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ka_朔间饺

没错是我大家好!搞笑艺人朔间饺!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因为我换了名字和头像就认不出我

【涉英】漂亮的人熬夜出眼袋叫做卧蚕

#ooc的无脑小剧场
#喜闻乐见的借宿梗【我黔驴技穷、、】
#如果我用了逗比文风你都不让我发出去我就真的要闹了
#让你见识一下起名废的厉害之处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正文↓




漂亮的人熬夜出眼袋叫做卧蚕


夜晚似乎是并不属于普通人的世界,天明时有光有太阳,对于人们来说是最好的活动时间了。然而总有一些勇于探险的人,一次一次突破着夜晚的极限,在拥有了人工光源之后便再不惧怕黑暗。

所以人们有了"熬夜"这个费力不讨好的活动,并且美其名曰"享受夜生活"。

习以为常的人们或者在酒吧里舞厅上,或者在被窝里电脑前,就算眼睛酸涩肾脏隐隐作痛也不愿意放弃自己所谓的"享受夜生活"。

这种将作死视为精神食粮的人,可以按照性质划分出几种。

有些人属于日夜颠倒,作息在某些意义上算是非常规整的朝九晚五的熬夜家,比如朔间兄弟。

有些人属于大脑间接性蹦迪,在电光闪过大脑皮层的时候无论睡得有多死都要跳起来inspiration的大诗人,比如月咏雷欧。

还有些人,属于身体素质太好,就算大脑持续活跃四十八小时肌体都不会感觉疲劳的小天才,比如日日树涉。

很遗憾,我们的天祥院先生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

没有诡异的作息,没有诈尸般的灵光一现,也没有超常的身体素质。反而还有些他自己不太愿意承认的病弱。

所以天祥院先生从小就跟熬夜这种明明没什么好处却老是有人争先恐后去做的活动无缘。

而人总是对自己得不到的东西有些情结,都会有着越是不能做越想试试的贱皮子心态。

所以英智从小就对熬夜这种活动充满好奇心与尝试的欲望。

他也不是没有悄悄试过,只是每次尝试都会被父母或者医生护士发现并且阻止。

好不容易有一次修学旅行,他想着吧,这次怎么样都能让他熬个夜了吧。满怀期待地盘算着,谁知半路杀出个副会长,在他还没有准备好之前莲巳敬人就彻底斩断他那点小心思。

"英智,你要是敢乱来我就趁乱剪了日日树的辫子。"

这么狠毒的威胁自然是吓到了英智宝宝,于是他为了保护他的涉的辫子,忍痛放弃了自己的计划。

所以非常令人害羞,天祥院英智,十八岁,作为一个身体不太好的正常高中生,人生十八年中每天都早睡早起不与熬夜这个东西同流合污。

这事儿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

终于有一天,他逮着机会了。又或者是他自己创造了一个机会。

学生会领头发起一个活动,大致内容就是同学之间相互结伴,去某一方家留宿几天。学生会把这个活动命名为"一个了解同伴的好机会"。

这个名字是谁取的,我们暂时不追究。不过整个学生会除了某人外不作第二人选。

当然,这个活动出发点自然是好的。据说是准会长衣更真绪在目睹了莲巳敬人真正拿起剪刀对准日日树涉的辫子的时候的突发奇想,向天祥院英智报告后得来的。

当然,提案人和审核人都是天祥院英智就是了。

所以英智就有了一个冠冕堂皇瞎搞的正当理由了,这为他实现他心心念念这么多年小愿望提供了一个很棒的条件。

他二话不说,在志愿表上毫不犹豫地填上了自己和日日树的名字。顺带一提,英智用的是涉的专用签名,一气呵成、形似神似,一看就是练过的。

第二天他就在涉毫不知情不知所以然的眼神中将审核通过的通知递给涉。

然后不出意料地收获了一声"Amazing"的巨响以及一个骨头会散架的熊抱。

其实如果是这种不利于身体健康的高分贝噪音和超额度挤压力,天祥院英智是拒绝的。然而对象是日日树涉的话,他倒是很乐意了。

谁让他喜欢日日树呢。

人与人之间总是有些区别对待。同样的分贝在守泽千秋和日日树涉两个人身上获得的待遇就完全不同,这就是传说中会长大人的偏心。

话说回来,这个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了。

一是学校的活动,家里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阻碍。二是日日树涉不会拒绝他的要求。

所以英智就喜滋滋地搬进了涉的家,他老早以前就像体验一下普通老百姓的民居了。

他预计是住三天两夜,毕竟涉一个人住,不会影响什么。他还挑了一天周末,方便他熬夜。

于是他自信满满地把自己的熬夜计划告诉涉,却遭到涉的果断拒绝。

英智这就不乐意了,开始和涉据理力争,真理歪理都搬出来跟涉开始语言上的切磋。

涉在这件事情上似乎极其不愿意让步,拒绝的态度坚定不可动摇。

于是两个人争论了好半天,从一开始解决英智想熬夜这个问题,变成了两个人觉得这样辩论格外有趣,就开始玩了起来,还越玩越来劲。所以两个人就这样争了大概三个小时。

话题在英智觉得肚子饿的时候终止了,结果是两个人各退一步,熬夜最多到零点,彻底打消了英智想要通宵的念头。

本来在涉做饭的时候英智还抱有谈条件的心态,在食物入口的瞬间,他就觉得日日树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虽然他是吃过涉的料理,但是无论吃几次他都觉得涉每次都在给他带来不同的惊喜。

鉴于正是周末,英智提议不如就在今天把夜熬了。实际上他按捺不住的小激动日日树涉全数了然,就算再怎么阻止英智,这个熊孩子依然会我行我素做他想做的事。

所以涉在整理好餐具后去找了几张碟片,摆开给英智,让他选今晚一起看的电影。

其实这些片子他每一部都想要跟英智一起看,上映的时候就觉得英智肯定感兴趣,自己也很喜欢。他想着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和英智一起看,到时候如果自己看过岂不是很无聊,所以他就索性全部把碟片买下来,找个机会和英智一起看。

选碟片的时候英智再一次感叹涉的品味真的很棒,虽然他不止一次这样感叹涉除了穿衣品味(涉故意的)以外的品味,但是真正选电影的时候他是真的犯了难。

每一部他都很想看,每一部他都很感兴趣。

犹豫不决下两人决定抽签决定看什么。最后选定了很久之前上映的《惊天魔盗团》。

明明是很早之前就上映了的片子,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看过。想必两个人一定是怀着同样的想法。

九点钟,是英智平时睡觉德时间。他现在很显然没有那个心情。在准备好一切食物和饮料后,涉打开了播放器。今天破例让英智稍微吃点儿垃圾食品。

电影的题材两人都很喜欢,一边讨论着剧情一边吃着东西,偶尔会提出一些对于影视作品的专业意见。再来就是涉偶尔会告诉英智里面哪些魔术他是会的,不出意料收获了英智赞美的眼光。

电影放了大概四分之三,英智的生物钟就开始作祟。努力撑起精神,却怎么都抵挡不住睡意。

他靠上涉的肩膀,说稍微让他靠一下。

涉一开始还有些担心是不是英智身体不舒服,然而他发现英智只是单纯的困而已。

于是他就这样任英智靠着看完了一整部剧。

说实话,后面的剧情他也没怎么记住,毕竟不是和英智一起看就没有了看电影的意义。天祥院小朋友早就睡着了,十八年的作息,能让他熬到这个点已经是极限了。

涉笑笑,关掉电视抱起英智就回了卧房。

他很期待明天早上起来英智看见自己的眼袋和黑眼圈是个什么反应。

猜着猜着,涉也睡着了。

第二天英智不负众望地长出了黑眼圈和眼袋,对于长期不熬夜的人来说这似乎是理所应当的事。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郁闷,反复摸着自己的眼睛下方,试图抚平眼袋。

做好早餐的涉看见他这举动就有些忍俊不禁,被英智瞪了一眼以后便不敢嘲笑了。

"果然熬夜不是很适合我的活动呢。"来自对自己黑眼圈和眼袋很不满的正在吃早餐的天祥院英智先生。

"您能明白真是太好了。"来自觉得自己看到英智这个反应真是赚到了的正在吃早餐的日日树涉先生。

在英智拿起剪刀之前涉立马再次开口:

"其实还有个说法是好看的人熬夜出眼袋也能叫做卧蚕。"

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呢。

End.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