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我来过这里
所以我想
能把我所学到的爱与惊喜
传达给你们
这比梦境更加美丽的现实
一直都是存在于这世上的
睁开眼睛啊
这个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要美啊

【零晃】星象仪

#BGM星象仪#

#内容围绕某句歌词#

#2017.7.18.大神晃牙,生日快乐。#





正文↓


打开琴盖,光滑漂亮的或黑或白的琴漆在暖色的灯光下看上去有点暖和,似乎是有温度一般。

大神晃牙其实不怎么喜欢弹钢琴,他觉得这种装模作样的乐器并不适合他,这样我行我素的他。

不知怎么的,今天他却想稍微,稍微碰一下。

手指触碰到琴键,才发现它们并不像看上去那么温暖。

有段时间没有练琴了,手还是会生。晃牙自己摸了几分钟,算是找回了一点手感。他很庆幸现在琴房没有什么人,没有人看他这样有一点点狼狈的模样。

琴弦不停敲击着,随着晃牙的手指最终还是淌出了虽有些生疏但却依旧很好听的曲子。

他闭上眼睛,这样更有利于情感的流露。虽然没有任何一个观众,但是他有着对音乐的崇高的敬意。也算对他自己这一个观众的敬意。

他弹的是一首慢曲子,名叫"星象仪"。与他平时的风格不同,是一首听起来有点儿难过又有点儿温柔的曲子。

这首曲子是有歌词的。其实晃牙已经记不清多少歌词了,但他却记得第一次看到时他心里面那种有些绞痛的情绪。

他记得有一天的晚上,也是和现在一样的月亮不是很亮,星星却是很多。就连日期也和今天一样。

他找了很久,没有找到那个名叫朔间零的人。从教室找到轻音部,再找到操场。甚至演剧部、喷水池、手工艺部都找过了,都找不到。

他已经几乎找遍了整个学校,耐性也快没了。

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不知道为何晚上还在学校里的日日树发现了他。

"Amazing!晚上好,我是你的日日树涉!"

"你好吵啊,快给本大爷闭嘴!"

"呼呼呼~小狗先生可真是没耐性,这么没耐性对身体可不好,你的饲主可是会伤心的~"

晃牙不想理他,转头就想走。身后却又传来那现在在他听来很讨人厌的声音。

"小狗先生想要找的东西,绝对不会是在低处呢。"

晃牙稍作停顿,没有回涉的话,直接走开了。

日日树的话是在给他什么启示吗?他反复思考着。所谓的"不会在低处"的东西指的确实是朔间前辈,没错吧?

奇人之所以被皇帝称作奇人,实际上是因为他们确实有某些地方会产生共鸣,能够理解彼此间一些旁人无法理解的举动吧。

正如日日树涉所说的,晃牙确实在高高的屋顶上找到了他的朔间前辈。

他永远记得。那时风吹过来时仿佛将天上的星星都吹来了,日本的房子都很低,所以能看见大片大片的夜空。临海的梦之咲更是让夜空耀眼了不知多少。而最为耀眼的,他的朔间前辈,就在那个地方站着,那个最接近星空的地方。他哼着歌,星星都随之舞动,随着他唱的为数不多的缓慢的歌曲。仿佛他就是世界的中心。

简直璀璨的让人无法直视。

"晃牙?"他听见朔间前辈在叫他的名字。

他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也忘了来到这里的目的。

"你来这里做什么?"仰慕之人这样问这自己。

"我......本大爷......没做什么。"他甚至搞不清自己的自称。

"那......就陪本大爷看一看星星吧。"朔间零从来没说过,那时他觉得晃牙有多可爱。

"那个......朔间前辈,今......"

"生日快乐,晃牙,"零没有听完晃牙的话,他直接打断了。

他看着晃牙惊讶欣喜的表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

"谢谢你,前辈。"

"下次,再一起看星星吧。"

这浩瀚的星空,明明已经见过很多次,晃牙却觉得这次是第一次,他觉得美得窒息。

晃牙到现在也都不愿意承认,当时自己其实有些想哭。他觉得因为这种小事感动得想哭,有些丢人。

他也记得,那次在屋顶上看完了星星。他也就再也没有和朔间前辈一起看过星星。

甚至之后在整个学院,甚至屋顶,都找不到了他的朔间前辈。

所以当他再一次看见那个黑发人时,他心中第一个念头是"说好的看星星为什么不遵守承诺?"

曲子一遍已经完整了。晃牙把手从琴键上放下,放在腿上。当时朔间零在屋顶哼唱的就是这一首。

"啪啪啪啪啪"

晃牙猛的回头,门口的人鼓掌的手还没有放下。对方似乎很受用他惊讶的神情。

"没想到汪口这么久不弹,居然还能这么熟练。"他走了过来,摸着晃牙的头:"看来吾辈的汪口很厉害呢。"

他拍开了朔间零的手:"本大爷是狼!吸血鬼混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还让他看见自己不熟练地弹琴。

"吾辈想着,汪口会不会突然想要弹琴呢?结果就走过来了呢。"零说着玩笑般的假话,不过是知道晃牙想见自己,自己也恰好一样而已。

"开什么玩笑。"

"不过没想到汪口竟然也听过这曲子。哼哼哼...是这样唱的对吧?"零寻着记忆中的旋律哼出来,和当时差不多一样了。

"......没想到你还记得。"而且是你让我听到的啊。晃牙感觉有一点小小的高兴。

"这样吧,汪口来弹吉他,吾辈弹钢琴,忽然想再听一遍这曲子呢。"然后将晃牙从琴凳上拉走,又将吉他递给他。

"喂!本大爷还......"

"对了对了,关了灯感觉更好呢,汪口,去关灯吧。"

这个混蛋怎么到晚上这么话多!而且......

"灯关了还怎么弹啊!"

朔间零只是笑了笑,稍微用了一些赞许的口吻:"汪口吉他的能力吾辈都很赞同,灯光这种东西不必要。关灯去。"

拗不过朔间零,晃牙只好把灯关了。

等他重新回到座位,朔间零便敲起了琴键。与他不同,是舒缓流畅的韵律。

真不愧是朔间前辈。晃牙也用吉他跟上。

"夕月夜(ゆうづくよ) 颜(かお)だす 消(き)えてく 子供(こども)の声(こえ)......"

晃牙猛地抬起头,他怎么都没想到零会用自己的声音切入主旋律。

而唱着的零却示意他用心弹别走神。

他只得跟上,浑然不知自己的和弦中有了多少激动和欣喜。

他看见朔间零的脸,猛然发现今夜的星光已经明亮到不需要灯光。

那人在窗边,有风吹起他的头发。星星很亮也很多,像一片海洋,浸泡着璀璨的宇宙。而那人微闭着眼睛,手指在琴键上游走,是深情的模样。他的声音从来都很性感,现在更是温柔的,像是在诉说情话。

他们都是流星,可能永不相交,也可能相互碰撞。而他们显然是属于后者。碰撞之后,彼此在灵魂中留下印记,后拥有了无法剪断的羁绊。

晃牙一瞬间感觉眼睛很湿,但他不打算让水珠掉下来。

"泣(な)かないよ 昔(むかし) 君(きみ)と见(み)た きれいな空(そら)だったから

【我不会哭 因为那是以前 和你一起看见的 那片美丽的天空】
"

是啊,跟那天一样的天空,和那同一个人一起看的天空。

曲子完了。两人都意犹未尽。

"生日快乐,晃牙。"

就像他那天所说的一样。

晃牙第二次觉得这星空,是这么的璀璨。

END.







狗狗的生日、、总是要弄点事情、、、我也想看看、、、自己所仰慕之人能在这样耀眼的天川之下、弹唱着这样美好的曲子、、、生日快乐、晃牙、你会坦率与骄傲、一如既往、、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