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没错是我大家好!搞笑艺人朔间饺!

【歌王】关于吃醋这件小事

歌之王子殿下
神宫寺莲×圣川真斗



关于吃醋这件小事

#交往前提
#ooc有、而且特严重
#脑补产物
#时间在第三季寒色组音乐会之后
#真斗这种男孩子总能燃起我想要欺负他的欲望呢
#时矢麻麻觉得自己很无奈
#小甜饼挺好的、写着比较爽
#欢迎抓虫拒绝撕逼
#我是在半梦半醒之间写的、脑子有点不好请别介意、





正文↓


屏幕上的两人相互对视,冷色的环境与两个人蓝色的头发配合得可以说是非常完美了。看起高傲冷漠,实则温柔无比,并且心怀无尽的热情。

看着屏幕上的两人相视一笑,握拳,然后相互碰撞,神宫寺莲觉得自己的心嘭的一声小小地炸了一下。

不得不承认,圣川真斗和一之濑时也,是相当有默契。

这明明是一件非常棒的事。默契的两人共同创造出的词句,直直朝着心脏的位置狠戳了下去,感动与激情同时迸发,实在是不能否认的美妙。

默契的两人无论是轮唱或是和声,都完美得无可挑剔。发自内心的温柔,发自内心的澎湃,甚至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得到两人高度共鸣的真心。

明明是这份默契酝酿出的这样令人无限神往的歌,神宫寺却觉得心里极度不是滋味。

尤其是看见圣川真斗与一之濑对视时的满足神情,神宫寺就觉得心里一万个不高兴。

为什么可以跟别人这么愉快地唱歌呢?

神宫寺发觉自己的想法有多幼稚时忍不住笑了笑。明明自己也能体会到,和大家一起唱歌的快乐。

神宫寺盯着手机屏幕上的人,总有一种想要捏住他的脸狠狠揉的欲望。

不要笑得这么开心啊。

"神宫寺先生?已经到您上场了。"后勤小姐从门口探出头,朝神宫寺喊着。

"OK,谢谢你,美丽的lady。"神宫寺转过头,朝着后勤小姐抛了个媚眼,惹得小姑娘红着脸跑了。

如果圣川真斗能像女士们一样坦率可爱就好了。神宫寺不止一次在心里这样叹息道。

认命一般呼了一口气,神宫寺走向了工作场地。

————————————————

正坐在坐垫上的圣川真斗在第十二次发现神宫寺莲偷看自己后终于忍无可忍猛地转头:"神宫寺,你有什么想说的就快说。"愠怒认真的神情让人忍不住觉得有些可爱。

"嗯?圣川,我看什么不是我的自由吗?"神宫寺莲的语气故作惊讶,像是真的对圣川真斗的发言有什么匪夷所思之处一样。

"......"真斗有些生气了,总觉得莲的语气有些轻浮。他后知后觉地发现神宫寺莲刚刚说的话是在承认偷瞄自己的事实。猛然就像是全身的血液全部逆流到脸上,毛细血管嘭嘭爆裂的声音似乎都能听见一样地害羞着。

他邹起眉头瞪着神宫寺莲,本来挺有气势的表情配上红透的脸就有几分微妙的感觉了:"简直不可理喻!"说完后圣川真斗就别过脸不再看对方。

皮肤白的人只要稍微一点点激动面部的红色就会很明显,所以可以很清晰地就可以看见圣川真斗红透的耳朵,并且皮肤并没有要恢复原本颜色的意思。

神宫寺莲顿时萌生了一种"欺负弱小"的心态,一半玩心一半爱意带着一点点不甘心。他悄悄靠近圣川真斗,坐在他身后,在他耳朵边吹了口气,又用脑袋蹭着他的脖颈。

然后他满意地看着圣川真斗猛地抖了一下,转过来面朝他又把身子稍微往后一闪。

简直像只被踩了尾巴的兔子。

虽然神宫寺莲眼里圣川真斗瞪着他,用手捂住耳朵满脸通红的样子真的是非常可爱,但是真斗的确是快要生气了。

所以聪明的神宫寺莲就在圣川真斗刚要开口斥责他的时候开口道:"你和小一一起唱得这么开心,真让人觉得不愉快。"表情突然变得认真稍稍带点委屈,不枉自己出色的演技。

当然是演的,况且圣川真斗好骗是除了一十木音也众所皆知的秘密了。神宫寺莲自然会抓住每一个机遇。

果不其然,圣川真斗一见他面部表情变化,刚要开口的话就给咽了下去。刚才还有一点点羞怯和愠怒的眼睛立马变得不知所措,像是他真的做错了什么一样。

"我......我们本来就是同伴......"他促狭地回答,可答案却有这暧昧不清避重就轻的意味。

和时矢一起唱歌自然是特别特别开心的事,但是神宫寺的反应,如果这样直白地说出来绝对会更加委屈。所以诚实的、不会说谎的好孩子圣川真斗就只好暧昧不清避重就轻了。

神宫寺莲看对方躲闪的眼神和还未褪色的耳朵,欺负对方的心情就更加活跃。

"所以说圣川就是承认和小一一起唱歌超级开心了是吗?"稍微靠近却又不是太近的距离,强迫自己冷静却又忍不住有点失落的语气,简直完美,神宫寺莲。

"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真斗的声音更加窘迫,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很坚定。身体也抵在茶几上,无法往后,眼神始终向左边闪着。

"噗。"

"你在戏弄我!"听到莲的笑声,真斗才算意识到自己刚刚被逗弄了,猛地看向莲,语气像是已经完全陷入生气的深渊。

"你还真是......"神宫寺莲看见圣川真斗的反应简直觉得自己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心情还非常愉快。

"不过我觉得不爽是真的。"神宫寺话这么一出口,圣川真斗就愣住了。

"明明已经和我成为恋人,还和别人那么默契。"莲的眼睛一直看着真斗的瞳孔"真是让人觉得不爽。"

"但是......"神宫寺看见圣川真斗又开始慌张的眼神,心里有些小开心"真是首好曲子呢,"说完就倒在真斗的腿上,蹭了蹭就闭上了眼睛。

"神......神宫寺你在做什么快点......"

"这是真斗和小一这么要好的惩罚。"神宫寺莲睁开一只眼睛向上看着,圣川真斗这个表情真是让他觉得看见了天使。

然后又自顾自闭上眼睛,一阵要睡觉的气势。

事实上神宫寺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他只记得醒来的时候房间已经是完全黑了,借着窗外一点点光他看见圣川真斗的脸色发青,还冒着虚汗。

吓得他一个轱辘滚起来开口就问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圣川真斗摇摇头,艰难地动了动身子。

"腿麻。"

神宫寺莲觉得自己的的确确是做了一件罪大恶极的事。同时感叹着圣川真斗真的是老实得没救了。

他轻轻帮真斗舒展来腿,慢慢用手揉着,试图缓解血液不循环带来的不适反应。

不过这双腿还真是好看,修长匀称。

"腿都麻成这样了为什么不叫我起来?"他看见圣川真斗快皱成结的眉毛,心里面真是哭笑不得。

"......"圣川真斗怎么会说他是因为心中有愧不敢得罪呢。

当然,他这点心思莲最清楚不过,为了这个圣川的面子,他还是决定不戳穿。

"下次别这样了,知道吗?"看着圣川快捏碎的拳头,神宫寺莲心里浮起一种微妙的无力感。

"无妨。"

......到这个时候能不能不逞强啊。

深知这样说出口一定会是一场恶战的神宫寺莲决定不说。

"神宫寺。"

"什么?"

"你这是......吃醋了吗?"

神宫寺看着这人过分认真的神情,纠结了一下还是准备如实招供。

"是啊是啊,我就是嫉妒了。"一边揉腿一边叹了口气"笑得怎么这么开心呢。"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捏了捏圣川的脸。

"......"空气静止了一会儿。神宫寺决定还是继续揉腿。

"那神宫寺,你和一之濑不也一样吗?"

猛地抬起头,神宫寺莲看见圣川真斗有些纠结又有些埋怨的表情还是在心里稍微惊讶了一下。

"勾肩搭背,简直......"不像是跟我在交往一样。圣川真斗觉得腿部不适稍微缓解了一点,身体也稍微放松了一些。

不行,神宫寺莲要阵亡了。

原来两个人都怀着同样的心情吗?想来还是有些好笑。

神宫寺莲笑了笑,惹得圣川真斗一阵不高兴:"笑什么?"

"我只是在想,我们两个之间也有莫名其妙的默契呢。比如现在,真是彼此彼此了,"

神宫寺莲抱住圣川真斗,重新倒了下去。

有醋了怎么办?抱着睡一觉不就好了。

然而在门外听到全部的一之濑时矢才是真正心塞委屈的一个。他揉了揉额头,觉得有些头疼。

合着跟他有什么关系?

所以机智的他决定把手中要给门内两人的文件从门缝下塞进去,然后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向自己房间,心里把音也夸了一万遍。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

END.

评论(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