊前辈!"天满再次露出了白白的牙,放开鸣上岚便跑回跑道。

这时候想起了什么不对的鸣上君回头,却是看见自己的濑名前辈脸色更加难看。

鸣上岚咧开嘴笑笑,他的牙和嘴角都很好看。濑名泉看到这光景,不满的情绪就消了那么一丢丢。

对太阳的不满,对鸣君的不满,对鸣君被小鬼拥抱的不满云云理由都让濑名泉本来就很微妙的心情更加微妙了。

"看来鸣君和社团成员相处的挺好?"他用手挡住太阳,作了一个假装赞许的眼神"那你可真是太棒了咯。"

"谢谢夸奖~"这么明显的嘲讽鸣上岚怎么会听不出来,然而他却笑得很灿烂。因为他有一个特别厉害的优点——脸皮厚,还特好看的那种。

"行了不和你闲聊了。光君的比赛差不多要开始了,我差不多该去终点等着他了。"觉得打趣够了前辈,就去给后辈加油打气。

那个小鬼说,因为岚前辈在终点他会觉得有人在鼓励他所以会更卖力地跑。

这其实就是鸣君的个人魅力吧?濑名泉跟着鸣上岚走到跑到旁,已经三三两两聚了几个人,他这样想着。

这个男人从来都对别人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要不然自己的余光也不会偏向他吧?不过站在他背后挺好,正大光明盯着看也没什么别扭之处。

濑名泉看见鸣上岚在跑道的终点,动作微笑都非常自然熟练。又想起刚刚那人所说的"像往常一样接住你吗?"心情又开始复杂了。

哨声响得很突兀,打断了濑名泉的思绪。光娇小的身子起跑的动作敏捷而又轻盈,似乎是边飘边飞地就这么接近了终点。

那小鬼就快到鸣君的怀里去了啊。

真让人不爽!

"鸣上岚!"阴差阳错地,濑名泉就这样将鸣上的名字喊了出来。性感的嗓音立马吸引了名字主人的主意。

他转过头,对自己用眼神表示疑惑。

他分了神,没有注意到冲来的天满光。

天满光扑向了他,猝不及防。

两人随着惯性飞了出去,他用手臂死死护住天满光。

落地,然后顺着倒下的方向擦出两三米远。

"天满!鸣上!"濑名泉突然失措的大脑被阿多尼斯的喊声叫回了理智,他急忙看向他们的方向,突然谴责自己刚刚的不恰当的行为。

他跑近摔倒的两人,看见被乙狩拉起的光膝盖破了皮,泛了一点点红,流了血,伤口周围是跑道沥青漆的颜色。

而鸣上岚这边情况就不太好。校服衬衣完全破了口子,手肘部分的皮肤擦掉了肉,血就一点点往外冒,顺着手肘把衬衣浸红。肩膀到破口的衣服也被擦上了沥青漆,看上去有些脏。

鸣上岚的脸色挺淡然,反倒是濑名泉慌了阵脚。他拉起岚的手臂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盯着看,恨不得给盯好了。

"小泉你就算怎么盯也盯不好的啦。"他听见鸣上这么说着,语气还有一些调笑的意味。手臂被对方抽走,濑名泉看着他就这样在裤子上蹭了蹭,想把血蹭掉。

他立马将手臂再次拉开:"鸣君你是白痴么?这样很不卫生的好吗?"他把人拉起来,这样拖着就走了,动作挺大并且一点都不温柔。

"是是是......"鸣上岚倒是一点都不介意。

两个人走在去保健室的路上,再也没说话。

濑名泉很烦,烦得就像刚长出了棉花就下了场雨。他知道现在被自己拉着的鸣上岚很不舒服。受伤的手被子里拉着还非常用力,换做谁都不舒服。可鸣上岚偏偏一句话都不说,似乎在跟他置气一般。

走到医务室,拉开门就毫不犹豫地把鸣上岚扔到椅子上。

"哎呀哎呀,小泉可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再这样下去会找不到女朋友的。"亏他现在还能拿自己开玩笑,濑名泉也是觉得挺佩服这个人的。

"差不多就给我闭嘴。"濑名泉走近装满药物的柜子旁,寻找什么药适合椅子上那个蠢蛋,顺便下达命令:"把袖子挽起来。"

"莫非小泉还想帮我包扎?"佯装一个惊讶的样子,鸣上岚无论什么时候都有开濑名玩笑的心情。虽然这么说着,他还是把袖子给挽起来了。

"你这个蠢货迟早要死在自己的嘴皮子下。"拿上棉签和药水,毫不客气地掰过鸣上岚的胳膊,消毒上药的动作倒是挺轻。

"彼此彼此吧~"鸣上岚毫不犹豫地还击。

现在的保健室很安静,连棉絮擦在皮肤上都轻柔得没有一点声响。

"鸣君,抱歉。"

"哎呀哎呀,小泉你是被宇宙人附体了吗?~"

"你还是闭嘴好了。"突然加大了手中的力度。

"嘶——喂!"

濑名泉还是决定晚一点再告诉这个白痴他喜欢他这个事实。

【END】








希望文风不要再偏向日本轻小说风格了、、、、、【扶额】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