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我来过这里
所以我想
能把我所学到的爱与惊喜
传达给你们
这比梦境更加美丽的现实
一直都是存在于这世上的
睁开眼睛啊
这个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要美啊

【ES】传颂之诗【三】

#西幻
#多cp【涉英、泉岚、Leo司、零晃、凛绪、红敬、阿多薰】
#坑大ooc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正文↓




【三、魔物】

"这个白痴!"濑名泉看着本该坐着精灵王的空荡荡的王座,还是没忍住骂了出来"每次都这样!"

"好啦好啦泉酱,都已经这么久了居然还没有习惯王的作风,人家真是挺佩服你的。"鸣上岚相对来说比较冷静。他将手掌放在王座扶手上,似乎听到了树与他的共鸣,然后王座树枝的末梢就开出了一朵朵饱满又繁多的小白花。

这样等月咏雷欧回来了,看到这些花,他就能知道濑名泉和鸣上岚已经完成了任务,去找这两个精灵。

濑名泉看着鸣上岚的动作,没有说话。他轻轻动了动鼻子,一股素而淡的香味就钻进了鼻腔。

"鸣君每次都弄得这么麻烦。"他开口嫌弃。

"泉酱不懂少女的心思啦,真讨厌。"鸣上岚笑着拍了一下濑名泉的肩"人家希望王一回来就有花香能把他包围啊。"他轻轻用食指触碰着花骨朵,而花骨朵便打开了花瓣。

"哼,真肉麻。"濑名泉抱着手臂离开了月咏雷欧的王座。

"真是的,泉酱可真是一点都不解风情。"鸣上岚插着腰,笑着说"况且,情况已经有什么不对了不是么"他又朝着一旁树上的凛月看去"你也感觉到了吧,小凛月。"

"唔——"只看见树上哪位看上去刚刚醒过来的吸血鬼先生伸着懒腰,慢慢舒展了一下翅膀,才回话:"真是敏锐呢,小鸣。"朔间凛月嘴角很翘,阳光照在两颗显眼的犬齿上,像是要把阳光吃进去一般。

—————————————————

走出城堡的濑名泉在森林里闲逛着,一会儿和飞过的鸟儿打招呼,一会儿又和橡木互道了午安。

精灵总是与自然有着融入血脉的亲密,无论是动物、是植物;亦或是风、是水,是山脉、是谷地。与自然如同亲人般的精灵总
是与自然有着其他物种无法达到的亲昵。

濑名泉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刚刚找到鸣上岚的泉眼处。澄澈的水被树的阴影遮住不少,本就小的泉眼就只有更少的地方被下午橘红色的阳光照耀着。

濑名泉蹲下用左手轻轻掬了一捧泉水,又将刚刚得到的花瓣泡在手中的水里。

水将花瓣的颜色吸收,花瓣变白了,水变红了。

濑名泉又将手中的水向一株枯死的草丛倾倒。

果不其然,那株枯草就在濑名泉的注视之下脱落了枯萎的叶片,没多久便冒出了新芽。

的确是龙血不错。

可这人类的巫师到底是哪里来的龙血。

——————————————————

朱樱司现在非常紧张,他端正地坐在只有烛光的房间里,虽然有着厚重的窗帘,但闭得紧,透不进一点点光。房间虽然阴暗但是物件齐全,床、圆桌、衣柜之类的东西一样不缺。

而现在正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的吸血鬼开口:"孩子,汝无需这样紧张。"他的眼睛是鲜血一般的正红色,盯着朱樱司让他有一点害怕"吾辈没有伤害你的意思。"

朱樱司轻轻吸了口气,努力镇定地回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应该是血族的头领,朔间零先生吧?"

面前的吸血鬼轻轻笑了两声:"呵呵呵,真是个礼貌的好孩子。不错,吾辈乃血族领主,朔间零。"他站起身子,走到朱樱司面前摸了摸他的头:"那么孩子,告诉吾辈汝的遭遇。告诉吾辈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朱樱司感到头上的力度温柔至极,全然没了刚才的紧张。他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道:"在告诉您一切以前请允许我自报家门。我是精灵族朱樱家独子,名为司。"他停顿了一会儿"最近精灵族的费恩斯森林出现了奇怪的现象。本来清净的地方最近会出现非常多的魔物。它们越来越猖狂,虽然在情不得已的时候杀死过一两只,可这样的迹象却丝毫没有消失的趋势,甚至......"

朱樱司越说越激动,双手紧紧攥住衣角。

"甚至,让我亲眼看见新生,被残忍杀害的场面。"

"而精灵族的王,在这样的关头却消失了。"

朔间零听着这话,愣是觉得有趣:"那司君来寻吾辈,是何样用意?"他摸了摸朱樱司的头"笼统来说,吾等也算‘魔物’不是么?"

"不!您与那些恶心的东西不同,您的种族是有思想与智慧的。"朱樱司反驳"您非常非常强大。在司的意识中,能够守护的力量,才能称之为强大。"

听到了有趣的话,朔间零咯咯咯地笑了几声。随后又说道:"司君是个好孩子呢。"他站起身"吾等愿意帮助汝,但也只能做到收集情报的地步。"

朱樱司看见朔间零走向房门,也站起来跟着朔间零。

只见朔间零转了个方向,走向了窗帘,哗啦一声将窗帘扯开。月光猛冲进来,撒在朔间零的身上。

逆着光,朱樱司觉得朔间零鲜红的瞳孔像是装满血液的水晶珠子一般通透。

朔间零张开翅膀,踏上小阳台,准备飞走。

走前他转过头,对朱缨司说:"不过吾辈要纠正汝的一个错误。"

"吾辈,从来都没真正守护过什么。"

翅膀煽动的风将房间里的烛台扇灭。朱樱司看着朔间零远去,身后跟着狼与棕熊,三位渐渐远去。

——————————————————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