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我来过这里
所以我想
能把我所学到的爱与惊喜
传达给你们
这比梦境更加美丽的现实
一直都是存在于这世上的
睁开眼睛啊
这个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要美啊

【零晃】快要感冒了怎么办

#我觉得超甜
#还有点短
#听歌瞎写
#ooc请不要打我
#就是想写两个人的别别扭扭黏黏腻腻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BGM:ルル




正文↓



稍微有点冷,这是夏天与秋天碰面的时候。人们还没有开始有加衣服的意识的时候,天气就呼啦一下子变凉了。这正是细菌滋生多感冒等症状的时候。

晃牙用棉签在耳朵里擦了擦,确保耳朵里干燥后塞上了耳机。

他刚刚洗完澡,身上只套了一件打底的背心,睡裤也穿的是夏天那一套,裤脚到膝盖上两公分左右。也不管还没有干透的头发,晃牙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随着耳机里的节奏晃动着麦色的小腿。

手指滑动着智能机的屏幕,看见的信息无非是朔间零今天出门前发的自拍,朔间零今天拍摄地的风景,朔间零今天午饭吃了什么......

朔间零、朔间零、全部都是朔间零。

他将手机按熄,已经把朔间零一整天的行程都翻了个遍。

不知怎么的,晃牙的脸有点红。

他刚刚翻到朔间零睡前的一张自拍,刚洗完澡头发还没有干,也没有平时那样卷。有几缕就贴在脖子上。

他的配字是这样的:"这里很美,就是太阳太大。白天没有汪口的照顾,吾辈感觉比平时更加乏力了......那,各位晚安。今夜有个好梦。"

晃牙就保持着这样将手机丢在枕头边,望着天花板,脸越来越红的姿势。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那个笨蛋!"这样的话说出来有多少人又要开始八卦!

他哼了一声,又按开手机。打开零的私信,手上打字的声音挺大,有些要把手机戳破的气势。

【喂滚蛋,你刚刚发的那个是什么意思!你想让别人误解点什么吗?】晃牙点下发送键,一把捞起刚刚被打字声音吸引过来的Leon抱在怀里。手机的提示音再度吸引了Leon得注意,他伸着鼻子想要去舔舔晃牙的手机。

晃牙抱紧不安分的小柯基,抬眼看见零的回复。

【吾辈觉得不是误解呢。再说,吾辈说得是实话啊......】对面的人发过来一串省略号似乎还有些委屈的意味,这让晃牙觉得有点心虚。

【唔......算了随你开心好了!】他别扭地回了这么一句,咬着下嘴唇微微皱着鼻子。若不是脸上有点儿红真让人觉得他似乎是生气了。

【小狗,吾辈有点想汝了......】

突然接收到的句子吓得大神晃牙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事实上他也确实将手机扔到了床的另一边。

抱着Leon的手比刚才紧了一些,这让小狗有点不舒服地扭了两下,将晃牙的手臂扭松了以后才重新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下。

小柯基不知道主人现在有多害羞,只知道主人温度越来越高的脸颊让他的鼻子觉得很舒服。

晃牙稍微冷静一点,他重新拿起手机,突然响起来的提示音又吓了他一跳。

【晚安,快睡觉吧。睡前记得把头发吹干,被子盖好。】

朔间零有些啰嗦的语气却是让晃牙又是害羞又是感动的。

【知道了知道了,你是老妈子么。你也不要熬太晚,工作是在白天。】他挺担心零在早上工作的时候会睡着。

【哈哈,彼此彼此。】

晃牙关掉私聊界面,又回到了零的博客。他还有一件在意的事情。

他找到了零中午发的与一位女孩儿的合照,两个人都非常好看,照片里凑在一起竟然还有些般配。

配字是这样的:"今天的沐子小姐也同往常一样漂亮,与阳光很般配。"

评论区有一条明显就是那个女孩儿:"啊呀!朔间前辈过奖了,我觉得您才是每天都非常耀眼呢!"

晃牙又往下看评论,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起哄说两人般配。

般配个鸟啊!晃牙有些生气,他现在就想把评论区里说般配的人全部骂一遍。

不过,朔间前辈确实和谁站在一起都非常抢眼就是了......

这样想着,晃牙就睡着了。怀里抱着Leon,完全忘记了朔间零说的话。

第二天早上晃牙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他有点困难地睁开眼睛,拿起手机接通了放在耳边。

"喂,小狗醒了吗?"

"托你的福已经醒了,扰人清梦的滚蛋。"晃牙揉揉眼睛,凶巴巴的话在刚睡醒的鼻音下显得没有什么杀伤力。

不料电话对面的零轻轻笑了起来,说:"吾辈若没有给小狗打电话,是不是要睡到下午?"

晃牙大脑一瞬间清醒,瞪大眼睛看了一眼闹钟。时针和分针非常给面子地一个指向七,一个指向十一。

晃牙大叫一声:"混蛋你为什么现在才打过来!"然后挂掉电话,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滚下床然后跑到卫生间洗漱。

而这边的朔间零讲听筒稍微远离耳朵一些,没有生气反而还笑盈盈的。眉毛有些无奈地皱在一起,眉尾向下撇,仿佛在称赞晃牙多可爱一般地。

一个慌慌忙忙地跑去学校,一个不紧不慢地走向衣柜;一个因为匆匆忙忙忘了早餐,一个已经准备好打电话询问早饭情况;一个接到电话,一个准备责备;一个开始闹别扭,一个又开始苦口婆心。

两个人身在不同的地方,而时间相同,还有着相当的默契。

而两人心中一点一点冒出一些奇怪的情绪,那种想要马上见到对方的情绪。

晃牙接着零的电话,已经快到学校门口了。

而他却忽然不想进去了。

"喂,本大爷......"晃牙站在学校门口一两百米的位置,停下了脚步。

"小狗怎么了?已经迟到了哦。"

"本大爷现在很饿。"

"那就去小卖部买一点面包。"

"本大爷突然觉得很困。"

"小狗也会困吗?那吾辈的棺材可以用哦。"朔间零被逗笑了。

"那口棺材......"晃牙捏起拳头"那口棺材被搬走了。"

"......这样啊。"零忽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明明自己是多么聪明一个人,居然犯下这种错误。他知道晃牙心里肯定不开心了。

"朔间前辈......"晃牙深吸了一口气"我......好像有点想你了。"

然后听筒里,朔间零听见了电话被挂掉的声音。

朔间零将手机在耳边停留了很久才放下,用手指轻缓地抚摸着屏幕上的晃牙,又将屏幕贴在嘴唇上,就像是在亲吻屏幕上的人一般投入。

我也想你啊,晃牙。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入秋的气候稍微有些舒服,没有大太阳,也没有冷风,清清爽爽的,虽然偶尔吹来的风还是会有些凉。

晃牙坐在学校附近的公园里抱着吉他,却迟迟没有声响。时不时会有小孩子跑过来,看他一直没有开始演奏,又跑开了。

他拨了拨弦,没有什么想要演奏的欲望。他曲起右手,放在吉他上,然后把脸埋了进去。

他头有点痛,似乎是因为昨晚头发没有干透就睡觉。鼻子还有些呼吸不畅,似乎是因为昨晚睡前忘了盖被子。

没有不舒服到难过的地步,但是晃牙却觉得自己现在很难过。

不用想,是因为某个人不在他身边。

晃牙今天没有走进学校。他其实不喜欢逃课,但是他今天真的感觉不舒服。他拿出手机给左贺美老师发了一条简讯请假,然后自己跑回了家。

Leon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主人回来了自己很开心,纵身一跃就蹦到了刚进门的晃牙怀里,摇着尾巴,小脑袋左右乱窜着。

晃牙接住Leon,然后把他抱紧,在玄关处蹲下,把脸埋在Leon软软的毛发上面。

"Leon你知道吗?那个吸血鬼滚蛋已经半个月都没有回来了。"

"本大爷刚刚已经对他说过‘我很想你’这种话了......"

"他一定会嘲笑我吧......"

"真......真是让人不爽啊......"

小狗这会儿异常听话,趴在主人膝盖上就不动了。他知道晃牙现在需要他软软的后背,所以他就乖乖地呆在那里。

不知怎么地,怀中的小狗突然兴奋地乱动,尾巴摇得非常卖力,开始叫着想要挣脱晃牙的怀抱。

晃牙放开怀中的Leon,惊讶于平日里特别听话的Leon怎么在这种时候会开始淘气。

只看见Leon对着门又是叫又是绕圈子,时不时还用前爪用力地刨着门。"汪汪汪"的叫声与晃牙刚才难过的心情完全相反,充斥着开心的气息。

还没等晃牙反应过来,门口便响起了钥匙插进钥匙孔的声音。晃牙又听见扭动锁,门被"咔嗒"一声打开。

Leon激动地又跳又叫,前爪不停挠着进来的人的裤腿,又一蹦一蹦地去舔来人的手。

然后进门的零就抱起脚下激动的小狗,一边想要躲开Leon的舌头一边笑着说:"小狗别这样,很痒哦。"

大神晃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不是Leon的叫声欢快得这么具有感染力,他甚至都要给自己一巴掌让自己醒来了。

零看着晃牙瞪大的眼睛,心里愣是觉得又好笑又可爱:"小狗这么久没见到吾辈,一点都不开心啊。"说的显然不是怀中乱窜的这一只。

晃牙看着笑得可开心的零,猛地站起来抱住他。

"吸血鬼滚蛋!你回来了!"如果有的话,晃牙的尾巴应该是在猛摇的。不过就算没有,朔间零的话,应该是能看见的。

Leon在两人中间不安分地扭着,零一只手抱着乱扭的小狗,一只手来回摸着抱紧自己的小狗的头:"啊,我回来了。"

只听见肩膀上的小狗说:"欢迎回......啊啾!"

哎呀哎呀,感冒了呢。

真是个容易感冒的季节。

Fin.










我的文风很奇怪、、、如果有哪里看不懂请告诉我、、、、

评论(10)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