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没错是我大家好!搞笑艺人朔间饺!

【泉岚】猫猫大冒险

#200点梗 @栗子Kuriko 
#knights猫猫梗详情请戳↑栗子桑的主页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文笔不是很好
#乐乎你到底要怎样啊我已经快疯了啊





正文↓




 
 
 
 
1. 
 
气温不算太高但是有着很好的太阳,最近慢慢回春的天气和一点点灿烂起来的太阳无意是足以令人感到惬意的了。对于猫来说自然也是这样的,鸣上岚也不例外。他慵懒地缩在墙角,凭借着窗口投进的那束打在墙角的阳光打发着自己的午后。 
 
若说要舒舒服服地晒太阳的话,窗口无疑是比墙角更加优越的选择。鸣上岚自然也是想要到窗口去享受久违的阳光。但是他知道,其他的猫非常讨厌他,如果他贸然去窗口的话,一定会被其他的猫儿挤下来。 
 
看了看窗口挤满了的猫,鸣上岚假装不在意地舔了舔自己的毛。橘、黑、白三个颜色在鸣上岚的皮毛上交错实在是非常好看。他是一只三花英短。从毛色和品相上来说的话,他的确是一只非常棒的猫咪。而非常有趣的是,这样一只上等的三花猫,是雄性。 
 
人类会排斥与自己不同的事物,并将其称之为"异类"。猫也同样。任何社会性动物都有着属于他们自己的规则。排斥"异类",可以说是社会性物种的共性了。 
 
所以在全是雌性猫咪的三花猫群中,排斥男孩子的鸣上岚简直就是自然而然的事。而对于整个猫群来说,没有生育能力的鸣上岚被排斥,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理所应当吗?鸣上岚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墙角的太阳已经彻底消失了,他想要去找个暖和的地方。 
 
窗口已经没有了其他的猫,但等鸣上岚爬上窗台的时候,他发现窗台也没了阳光。不过他也不想再去其他地方了,索性就在窗台上趴下,想着看看日落也不错。 
 
他觉得稍微有点闷,正好前几天他看见管理员给他们开窗通风的动作,他想他也能做到。前爪搭上把手,用力往下一压。 
 
咔擦。 
 
鸣上岚成功地打开了窗子。 
 
他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聪明而高兴,身后突如其来的一个力量让他有些平衡不稳。他吓了一跳,勉勉强强稳住重心,往后一看。 
 
那是一只三花猫幼崽,像是在游戏一样用前爪攮着鸣上岚。"喵喵"的软糯声音听上去格外开心兴奋。小猫儿见鸣上岚转了过来,像是受到了惊吓,"喵"的一声就一头撞上了鸣上岚。 
 
这回鸣上岚是无法再站稳了,他用讶异的眼光看着小猫跑回猫群。而大猫们或安抚性地舔舐着小猫,或用厌恶责备的眼神看着他。 
 
他无暇体会下落的失重感,大概也是心里失望了,没有一点挣扎的动向。又或者是他知道二楼的高度对猫来说并不至死,他一向是只聪明的猫。总之他现在极度冷静。 
 
落地后有些疼,但他并不在意。站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右后腿有些痛感以外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他抬头看了看,二楼的窗户被一只人类的手关上了。 
 
就像是关上了家门,而他被扔在了外头。 
 
鸣上岚就地坐下,整理着自己的毛发,试图压抑自己心中有些悲伤的情绪。 
 
"明明早就应该习惯了,还会产生这种情绪真是幼稚啊。" 
 
他在跟自己讲道理,但不论多少次都一样,难过的情绪并不会因此消散。哪怕这是他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在练习的事。 
 
"这里还有一只!"鸣上岚听见人类的喊声,还没来得及反应,鸣上岚就感觉自己全身都被布料裹住。 
 
他隐约能辨认麻布的质感,他也能感知到人类抱着他放到了某个平面上。 
 
随之而来的是发动机启动的声音。惯性让他有一瞬间的不适应,然后他反应过来自己是碰上猫贩子了。 
 
并且他也明白,自己大约是再也无法回到这个家了。 
 
2. 
 
车子有些摇晃,鸣上岚知道自己无法逃脱,便放弃了抓弄麻袋口。绑麻袋的人非常用心,麻袋口似乎是被绕上了几十圈,根本无法打开。 
 
安静下来鸣上岚才感觉有些累,在麻袋里空气流通也不是很好,过高的二氧化碳浓度让鸣上岚昏昏欲睡。贩猫人也不说话,除了发动机轻微地响着,整个车厢里没有了其他什么声音。 
 
鸣上岚猜测现在已经天黑了,趴在麻袋里一动也不动。就这样趴着趴着,他不觉间就睡着了。 
 
他是被猫贩子的粗鲁动作吓醒的。他感觉到人类的动作虽然粗鲁但是非常熟练,那人抱起他扔到了地上,却没有让他有什么痛感。 
 
麻袋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松开了。他赶紧爬出麻袋,过暗的环境让他的瞳孔慢慢放大。 
 
待眼前的事物渐渐清晰,他再次被吓了一跳。 
 
无数个笼子放在这个阴暗的房间里,四面都是破旧的墙,还能闻到生锈的气味。只有一个又高又小的通风窗口,还有一扇破门。无数只猫被关在笼子里。年龄大一点的猫一动不动,安安静静地或趴或坐着。而小一点的猫儿们不断叫着,还有猫会用爪子抓挠着钢丝,或是用身体撞击着笼子。 
 
似乎是这些声响惹怒了门外的贩猫人,那人狠狠踢了一脚破门,门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声响。伴随着的还有贩猫人烦躁的吼声:"闭嘴啊,小杂种们!整天只知道叫,过两天还看你们这群小杂种怎么叫!" 
 
鸣上岚对刚刚猫贩子的并不是很理解。 
 
"大部分猫,过两天就会被送去屠宰场。"鸣上岚回过头,对上一双澄澈如冰的蓝眸子。那只蓝猫打量着他:"所以那个人才会说‘过两天看你们怎么叫’" 
 
鸣上岚并没有做出太过激烈的反应,只是看着房间里那些猫儿们,若有所思。 
 
他这幅样子倒是让蓝猫有了点兴趣:"你不怕吗?" 
 
鸣上岚再次回过头看他:"人家是纯种的三花英短,是非常难得的雄性上等猫。不管怎么说,用来卖似乎怎样都比送去屠宰场划算吧?" 
 
蓝猫被鸣上岚的那份冷静与聪颖怔住了,半晌才开口:"你还不笨。我叫濑名泉,那边那只睡着的森林猫叫朔间凛月。" 
 
鸣上岚了然:"人家叫鸣上岚,很高兴认识你,泉酱。也就是说,这个笼子里的猫是不会被送去屠宰场,而其他的猫会,是吗?" 
 
"大概吧。还有你那个让人火大的称呼是怎么回事?给我好好地叫濑名前辈。"濑名泉非常不满鸣上岚对他的称呼。 
 
"不要。"三花猫拒绝得果断"人家才不要叫比人家先被猫贩子抓到的笨蛋前辈。" 
 
"你这家伙!" 
 
"好了阿濑,"刚才一直睡着的森林猫突然出声"不小心吃到麻药的确是够蠢的,放弃狡辩吧~"完了还跟着一个大大的哈欠。 
 
"那小凛月又是怎么进来的呢?"鸣上岚有些好奇,眼前这只黑猫看上去很聪明,实在不像是会被抓到的猫。 
 
"哼,他是因为白天懒得动,不想逃跑所以才进来的。"濑名泉报复一般地这样告诉鸣上岚。 
 
看着面前两只互相拆台的猫,鸣上岚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不幸的地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幸运的事情。他忽然觉得这个昏暗的地方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当然,也只是让他心理上舒服了那么一点。这个鬼地方还是一样阴暗肮脏。 
 
"濑名濑名!"三只猫被突如其来的猫叫声吸引了注意力,被点名的濑名泉看上去有些生气。 
 
"月永雷欧你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鸣上岚觉得濑名泉似乎一直在生气,语气大概没好过。 
 
"哈哈哈!还有凛月,好巧啊!这个地方看上去这么好玩,你们背着我来玩,真是太过分了!"鸣上岚探头往下看见那只被叫做月永雷欧的缅因猫在笼子外面的地面上打着转,一脸兴奋地四周打量着。他橙色的毛似乎在发光,是这个房间里面为数不多的活力,脑袋后的小辫子跟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的。 
 
"这里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你快给我滚回家去!" 
 
"我不要。"月永雷欧突然停止打转,坐定抬头看着濑名泉,翠绿的眼睛透亮,像是上等的宝石。 
 
"你!......" 
 
"我们来玩密室逃脱吧,濑名。"月永雷欧的声音又坚定又执着。 
 
鸣上岚突然觉得说不定他们能够一起逃出去。 
 
"那么雷欧君就现在外面等待时机,明晚我们开始行动吧。"鸣上岚没等濑名泉开口,他低着头,与月永雷欧对上视线"人家的名字是鸣上岚。" 
 
"好,鸣。明天见!"缅因猫赞许地看看鸣上岚,迅速跑向小窗口。他的动作敏捷有力,踩着一层层笼子,弹跳抓爬的动作一气呵成,对他来说爬上那个又高又小的窗口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明天见。"鸣上岚目送月永雷欧离开。 
 
等月永雷欧彻底消失,鸣上岚才转过来看着濑名泉。蓝猫的表情去他所想一般可怕。 
 
"泉酱不要生气啦。"鸣上岚想要舔舔濑名泉,却被对方一把攮来,他只好作罢"我保证,我们四个都能好好的出去。" 
 
朔间凛月看着两只猫,突然开口:"休息吧,准备明天逃跑。" 
 
濑名泉刚想责备朔间凛月怎么也陪着他们闹,黑猫就很不给面子地睡下了。大概是朔间凛月夜晚睡觉的样子告诉了濑名泉,他是认真的。濑名泉最终还是妥协。 
 
"泉你放心,我有办法。"鸣上岚叫的非常轻"睡吧。" 
 
渐渐的,整个屋子都安静了下来。 
 
3. 
 
"喵——喵——喵——"坚细软糯幼猫的声音唤醒了三只猫。 
 
鸣上岚最先睁开眼睛。 
 
这只小小的波斯猫似乎是刚刚才放进来的,是一只看上去不超过三个月的幼崽。 
 
小猫不安地叫着,眼睛水水的随时都要哭出来一样。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人家是鸣上岚。”看着慌张的小猫,鸣上岚有点心疼,想要搭话来安抚小猫儿的情绪。 
 
“我……我叫朱樱司。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睁开眼睛就在这里了。”小猫叫声有些抖,但是他努力在控制着情绪。 
 
“小司司别难过,这只是个冒险,我们晚上就可以回家了。”鸣上岚安慰道。然后他清晰感觉到濑名泉的视线打在了他的身上。 
 
“真的吗?鸣上前辈。”小猫一瞬间眼睛就亮了起来,然后又低下头“可是我没有家。” 
 
“没有家?”鸣上岚有些惊讶,这只小小的波斯猫看上去就像是大户人家的猫。 
 
“嗯。” 
 
鸣上岚看了看朱樱司,又看了看泉和凛月。两只猫都是一副"随你高兴"的表情。 
 
"那小司司先睡一觉吧,睡醒以后我们就可以出去玩了。" 
 
朱樱司是个很乖的孩子,虽然还有很多疑问,但是非常听话,叫他睡觉就睡了。 
 
鸣上岚一直盯着小猫儿,直到确定这孩子睡熟了才回到另外两只猫这边。 
 
"鸣君,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吧?"濑名泉坐着整理毛,冰蓝的眼睛直直盯着鸣上岚。 
 
"你确定我们能带他出去吗?小鸣,如果我们出去了,这里所有猫都得救了。"朔间凛月也难得地发表意见"但是反之," 
 
朔间凛月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他的意思另外两只猫都心知肚明。 
 
鸣上岚思考了很久,三只猫都默契地没了声音。 
 
鸣上岚看着熟睡的小波斯猫,梦里的表情看上去很开心,偶尔还会发出表示愉悦的呼噜声。 
 
"我还是想带他出去。" 
 
"想好了吗?鸣君。"濑名泉发问。 
 
"泉酱要相信人家的能力啊。"鸣上岚的声音有些上挑,听上去自信又骄傲。 
 
濑名泉有些愣神,他觉得在这阴暗的房间,能有这样发言的鸣上岚就像是唯一自由的东西一样。 
 
"我们要出去。"濑名泉开口"既然要做就做到。" 
 
朔间凛月看着两只猫,安心一般地睡下了。 
 
今晚,有猫要出发了。 
 
4. 
 
月永雷欧来到的时候,整个屋子里的猫都默契地不发出声音。猫儿们仿佛能感受这几只猫的力量,足够让他们逃离这个悲惨的地方。 
 
"濑名,准备好了吗!"月永雷欧的声音听起来跃跃欲试。 
 
"王,你先上来。把螺丝卸了。"濑名泉很清楚月永雷欧的能力,这种程度的笼子根本不在话下。 
 
"没问题!" 
 
敏捷的缅因猫三两下就蹦到了几只猫的笼子处,亮出爪子捣鼓着螺丝。 
 
"王?"鸣上岚对这个称呼有些疑问。 
 
"他是我们小区的猫霸。"濑名泉对这个喙头似乎感觉有些尴尬,一副嫌弃的表情。 
 
"王有很棒的领导能力,所以我们叫他王。"刚睡醒的朔间凛月伸了个懒腰,再睁开眼睛时他的眸子清亮精神。 
 
咔嗒一声笼子一角的螺丝就掉了下来,对于猫来说这点缝隙完全够他们出入。 
 
"那只奶猫是什么?"看见小小的朱樱司,月永雷欧来了兴趣。 
 
"不是什么奶猫!我的名字叫朱樱司。"小猫儿还生气了,弓起背,毛都竖了起来"身为领袖你应该身体力行leader!" 
 
"leader?哈哈哈哈真是个有趣的称呼!走吧小猫儿,咱们出去。"缅因猫亮出牙齿,让小猫儿有些害怕。他咬住小猫儿的后劲,然后将小猫儿拖出笼子,一跃与早已下地的三只猫汇合。 
 
他们按照顺序跳上小窗口,对于年轻的猫来说,若是为了生存这点距离根本不算什么。 
 
而对于刚出生的小猫来说确实有些高。 
 
没有见过世面的朱樱司被窗口的高度吓了一跳,虽然他是被月永雷欧衔着跳出窗外,但是失重的感觉和视觉冲击还是把他吓得不轻。年幼的小猫儿惊叫出声,细嫩尖锐的猫叫声惊起了一树的鸟儿。 
 
"不好,快跑!"濑名泉看见屋子的门被打开,几个人类拿着他们的捕猫工具走了出来,指着他们大叫。 
 
朱樱司意识到自己惹了祸,不敢出声了。 
 
五只猫在这小林子里飞奔着,跑着跑着也就忘了后面的人类,心情越发愉悦,再从愉悦到狂喜。 
 
他们成功了。 
 
他们一路奔到濑名泉他们所居住的社区,五只猫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稍微休息了一下。 
 
"我们现在怎么办,去警/察局吗?"蓝猫稍微顺了顺自己的毛。 
 
"但是警/察怎么才会明白我们的意思呢?"鸣上岚提出自己的担忧。 
 
"用这个。"四只猫看向朔间凛月,森林猫放下嘴里不知什么时候叼住的捕兽夹。 
 
"哦哦哦!凛月你是天才!"月永雷欧抬起前爪就准备扑向朔间凛月,被高傲的森林猫一把推开,惹得其他猫笑出了声。 
 
扑空了的缅因猫站了起来,看了看笑得开心的小波斯猫,开口:"小猫儿,你留下。太危险了。"张口要去衔起小猫。 
 
小猫便不乐意了,他闪开:"为什么啊leader,我也想和大家一起战斗啊!"小猫儿动作还算敏捷,没有乖乖听话的意思。 
 
"听我说朱樱,"月永雷欧没有生气"你跟我们一起出来了,证明你也是一个很棒的勇士。坚守阵地也是很重要的工作,你能替我们完成这个任务吗?"缅因猫周身充斥着国王的气场,小猫儿听了,郑重地点点头,任由雷欧衔着走了。 
 
鸣上岚这才彻底明白为什么泉和凛月会称呼这只缅因猫为王,月永雷欧有着其他猫所没有的责任感与威严。鸣上岚心里也有些佩服了。 
 
濑名泉看着鸣上岚目送月永雷欧离去,以为他在担心朱樱司:"你不用担心,王会把那小子送到月永家,很安全的。" 
 
鸣上岚愣了神,反应过来便忍俊不禁:"人家没有在担心,人家很相信王。只是在感叹这个称呼还正是适合他呢。" 
 
5. 
 
安顿好了朱樱司,剩下的四只猫带着朔间凛月捡到的捕兽夹来到了片区的警局。天已经蒙蒙亮了,四只猫就坐在门口等待第一位警/察的出现。 
 
隐隐约约有脚步声,近了便有人说话的声音:"诶,这里怎么会有猫?"鸣上岚看见这个人类是一个穿着警员制度的年轻男性。 
 
四只猫把捕兽夹放到这个穿制服的小伙子脚下,冲他叫着。 
 
小伙子拿起捕兽夹稍微端详了一下,恍然大悟,他开口问:"你们是不是遇到了贩卖动物的人?" 
 
四只猫蹭着他的裤脚,想要推着他移动。 
 
小伙子把捕兽夹放到挎包里,推了推脚边的月永雷欧:"带路吧。" 
 
四猫一人顺着猫儿们来的路跑回了那个小屋,远远的就看见几个人在门口打着电话。 
 
今天就是要把猫儿们送去屠宰场的日子,那几个人是在联系屠宰场。鸣上岚忽然意识到。他咬着警/察的裤脚,想要拖着他走。 
 
"别这样小猫,"警/察看着几只猫有些无奈"没有证据我也不能联系局里啊。" 
 
"鸣君,冷静点。先想想办法。"濑名泉当然知道鸣上岚心急,但是这个关头还是要想办法证明这里就是猫贩子的据点。 
 
稍微冷静下来的鸣上岚突然有了个想法:"要不这样吧泉酱,人家去那群人面前晃一晃,他们肯定会来捉我,然后......" 
 
"不行!"濑名泉打断了三花猫。他自然明白鸣上岚的想法,但是这样冒险的事他不愿意让鸣上岚去尝试。 
 
他不想失去鸣上岚。 
 
四只猫突然没了声。警/察小哥数了数那边的人数,盘算着自己能不能制服这群人。 
 
"相信我啊,泉。"鸣上岚最先开口。他看着濑名泉的眼睛,眼神坚定而又自信。 
 
濑名泉不止一次看过鸣上岚这个眼神。也是这个眼神,一次两次给濑名泉勇气。 
 
他知道自己是无法拒绝这个眼神。 
 
"好吧我知道了。"濑名泉妥协"你要回来。" 
 
朝着朋友们点了点头,鸣上岚就跑了出去。 
 
"我说濑名,你是不是喜欢鸣?"一直没吭声的月永雷欧突然打趣。 
 
"闭嘴。" 
 
警/察小哥看见鸣上岚跑了出去,又看看几只猫。他看见那群人发现鸣上岚以后立马拿出工具去抓猫,聪明的警/察立马拿出手机,拍了照之后立马录像。 
 
他把照片和视屏发回警局,得到了会尽快派人的回复。 
 
"快叫你们的朋友回来吧,人一会儿就到了。"他对几只小猫说。 
 
濑名泉看着鸣上岚快要被抓走,想都不想就冲了出去。在猫贩子的手快要碰到鸣上岚的一瞬间亮出爪子,狠狠抓了上去。两只猫快速窜开,回到同伴这边。 
 
"操!"人类猛地收回手,手上三道抓痕汨汨往外冒着血,已经伤到了血管。 
 
再抬头看,猫已经不见了。 
 
6. 
 
警笛声越来越近,已经可以看见红蓝的光。一车的人下来将小屋包围,几个猫贩子被压迫蹲在门口。其中一位警/察进屋子似乎是检查什么,出来时就将几人押进了车里。 
 
看着几个猫贩子被带走,濑名泉终于松了口气。他瞪着鸣上岚,看见对方心虚地别开头就来气。正准备开骂,濑名泉就被一双手抱起。 
 
"我的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濑名泉认出了这是自己女主人的声音"两天都没回家,吓死妈咪了。"女主人抱着他又是亲又是揉的,说话的语气都快染上哭腔。濑名泉知道自己的主人担心,只好舔舔主人的手。 
 
不少猫的失主都来了,一只一只猫被带走,野猫也都被放走。 
 
朔间凛月的主人也来了,小女孩留着眼泪把凛月带走。鸣上岚跟森林猫互相叫了一声算是道别了。 
 
人渐渐都走光了,猫也剩得不多了。 
 
鸣上岚开始思考自己该去哪里了。 
 
他不是野猫,也没有主人。那他该去哪里呢。 
 
月永雷欧也自己跑回家了,这里只剩下他还有因为主人一直情绪很激动而没有离开的濑名泉。 
 
他摇了摇尾巴,想着自己一会儿说不定能跟着警/察们一起回去。这样安慰着自己,心里稍微有点儿好受了。 
 
濑名泉在被主人"蹂躏"之余看见了没有离开的鸣上岚,开口问:"你不回家吗?" 
 
被问到的小猫沉默了一会儿,笑着答:"人家没有家。" 
 
他被扔了出来,被他的家人。 
 
"那就跟我回去吧。" 
 
"诶?" 
 
蓝猫在主人怀中稍微挣扎了一下,跳出了主人的怀抱。他轻轻咬着女主人的手指,扯向鸣上岚。 
 
"泉是想要带女朋友回家吗?"年轻的女性顺着濑名泉的动作看见了这只漂亮的三花英短。她看着这只小花猫,顺手就将两只猫抱了起来。 
 
"真是只漂亮的小猫,泉的眼光真好。"鸣上岚还没有从状况外回过神,陌生的怀抱和陌生的声音让他有点儿想哭。 
 
女主人看见怀里的小花猫流了眼泪,有些不知所措"难道是我说错了吗?别哭别哭。哎呀,原来是个男孩子。对不起啦,原谅我好吗?"她拿出手帕,擦了擦鸣上岚眼角的眼泪。 
 
"哭什么啊鸣君,"濑名泉也有些被吓到了"不就是被说错了性别吗,别哭了啊。"他看着鸣上岚流着泪的眼睛,觉得自己不应该说话。 
 
"谢谢你泉酱!" 
 
三花猫一口亲上了蓝猫的嘴巴,濑名泉和女主人都被鸣上岚这突然的举动吓到了。 
 
"啊呀啊呀,关系真好呢。"女主人被逗笑了"那现在咱们回家吧。" 
 
夕阳暖洋洋的,鸣上岚从这时候起也有了自己的第一个"家"了。 
 
7. 
 
天很蓝,小湖泊也很蓝。 
 
猫儿们到处都有,家猫和野猫会玩到一起,回家后又被主人埋怨着整理干净。 
 
我们的五只小英雄也在其中。 
 
他们每天都很快乐,有着彼此,他们什么时候都会很幸福。 
 
太阳也暖洋洋的,每天都会有新的事情发生。 
 
End.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