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我来过这里
所以我想
能把我所学到的爱与惊喜
传达给你们
这比梦境更加美丽的现实
一直都是存在于这世上的
睁开眼睛啊
这个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要美啊

【ES】传颂之诗【二】

#坑太大坑太大、第一章请戳我头像
#西幻设定
#多cp、tag可能会打多、涉英、零晃、泉岚、阿多薰、红敬、其他的以后再说、
#文风奇怪ooc有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本章有泉岚


以上OK?


正文↓



【二、惊喜】


精灵族的所在的森林名为费恩斯,是被世间生物称为"仙境"的地方。

事实上是因为居住的是对自然有着强大的感知力的精灵,所以这片森林才生得茂密富有生机。

精灵族的王坐在宝座上,他刚刚听完臣子传达的消息。

那个臣子说,前段时间人族的田地失火,有目击者说失火时看见有东西跑进森林,而那"东西"身上有着像是精灵族锻造的武器。

精灵王听完消息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用手拄着脸颊,自顾自地思考着。

而站在他身侧的小精灵却比他更先按捺不住,宝蓝色的眼睛含着一股怒气:"这算什么?天......人族的皇帝是想要把这场火归咎到我们精灵族头上吗?"他的尖耳朵因为气愤所以有些泛红。

坐在宝座上的精灵王开口:"朱樱,冷静点。"他翠绿的眼睛正盯着朱樱司,眼神像是在抚慰小精灵激动的情绪。

"可是leder......"

"我说冷静点。"月永雷欧站了起来,目光里没有什么别的情绪"天祥院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这么一说。如果我们表现出什么情绪,不是给他引战的理由么。"

朱樱司抿紧了嘴巴,他其实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但心里却一口气咽不下去。

"不用怕。"朱樱司看见月永雷欧笑了,站在高高的王位上,高大而富有力量"精灵族的力量,不是现在的人族所能够抗衡的。"

他似乎天生就有着王的气质。

朱樱司下跪:"吾王。"

大厅中的臣子们统统下跪:"吾王。"

濑名泉和鸣上岚下跪:"吾王。"

朔间凛月坐在宝座附近树枝的阴影处,微笑着。

精灵族的力量毋庸置疑,不需要用什么明确的东西去耀武扬威。

阳光并不刺眼,叶片上的露水、花间的飞虫、矮石上的瀑布,一切都被照射得闪闪发光。

整个森林都显得宁静,又不甘寂寞地迸发着灵动的生气。若偶尔窜过的长角幼鹿是森林的活力,那坐在浅浅的水池边的鸣上岚就是最安静的那一个。

鸣上岚赤着双足,在澄澈的池水中浸泡着。脚踝上的淤青渐渐就消散开。他将手中的小木筒左右仔细翻看,似乎在寻找着打开它的方式。

"鸣君,把它给我。"这个声音吹在了鸣上岚的耳朵边。

一记飞腿朝着濑名泉甩来,是人看不清动作的速度。差点儿让濑名泉没法儿躲开。

濑名泉拉住鸣上岚的脚踝,皱着眉头声音充满了不耐烦:"鸣君不要闹了,这就是你对待前辈的态度吗?东西快点给我。"说着还对鸣上岚晃了晃空闲着的手。

收回自己的腿,鸣上岚差点笑出声:"泉酱突然出现在人家后面还在抱怨什么啊,超吓人的好吗?"他把手中的木筒扔到濑名泉手上,又把脚伸进池水里。

"别以为我没看见刚刚鸣君想要打开它。我说过吧?拿到以后给我就好了,不要做多余的事。"濑名泉的话听起来有些生气,不过他很快注意到了鸣上岚脚踝还没散尽的淤青:"你的脚怎么了?"

"人家刚刚被好大一只蜘蛛追呢!被吓得都扭到脚了。"鸣上岚语气浮夸,表情生动,说得像是真的一样。

"......你很烦哎给我好好说话。"濑名泉甚至怀疑就不该关心他。

当然他并不承认这是关心。

"好啦好啦泉酱真是一点耐心都没有。就是被树枝绊了一下,扭到了而已。"

濑名泉看着鸣上岚一脸轻松的表情,露出了截然相反的神态。他皱着眉,并不认为事情这么简单。

鸣上岚是精灵,而精灵是天生的木系魔法师。他却说自己被树枝绊到,扭了脚。这非常可笑且不寻常。

"鸣君,你......"

"泉酱不用想太多,只是魔法能力提升太快了有一点控制不住而已。"鸣上岚看上去很轻松的样子。

濑名泉却没办法不想得更多些。他知道鸣上岚确实是个天才,在鸣上岚很小的时候他亲眼看着鸣上岚魔法测试中取得的可以说是奇迹一般的成绩。他当时就傻眼了,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天才。

而现在的鸣上岚能力确实很强,或许应该说强到难以置信。

但这恰恰是问题所在。

未成年的鸣上岚是无法控制好自己与生俱来的这份强大魔法的。

所以才会出现一个精灵竟然被树枝绊倒这样滑稽的事情。

"泉酱你在发什么呆啊?差不多出发了哦。"濑名泉回过神时鸣上岚已经将靴子穿好了,精灵斗篷也被披上。他一个跃步,跳上了树枝。

濑名泉没说什么,跟上了这个精灵。

两人被下达了任务,去调查费恩斯丛林边界的魔法波动。

最近的魔物越来越多,原因还没有人知道。前一段时间还影响不大的样子,这两天已经有了精灵族人失踪的情况了。

两个精灵慢慢接近森林边缘,作为先锋他们的速度总是比其他精灵更快许多。

越接近边缘的地方越发昏暗,已经三三两两见到了新鲜的动物尸体。

鸣上岚站在一头大角鹿的尸体边,神情庄重。濑名泉见他将右手附上心脏的位置,虔诚地为死去的生灵祈祷。

濑名泉也作了同样的动作,为生灵祈祷是精灵的本性。

两个精灵继续往更外围的方向走去。

耳边有什么东西在响,拥有精灵之耳的两位精灵很快警觉了起来。

他们迅速背对对方,后背紧贴,朝着不同的方向作出攻击姿态。

响声越来越接近,他们却什么都看不见。

"Amazing!是你的日日树涉!"空气中突然爆出明亮的声音,巫师随着成堆的鸽子毛出现在了两个精灵面前。他鞠躬行礼,像是出色的演员一般。

面对两个精灵的匕首与箭矢,巫师看上去毫不介意。

"两位莫非想要与小丑一同表演吗?没问题没问题,那就让我们先迈出舞步~☆"日日树涉抓住两边的武器,错开手臂,轻轻向两边一扯,随即消失不见了。

两个精灵的武器就朝着对方刺去,若不是他们反应快,武器就该在对方的心脏上了。

"人类的巫师,你来这里做什么。"濑名泉先发问,他的话听起来有些愤怒,他刚才差点将同伴杀死。

"别生气别生气~可爱的精灵先生。小丑只是想带给你们衷心的问候与惊喜!"涉出现在了树枝上"仅仅是为你们带来一些小礼物而已,请收下吧亲爱的精灵先生们!"

不知从哪里来的花忽然在空气中炸开了花瓣,撒在濑名泉和鸣上岚的身上。

"喂巫师,你在做什么?"濑名泉不耐烦地将头顶的花瓣拍落,而鸣上岚却拿起花瓣研究了起来。

"请将这些饱含爱意的花收下吧,精灵先生们!"日日树涉站起身重复了一遍"收下它们。我保证,它们会让阁下惊喜。"

巫师的声音消失了,巫师也消失了。

"莫名其妙的巫师!"濑名泉骂了一句。

"好啦好啦,泉酱快来捡花吧。"

"鸣君,你脑子没有坏掉吧?捡这些......喂你在干什么!"濑名泉话说到一半就看见鸣上岚划用短刀破了自己的小臂。

"泉酱不要急嘛。"说着他将拾到的花瓣捂上伤口。

非常令人惊讶,伤口在花瓣被拿下后便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这到底是什么?"濑名泉看着这样的画面,不知道说什么,这样的愈合速度是精灵也无法做到的。

"这是龙血,龙血染成的花。"鸣上岚扔掉刚才示范用的花瓣,继续蹲下捡其他的花瓣"龙血是最好的药,加上精灵出色的自愈能力,伤口就可以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愈合。"

濑名泉拿起花瓣仔细地看着,似乎确实透着花无法拥有的色泽。

这个巫师竟然会有龙血。那个几乎已经灭绝的种族。

濑名泉这样想着,皱起了眉头。

两个精灵将花瓣收纳在包里,返回森林的深处。这是天大的发现,需要向他们的王汇报。

————————————————————————
To be continue.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