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我来过这里
所以我想
能把我所学到的爱与惊喜
传达给你们
这比梦境更加美丽的现实
一直都是存在于这世上的
睁开眼睛啊
这个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要美啊

【泉岚】近朱者赤

#ooc使我快乐
#人物属于日日日可爱属于他们
#怪盗歌延伸脑洞、码字觉得时间过得真慢
#你们就是太溺爱你们的末子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正文↓



"对不起鸣上君真的很抱歉!我......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很抱歉。"由理子小姐是鸣上岚这次出水上外景拍摄的临时负责人,她现在正在拼命对鸣上岚鞠躬,用急切的语气一遍又一遍地道歉着。

事情是这样的。由于夏天蚊虫较多,而正好这一次拍摄的团队取景的地点较为潮湿,更有利于蚊虫的生长。

这让由理子小姐非常焦虑。

她要保证鸣上岚不被蚊虫叮咬亦或者鸣上岚过敏等阻碍拍摄的事件发生。虽然鸣上岚并没有那么矫情娇气,可作为负责人她需要保证鸣上岚完美地完成拍摄任务。

所以她就在鸣上岚休息的帐篷里点上了蚊香。

其实她本来准备了灭蚊器,可她完全忽略了没有电源这一大问题。

而鸣上岚毫不知情,就在点着蚊香的帐篷里睡了这么一晚上。第二天醒来时他洗漱完正准备跟同行的摄影师打声招呼,声音还未发出来就发现自己的嗓子像是吸了两三条烟一样,又干又哑。他用力清了清嗓子,发现甚至自己稍微发出点声音都会将嗓子扯得生疼。

他很疑惑,直到他回到帐篷看见枕头旁已经全部燃成灰烬的蚊香,他才明白自己的嗓子变成这样的理由。

按理说鸣上岚不可能没发现点着蚊香,可昨晚他实在太累,并且一直泡在湖水里拍摄似乎让他有一些着凉,头稍微有些痛,脑袋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他出来逮住了负责人由理子小姐,想开口问个究竟,吸气的动作却让他猛烈地咳嗽起来。

被抓住的由理子小姐本来还没反应过来,看到鸣上岚咳嗽便恍然大悟般地抓住鸣上岚的手臂,问:"鸣上君,你昨晚是不是没有灭蚊香?"

鸣上岚点了点头。

由理子小姐彻底慌了,她赶忙跑到鸣上岚的帐篷里,看见枕头边已经烧完的蚊香时,她差点哭出来。

所以现在她正在一遍又一遍地跟鸣上岚鞠躬道歉。

鸣上岚把由理子小姐扶起来,对她笑笑摇了摇头。其实他并没有生气,只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她放的蚊香。

他拿出笔和便签条,写了一串字,递到了由理子小姐的手上。

【没事的,由理子小姐不用自责。今天的拍摄我能完成,不影响。】上面这样写着。

由理子更是不知道怎么道歉好,只能一口一个"对不起"然后更卖力地鞠躬了。

鸣上岚真没有怪罪她的意思,正好拍摄也快开始了,也没多说什么。

拍摄可以说是很顺利,毕竟用不到声音,确实哑了的嗓子并不影响鸣上岚拍摄。

但并不代表这对鸣上岚没有什么影响。

knights最近筹备着出一张新的专辑,准备好的新曲目月永雷欧已经在一个月以前准备好了。

所有人的部分都录完了,除了最近正好有拍摄的鸣上岚。

本来预算得好好的,拍摄完毕后立马把自己的部分录出来。可现在嗓子偏偏出了这么个毛病。

就算鸣上岚再怎么优秀也不可能完美达成吧?

结束了拍摄刚刚到家的鸣上岚在玄关处躺下,连鞋子都不想换了。

他知道他必须在这两天录完自己的部分。新专辑的预告在三个月以前就出了,也就是说最近一段时间已经是最后期限了。

其实硬要推迟也不是不可以。

但他却倔强的不想辜负千万粉丝的热忱,以及末子拿到曲子时眼睛里那仿佛有着一个宇宙那么多的期待。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在鸣上岚的外套口袋里震动着。他拿起来看也没看就接听了:"喂~泉酱。我已经到家了。"

对面的人愣了一下,说:"鸣君你是没有带脑子吗?我记得我让你一回到家就给我打电话吧?"濑名泉用着他一贯用的烦躁语气,一开口就是质问。

"阿拉阿拉,泉酱操心过头了,人家还在玄关正准备打电话呢。"鸣上岚眼睛都快闭上了。他确实累了,刚结束拍摄还不说,想到过两天的录制更是累到不行。

以至于濑名泉都能听出他快要睡着却强撑着不睡一般的语气,甚至想象出这个人在玄关躺着拿着手机睡着的场景,他做了个深呼吸:"白痴鸣君,要睡的话就去床上睡。真丢人。"

"是是是,那我挂了啊。"鸣上岚挂掉电话。他真的是太累了,眼皮已经完全阖上了。

"喂鸣君你的......"濑名泉话还没讲完就听到听筒里一串忙音。

虽然知道鸣上岚确实累得不行但是濑名泉却依旧有些小脾气。不过更令他在意的是是鸣上岚怎么听都完全哑了的声音,不是电话失真能达得到的程度。

濑名泉皱了皱眉头,说实话他现在有点担心。他知道鸣上岚最近有录音工作,不过他也确实相信鸣上岚的能力,一点点小困难是妨碍不到优秀的鸣君。

所以濑名泉就不再多注意这件事。

直到第二天濑名泉收到了杏的电话。

"濑名前辈,你知不知道姐姐家住在哪里?"小姑娘明显有些着急。

"哈?我哪知道你姐姐家在哪里?"濑名泉感觉莫名其妙的,他都不认识这个转校生的姐姐。

"不不不,不是我姐姐,是岚姐姐。哎呀叫习惯了。"小姑娘解释着"不对先不说这个。今天是姐姐约好录音的日子,不过约定时间都过了半个小时了,姐姐都没来。电话也打不通。"

鸣上岚是那种对工作从不失约从不迟到的人,两个人心知肚明。所以鸣上岚关键时候失去联系应该是出了什么意外。

濑名泉揉了揉鼻梁,他回杏的话:"我去他家看看吧,你去延迟点时间。"

杏答应了下来。电话挂断后濑名泉立刻从家里出发。

濑名泉和鸣上岚的住处离得不远,走路大概半个小时就会到。

两个人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了,从父母家里搬出来后为了方便也互相交换了自己的家门钥匙。

所以当濑名泉打开鸣上岚家门的时候杀人的心都有了。

"喂,鸣君。快点起来。"他蹲下摇晃着在玄关睡着的鸣上岚。用手摸了摸这人的额头发现温度有点高,但并不烫手。

可能是有点发低烧。

鸣上岚有点费力地睁开眼睛,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哇哇泉酱你这个表情好蠢啊。"

濑名泉再一次杀人的心都有了。

不过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表情确实很精彩。生气的、无奈的、有点尴尬的、有点担心的表情全部综合在一起,着实非常有趣。

"刚醒来就说些让人不爽的话。你今天不是说好去录音吗?"

听了这话鸣上岚一下子从地上蹦了起来,惊恐地盯着濑名泉:"现在几点了?"

"下午两点半。"

鸣上岚鞋子都没换就跑进厕所,三分钟后跑出来就拉着濑名泉跑出了家门,打了张车就赶去录音棚。

他们几乎是飞着撞到了杏,差点三个人一起摔倒。

然后就变成了三个人飞着去录音室。

然而勉强赶上点后又来了事儿。

"鸣上君你的嗓子......"调音师的表情很尴尬。刚刚什么都没管就把鸣上岚推进录音棚,然而鸣上岚刚一开口就是一副没听过的哑嗓子。

"对不起,"鸣上岚走出来道歉"能给我一点调整时间吗?我很快就好。"他也是尴尬得不行。

调音师很快答应了,还顺便给鸣上岚接了一杯温水。说实话刚刚鸣上岚一开口着实吓到了他,所以他也比较担心鸣上岚的嗓子。

"姐姐你的嗓子怎么了?要不我们换个时间录吧?"杏非常担心,她也是才听到鸣上岚说话。

只看见鸣上岚喝完水后干咳几声,稍微试了试,发现努力一下声音还是可以不那么哑的。他安慰了一下杏,就进了录音室。

这期间濑名泉一直皱着眉头,他简直不敢相信鸣上岚的嗓子已经哑到这个地步了。要说不担心肯定是假的,但他也清楚鸣上岚到底有多希望满足末子的期待。所以他再怎么想要制止都不可以这么做。

录音期间濑名泉一直捏着手中刚刚鸣上岚递过来的水杯,杏发现濑名泉捏得指甲都白了。她安慰道:"不用担心,姐姐这么厉害肯定没关系的。"

"哼,不过是个小鬼。"

杏不知道濑名泉是在说她还是再说鸣上岚,所以索性不接话了。

中间一段鸣上岚的独唱,是副歌高音部分。

他录了很多遍,每一遍重录都能看见调音师难堪的表情。

濑名泉发现鸣上岚的表情越来越不对劲,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化妆的关系,鸣上岚的嘴唇实在是显得有些白。

"可以了鸣上君。"调音师把鸣上岚叫了出来,他觉得再不叫他出来鸣上岚可能就真的再也没办法唱歌了。

濑名泉看见鸣上岚走出来,表情非常不对劲。他让调音师给他听听自己刚刚录好的曲子,对调音师说:"抱歉能不能再重录一遍?"

调音师立马拒绝了,并表示刚才的已经足够了。而且刚刚鸣上岚说的这句话有两处都已经破嗓了,再唱下去是很不理智的选择。

看见鸣上岚还在和录音师讨价还价,濑名泉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皱着眉头,拉过鸣上岚的手臂,说话的时候性感的嗓音都染上几分生气的意味:"鸣上岚,你差不多点够了。"

"泉酱你懂我什么?这件事情必须做好的你明白吗?"鸣上岚也有些不开心,说话的时候也一直在破嗓,声音也和从前的清亮截然不同,仿佛换了一个人。他只有情感特别激烈的时候才会忘记称呼自己为"人家"。所以他现在似乎也不准备给濑名泉好脸色看。

"真是够了鸣上岚,你以为我在中途没有阻止你是为什么?我已经忍让着让你录完你就应该知足了,"眉头越皱越深,他怕鸣上岚不死心又补了一句:"以你现在的嗓子能做什么?你想一辈子唱不了歌吗?"

录音棚在濑名泉吼完这句话以后就彻底安静下来了。

四个人尴尬地僵持了几秒钟,鸣上岚慢慢抽回自己的手臂。

"泉酱你明明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话。"鸣上岚不顾另外三人担忧的眼光,自顾自地走出了录音棚。

现在的录音棚只剩下三人。

"濑名前辈,就算再怎么生气也不能对姐姐说这么伤人的话啊!你最了解他的不是吗?"小杏在一旁干着急,一边不知道应不应该去找鸣上岚,一边又不知道应不应该跟濑名泉讲讲理。

"这种事情不用你说我当然知道啊!"濑名泉揉了揉额角。其实他刚刚话一出口就后悔了。鸣上岚有多骄傲他又不是不知道。只是他没想到鸣上岚居然会认真到这种地步。

印象中的鸣上岚似乎一直都是优秀的,从没有全力去做过什么的。老实说鸣上岚坚持录音这个事情已经让他非常惊讶了,他第一次见鸣上岚这么执着做一件事。

他让小杏帮助录音师调节鸣上岚的录音,自己跑了出去。

他知道鸣上岚会去哪里。

所以他很快就在大门口的角落里找到了鸣上岚。

他看着毫无形象蹲在门口的鸣上岚叹了口气,深呼吸一口就在他旁边蹲下。

"对不起泉酱。"那人突然开口。

"你还知道跟我道歉啊。知道错的话就不要再做出这样的事情不就对了。"濑名泉还是有一股小小的火气。

"人家知道泉酱心急,还很不懂为什么这个鸣君怎么会这么认真,跟平时的我很不一样对吧?"鸣上岚轻笑两声。

濑名泉刚要开口,鸣上岚就继续了他的话:"这两年人家也成长了不少呢。无论是小司司的认真还是泉酱的责任感,似乎都在无形中被影响到了。"

"大概是因为knights的大家都太棒了吧,像人家这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都被感染到了。"

"真了不起呢。"

稍微有一点点吹过来的风,它们带着鸣上岚的头发轻轻上扬又把鸣上岚幸福的笑容轻轻描摹。

这确实是一张动人心弦的美丽图画。

所以濑名泉看得入神。

这样的鸣君实在是太可爱了。

这样的话他说不出口。所以他就在心里默默记了一笔。

"所以鸣君你才要让自己一直都闪闪发光,才能和knights的大家一起走下去啊。"和我一起走下去啊。

"嗯!"

爱与奇迹从来都是在身边的,只要努力去寻找一下就可以填满自己的心。

就比如说现在正轻吻着恋人额头的濑名泉。

再比如说调侃着恋人不坦率的鸣上岚。

亦或是忙碌的调音师、担心的制作人。

再或者是......

【END】

评论(1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