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我来过这里
所以我想
能把我所学到的爱与惊喜
传达给你们
这比梦境更加美丽的现实
一直都是存在于这世上的
睁开眼睛啊
这个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要美啊

【涉英】轻吻心的奇迹

#莫名其妙的剧情、#
#自己都不知道写些什么#
#ooc、#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我在写些什么、、、#



正文↓





日日树涉很久很久以前喜欢过一个人,在他年少那段如传说一般的岁月里。

他喜欢所有充满爱与惊喜的东西,所以他喜欢的人也是这样的。

那个人有着世界上最温柔的面容。碧蓝的,比天空更加明澈的眼睛,纤长的,比天使还要优雅的嘴角。皮肤透白,而发丝包裹着阳光般的温暖。

而那个人却有着世界上最偏执的心。与外表截然相反的过激性格,任性且不可一世。他的爱需要寄托于残酷,来得迅猛而透彻,无从反抗。而这样的人,却是会在没有人的小王国中轻轻哭泣。

他胆小,残酷,又令人发指。

他纯真,温柔,又被美好充斥。

他用满手的鲜血——或者是别人的,或者是自己的,刨开了一个新的时代。

他亲手抓住了涉的灵魂,将他囚禁在这片土地之上。接着夺走别人的梦想,贪婪地收割着人的希望。

他紧接着抬起了涉的头,将这美丽的世界,一片一片,装进涉的心脏。再将希望种下,长出了光芒。

他是一个奇迹。

日日树涉很多时候走在每一条街道上都会想到很多。正如他从前那样,思绪从来不会局限在大脑中,飞向天际,飞翔海洋。

他会想一些关于那个他喜欢的人那些或大或小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这应该就是说日日树涉有了一种叫做思念的情绪了吧。

街道上有行人有店铺,他看得见橱窗里华丽的服装。

很久之前的某一天,涉和他的英智还在梦之咲,他们还存在于那个传说般的时代。

灯光、舞台、欢呼还有荧光棒。那个轻狂又纯真的年代,就连那些看似华丽繁杂的舞台灯光都单纯而美好。

他们的fine还小,是个倔强任性的少年。

他记得当时他的皇帝陛下偷偷藏在了舞台服装之下,身体轻轻发着抖,而过于黑暗的灯光让日日树涉看不见天祥院英智的表情。

"找到你哦,皇帝陛下~"他记得当时自己笑着说,用自己惯用的浮夸语调。

"......我不想上台了,涉......"他听得出来,英智声音里微乎其微的颤抖"我好想上台啊,涉......"

日日树涉愣住了,他又笑了:"那,就请不想上台的英智,陪伴我这孤独的小丑,走向光辉啊。"

他弯腰,在英智的脸颊上轻轻地吻着:"同样,想要上台的皇帝陛下,就让卑微的小丑,同您一起登上殿堂。"

他们同样任性,同样强大;同样骄傲,同样卑微。

涉想,如果两人一起的话,说不定连宇宙都只是脚下的一颗尘土呢?

想到这里,涉忍不住笑了。

他听到了自己的轻笑声,开始仔细揣摩自己声音中的成分——也只有他会想到这样做。

为什么呢?

他又想到那个烂漫的午后,阳光、绿叶、小鸽子还有红茶都非常非常地可爱温馨。

而最可爱的人就在这一系列可爱的事物之间,气氛像茶叶与水一般融洽。

他记得当时自己的心脏非常不听话,兴奋得有些过头。

"Amazing!又是充满朝气的一天,皇帝陛下的眼睑,请为小丑拙劣的表演,停留上那么一瞬间吧!"

他把嫩绿韧劲的藤蔓藏进袖口,让它们如蛇般弯曲,缠绕,互相连结。

衣领里抓出了什么?伴随着"Amazing"喊声的玫瑰花是有的,还有一团蓬松的,柔软的白色毛球。

眼花缭乱,英智碧蓝的双眼睁得很大,迟钝的眼睑忘记了阖上,正正望着涉,不知道看哪一出,又不想错过任何一处。

英智回过神来时,乱舞的花与叶已经落地了,涉的笑也静止了,还有鸽子、光、茶叶也全都不动了。

他听见涉轻笑一声,是小男孩儿恶作剧成功后得意而炫耀般的笑。他的心就成了装着红茶的茶杯,被小勺轻敲一下,发出"当"的一声短促悦耳的声音。

涉笑的声音是毒药,是圣歌。听一次就会上瘾。

一瞬间英智以为自己快要死掉了。

而皮肤上舒适的触感提醒着他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他低头一看,那不甘寂寞的兔子便在他手心中乱窜,仿佛是要引起他的注意。而头上也有了不同的触感。被轻轻箍住的额头,还有头顶同手心一般柔软而舒适的触感。

"涉?"他发出疑问,一般人似乎并不明白他的问题。

而他可是日日树涉,万能的日日树涉。

"还喜欢吗?今天分量的Amazing~"涉回答。

阳光又开始摇,鸽子又开始叫。杯里的红茶茶叶也轻轻摆动着自己的躯体。世界又活了。

英智也开始"活"了起来。

"涉,以后只为能我一个人这样笑。"

他当时是这样被英智命令的。

"我的荣幸~"他鞠躬,执起英智的手,轻吻,如同亲吻神明一般虔诚。

"同样,皇帝陛下的幸福笑颜,小丑便毫不客气地收入囊中了。"

他们,就这样把彼此的灵魂相互拉扯紧拥。谁也不愿放松一丝一毫。

这么想,涉觉得自己的笑应该很美好才对,毕竟是让那个人任性贪心地想要死死留在身边的东西。

日日树涉停止了回忆,走过播放着fine歌曲的店铺,走过播放英智代言的服装广告的荧幕,走过自己主演电影的巨幅海报下的小小咖啡屋。

他打开方才来了消息的手机,打开了新到的简讯。

"涉,回来的时候记得买我上次说的那本书。布丁没有了,可以买一点。 from皇帝陛下"

他笑了,像那天午后的一样。

"遵命~from你的日日树涉!"

日日树涉现在喜欢着一个人,在他依旧在创传说造的时代。他们的爱与惊喜,只得以寄托与两个字"奇迹"。



END






不管怎么样、、、他们总是最好的、、、写不出来的、、画不出来的、、、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