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我来过这里
所以我想
能把我所学到的爱与惊喜
传达给你们
这比梦境更加美丽的现实
一直都是存在于这世上的
睁开眼睛啊
这个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要美啊

【ES】传颂之诗【一】

#这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坑、写的时候甚至吓到自己
#西幻设定
#多cp、在这里打出来请注意避雷、涉英、泉岚、Leo司、零晃、阿多熏、凛绪、红敬、其他的还没明确决定、以后再说、可能会打多一点tag、有些章节没有的cp但是是为了之后铺垫
#文风很奇怪并且可能会ooc
#私设多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第一章有点短、

以上OK?

正文↓



【一、革命开端】

城堡远处的山丘长了牧草,已经非常高,快要长到人的膝盖了。

那位银发的牧羊人坐在石头上,扯着自己的头发,用树枝在上面来回拉动着,作出一副大演奏家的模样。

而事实上空气中确实有足以令人驻足聆听的音乐,不会有人相信这音乐是由树枝与头发演奏而成。

牧羊人的音乐忽然消失,像是被风吹走一般。

他纵身跃起,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一大群鸽子便朝着他以一个光一样的速度俯冲来。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鸽子也不见了,人也不见了。

那牧羊人的羊?

倒不如说是"牧鸽人"。

————————————————

"涉。"贤者大人的声音很好听,他轻唤着小丑的名字。视线透过城堡的窗户,还停留在日日树涉刚才的位置。

"我听到了!皇帝陛下呼唤着小丑的名字。有什么吩咐吗,我亲爱的的陛下!"涉出现在了这个房间,英智的背后。用一种华丽的登场方式,在周身刮起了螺旋状的风,又放出大把玫瑰花瓣。

英智转过头,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涉:"涉永远都是这么带给别人惊喜呢。"他朝着涉走来,轻轻拉住涉的麻花辫"我肚子饿了,要涉去给我做午餐。"他把涉的麻花辫往自己脸上蹭蹭,又嫌脏一般拿出手帕,擦拭着麻花辫。

涉执起英智还拽着自己头发的手,轻轻一吻:"遵命,我的陛下。"

而英智似乎并没有放开手的意思,涉又开口:"皇帝陛下莫非希望小丑在这个干净的房间里料理?哦,没问题没问题!您的日日树涉是无所不能的,就算这里没有食材,您的日日树涉依旧能为您料理出美味!"他一会儿贴近,一会儿又拉开距离;像是舞蹈,又像是戏剧。双手似乎已经忍不住想要将食材们一一召唤。

英智被他的样子逗笑了,终还是放开了涉的头发:"涉还是快去厨房吧,在这里料理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哦!我的皇帝陛下不相信您的小丑了,小丑莫非快要被厌倦了?Amazing!多么令人悲伤!"被放开的涉动作和语气更加的浮夸,如果不是英智会生气,他似乎早就飞上屋顶,撞坏了天花板,撞碎了窗。

"涉,我已经饿得快要不能说话了。"英智捂着嘴,声音因为憋笑而有些颤抖,他催促着涉快去做饭。

"遵命遵命我的皇帝陛下,您的小丑这就去给您做出世界的美味~"说话间,涉便消失在屋里。

英智看着涉离开时遗留下来的鸽子羽毛慢慢从刚刚的位置飘下,飘到了英智的头顶。

他用手将鸽子毛拿下,放在唇边,轻轻念着:"我可是无条件相信着涉呢,这一生都是。"

————————————————

人族的统治在世界上占据一席之地还没持续多年,从天祥院以人族大贤者的身份出现在众生视野里开始便是。天祥院英智制定了许多制度,无论哪一条都将大部分权利倾向于人类。所以得到权利的人类们便开始欢呼,为自己的生存权利。

本来对于新生政权,其他政权并不打算干涉。他们态度不一。兽族在祝贺,精灵族充耳不闻,血族压根不放在心上。

然而一段时间后便会发现,一部分人类已经开始不安分。

近期更是出现了一些地下拍卖场所出现了高价拍卖"塞壬"的现象。

这不是个好兆头,表面上看上去平和安静,似乎有一些东西的本质在改变着。

"塞壬事件"发生后,原本与人族关系最为亲密的兽族便与人族有了隔阂。两族关系越来越远,这让天祥院英智稍微有些担心。

不过事物质变还需要一些积累,现在的情况还未达到一切爆发的程度。

英智吃着涉做的牛排,神情非常满足。他感觉涉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稍微抱怨了一句:"涉就连吃饭的时候也要观察我吗?"

"哦呀哦呀,小丑让皇帝陛下不高兴了吗?这真是天大的失败,就让......唔。"日日树涉表情还未到位,话也没说完,嘴里就被喂了一整块牛肉。再看过去是英智像是恶作剧成功一般地笑。

"涉现在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他将叉子收回来,又送了一块肉到自己嘴里。

"Amazing!可真是吓到我可,皇帝陛下。"涉还没将肉咽下去。

英智咽下最后一块肉,正准备用餐巾擦嘴。

"报告贤者大人。"侍卫站在房间门口,向英智行礼,样子有些窘迫。

"怎么了?"

"西麦场不知为什么开始着火,烧了三分之一的田地。"侍卫的语速有些快。

"现在呢?"

"火似乎已经灭了,人员伤亡还不清楚。"

"你去看看吧。"英智下达命令,

侍卫猛然抬起头,后迅速回答:"是!大人。"转身走得很快。

英智看着侍卫走开的身影,似乎想着什么。

他转头又看向涉的眼睛。

"如果革命开始了,那么涉要站在我这边。"

"遵命,我的陛下。"日日树涉走到英智左侧,执起英智的手,行礼的同时吻着他的指尖。

英智笑笑,他收回自己的手,说:"还有,涉。"他转向窗户,看向上升着的烟"无论如何,你都要活着。"

————————————————

To be continue.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