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ka_朔间饺

没错是我大家好!搞笑艺人朔间饺!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因为我换了名字和头像就认不出我

【联文】Neko芒果(4)

在一群大佬中间涉涉发抖、就、我还用不了电脑、链接周末给弄、各位请先tag一下、



4.

两个人并肩从诊所走回家,因为濑名泉受伤的脚踝两个人行动都有些缓慢。

不说话的两个人慢慢地走在冬日的街道上,安安静静的,只有偶尔飞过的零星几只鸟儿发出的振翅声与两人轻缓的脚步声。

事实上这看上去是个不错的氛围,如果濑名泉没有受伤的话,如果濑名泉不是芭蕾舞演员的话,如果濑名泉没有演出的话。

这大概是鸣上岚第一次把重要的事情搞砸,他鸣上岚向来都是头脑精明的,他的事情从来没有过出什么差池。然而这件事若不计牛角尖的话,其实这也不是他的错。

而他却油生出一种深切的自责,明明没有人会责备他,他却因为心怀愧疚而一直不与濑名泉搭话。他大概第一次有些失措。

濑名泉这边呢,他自然没有怪罪鸣上岚的意思,而且他早就理解鸣上岚在想着什么。这么多年,他对对方的心已经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哪怕对方再怎样千方百计隐藏自己的心思。

他仅仅是觉得平时"趾高气扬"的小鬼难得有一次惊慌,他还觉得蛮有趣的。

"鸣君,"最终濑名泉还是决定打破沉默"待会儿去买点猫粮吧。"

"不行哦泉酱,你的脚要是走太多就没有办法在开演之前康复了。"鸣上岚头也不回地拒绝了。

"鸣君......"

"泉酱要是不好好休息在台上绝对发挥不好,人家都要担心起来了。"鸣上岚打断濑名泉的话,自顾自的说着。

濑名泉停下脚步,鸣上岚也跟着停下。

无奈只能叹了口气,濑名泉把手放在了鸣上岚的头上,像是在安慰小孩子:"好了鸣君,不用安慰我。"不过是一场剧,等他好了,还有几百几千场等着他。

"但是就不是和泉同台的演出了。"仿佛能读懂濑名泉心里所想,鸣上岚语气有些沉闷。

这回濑名泉愣住了,甚至忘了收回放在鸣上岚头上的手。他不知道鸣上岚居然在意的是这种小事。

"噗"的一声,濑名泉的笑惹来鸣上岚疑惑的眼光。

"走吧,回家吧。"说着就迈开了步子。不管鸣上岚再问什么都只答一句"超——烦的~"

不管怎么说,他觉得有这样想法的鸣上岚挺可爱。两人回家路上的气氛开始回暖,并且还欢快了不少。

虽然两人都默契地享受着难得的气氛,但就算步子再小,总会还是会到家。

两个人站在濑名泉家门口,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头,就着这冷风拉起了家常。

"那......之前说好的还算数吗?"鸣上岚突然发问,语气听起来小心翼翼。

"不算。"回答得非常坚定,濑名泉自然知道对方说的是"在一起"这件事。

"哦......那好吧。"转过头就准备走"那泉酱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对了那只小猫......"

"表演,我会去看的。"濑名泉打断了他的话"有我这么优秀的前辈的光顾,你要是敢出一点差错,我饶不了你。"说完就笑着和他挥挥手。

鸣上岚转过头,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濑名泉。最后还是笑了:"嗯,好好看着吧。泉酱~"

直到鸣上岚的影子也看不见了,濑名泉才进屋里。小猫似乎有些怕他,又像是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在玄关后面的柜子旁躲着,不敢出来。

"过来吧。"濑名泉朝它招招手。而小家伙似乎依旧心有余悸。

"啧,你跟他还真是一模一样。"犯了点错就什么事都碍手碍脚的。

"不过这样也好。"他听见小猫"喵"了一声,似乎在表达疑问"能看他认真的样子的时候不多,难得有一次看看也不碍事。"

而且,告白这种事不好好说怎么能行。草草决定下来岂不是亏了?

这样想着,濑名泉便发现小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脚下,道歉似的蹭着他的裤腿。

他蹲下揉了揉小猫的头,说:"放心好了,虽然很疼但不是你的错。"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