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我来过这里
所以我想
能把我所学到的爱与惊喜
传达给你们
这比梦境更加美丽的现实
一直都是存在于这世上的
睁开眼睛啊
这个世界
比你想象中的要美啊

【涉英】小心愿

#可能有一些ooc
#想写一写任性的孩子和温柔的小丑
#最后一句话来自雪野五月you
#想要将这份思念传达给你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我爱您宝贵的意见




正文↓



今年的秋天来的有点儿慢,她似乎故意放慢了步伐,散步般地拖沓着步子接近着。风慢慢地凉了,夜晚也慢慢地凉了,就连正午的太阳,都慢慢地凉了。

英智坐在床上,在记事本上写下了他清秀华丽的字。

纸页上布满了字,又好看又紧凑的,像是怕不够写一样。

它们是英智在医院里的这几天里的很多小愿望。

就比如他在看见窗外对街公园里的鸽子时写下"要好好摸一摸涉的鸽子";有个扎着漂亮马尾的女孩子走过,他写下"一定要让涉再扎一次马尾,很想看";还有孩子们追逐时放跑的氢气球飞上了天,他写"出院后让涉带着我乘热气球吧"......

英智琐碎的小愿望被他尽数写在了这个不大的记事簿上,写满了一面又一面。有时候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稍微有些贪心了。

今天英智看见了一对情侣,男孩儿和女孩儿都有些害羞,应该是刚刚才交往不久的。他们站在路口,像是在聊着天。男孩儿靠在信号灯上,做出一副酷酷的样子。女孩儿双手提着包放在膝盖前,说话的同时还常笑。

男孩儿和女孩儿看上去很幸福,就是那样珍惜着放学一起回家的时间的样子,看上去就很幸福。

英智看着他们聊了很久,在那个路口分开后才收回视线。

他抬起手,开始在记事簿上写字。

他写了"想要和"然后划掉。这是这本本子上唯一的修改。

他又提笔写着"想要和涉一起回家一次试试"

这是一个很小很小的愿望,但在现在在英智心里,这个愿望却比"和涉一起看烟花""看一次涉的戏剧表演"等等愿望重要的多。

他想看看就算在人群中也非常抢眼的涉,想看看涉塞着耳机过地铁站的样子,想和涉一起在拥挤的地铁中一边抱怨一边聊天,想和涉一起在站口聊很久的闲话再各自回家。

他真的很想。如果这样的话他大概觉得自己会幸福得晕过去吧。

他在脑中一遍又一遍想象着那个场景,光是想一想就觉得自己快要笑出来了。

然后他拿出手机,点开通讯录,点开涉的手机号码,拨号。

涉的彩铃是他们的新歌,正好是听见一句清晰的"幸福"

"喂,英智?"电话对面有些失真的声音,在英智耳朵里简直好听至极。

"涉,你还在学校吧?我有打扰到你吗?"虽然这么问着,但哪怕涉还在上课英智也不会挂电话的。

"当然没有~皇帝陛下的来电小丑怎么会拒绝?"涉轻快的声音敲击着英智的耳膜,英智觉得自己已经笑出来了"你在笑吗?说话的声音很开心哦。"涉这么问着。

"这样就能听出来,不愧是涉呢。"

"所以您是遇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小丑也有些兴趣了呢。"涉说得夸张,似乎都能看到涉高高翘起的嘴角。

"光是能和涉通电话这一点就让我很开心了。"英智笑着说出这句话"如果能见见涉,我说不定会开心到马上出院呢。"

"不好好接受治疗是不行的哦,英智明白的吧?"涉自然明白英智的心思。

"这点不用涉说我也知道啊。"英智的语气马上委屈起来,没有了刚刚的轻快"我不会再逃跑了,所以涉不用担心。"

意外的沉默,两个人都讶异于对方居然没有接话。而两个人却完全没有挂掉电话的意思。

"涉,我想见见你。"最后是英智出声打破了沉默。

"乐意之至~"涉动听的声音这样回复着英智,英智觉得自己开心到都快将心脏蹦出来了。

他的涉,他的日日树涉将要来到这里见他。没有比这更加令人开心的了。

英智挂掉电话,坐在床上静静等着。自己好好地坐在床上的话,涉会开心吧。

而皇帝陛下看着太阳下山了,星星慢慢浮了出来,月亮已经透亮。还是没有等到他的魔法师。

涉被交通堵住了吗?涉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地址?涉在路上了吗?涉......他会来吗?

英智想着想着开始有些失落。这么晚不睡的话,涉会生气吧?

那他也要生气了,因为涉爽约了。

涉是骗子吗?为什么还没有来。英智抓起被子,像是抓住涉的头发一样,抓得紧紧的。

我已经快要睡着了,涉快点好吗?

"晚上好!亲爱的陛下~"窗帘被风吹得开始乱摆,明亮的月亮下日日树涉就这样倏地出现在天祥院英智眼前。

涉满意地看着英智惊讶的表情,顺手递了一只鸽子给英智。

皇帝陛下愣住了,甚至忘记去接下鸽子。等涉再次唤他"皇帝陛下"时他才回过神,伸手接下了雪白的鸽子。

"谢谢你,涉。"英智抚摸着鸽子的小脑袋,被这小家伙蹦得失落感全部没有了。

"英智以为我不会来了吗?"涉从窗外翻进房间,翻过了英智一整个病床。

"涉如果不来的话我会生气的。"英智听到涉的话,猛地抬头看向涉。他的眼神很认真,表情很坚定。

涉稍微愣住了,他觉得对面这个人的眼睛澄澈得不行,比玻璃,比水晶,比钻石更加更加澄澈。英智看向他的眼神总是充满着莫名的情绪,就算是小丑也有不明白的时候。是无论哪一本微表情说明都不会介绍到的表情。

"哦呀哦呀,如果让陛下生气了,小丑以死谢罪也不足为过吧?"涉做出悲痛的表情,像是下一秒就会死去一般。

"涉是不会在我之前死去的。"英智的表情更加认真了,似乎在谴责涉说出这样的话"涉必须,在我之后死去。涉必须出席我的葬礼。涉要在出席我的葬礼之前......"

"英智。"英智的话突然被打断了,英智看见涉的表情甚至比刚才的自己还要认真。

"是涉先说出这样的话。"英智像是推卸责任的孩子一样委屈。

然后两人之间没有了话。

涉觉得今晚的英智有些特别,而他今晚也不知为何,演出连连失败。

涉轻轻呼了口气,然后坐在了英智床边。

"看来今晚的演出皇帝陛下并不满意哦?"他将声音放得很低很轻,本能驱使他这么做。

"因为听到涉说了过分的话,我就忍不住想要回击呢。"英智像平时那样笑了,模样柔和,但没有温度。

"既然今晚小丑与观众都不在状态,那就偶尔转换一下角色吧。"涉轻轻拉起英智的手,放在被子上"作为天祥院英智和日日树涉那样。"

然后英智笑了,眼睛眯起来,嘴角翘得很高,还隐隐可以看见贝齿。他说:"好。"

这个晚上英智对涉说了很多。

比如摸到了涉的鸽子很开心,还有想要看涉扎马尾的事。涉告诉他什么时候想看都可以,现在就可以扎起来。

然后英智告诉涉出院以后想要和涉一起乘热气球,涉一口答应了下来,并向英智保证会带他看到绝佳的美景。

最后英智告诉涉,他想要和涉一起放学回家,没有专车也没有管家。然后他们会在站口聊很久再相互告别。

涉说只要英智愿意,他会和英智一起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可能还会在某个游戏厅稍微停留一会儿,再去街头钢琴上稍微胡闹一会儿,收获一些掌声再偷偷溜走。

然后月亮就升了很高,很圆很亮,将英智照得睡着了。

涉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样轻柔地传达爱意,甚至轻得让任性的孩童沉睡。

只是今晚的风和月光都轻得不像话。

风啊,星星啊,日日树涉的思念,有好好地传达到吗?

End.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