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ka_朔间饺

没错是我大家好!搞笑艺人朔间饺!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因为我换了名字和头像就认不出我

【涉英】嘴唇干燥没有什么用的有效治疗方法是?


#交往前提
#内容死蠢
#多看银魂
#会写标题
#欢迎捉虫
#拒绝撕逼
#我叫饺子
#你们记好
#为什么要
#打四个字







正文↓




冬跨春的空气格外干燥,稍微不注意补充水分就会发现头发是枯的、手是糙的、嘴唇是干燥的。

前两样还好说,最后一个简直是大危机。打个比方说,嘴唇干了,同时碰到一个像是濑名泉袜子一黑一白这样的事情,只要笑得稍微不矜持那么一点,你就可以感受皮肤猛然撕裂的疼痛了。

嘴唇干燥的确是非常要命的东西。

天祥院英智这两天不仅水喝少了,还吃了药。吃药是很容易嘴唇干裂,水喝少了亦然。

所以天祥院少爷现在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内心已经非常不愉快了。因为干燥的嘴唇让他说不了话、唱不了歌、笑不出声。

平时他只要吃药就会喝很多水,这样互补的话症状会减轻不少。而这次他非常光荣地做到了使症状叠加的两件事。

他现在后悔莫及,想要喝水补救点什么。所以今天他喝水喝的特别猛。

早上进班的一瞬间,他就统一吸引了各样的视线。所有人都盯着他手里拿的保温杯。

"那个......这个是奶瓶吗?"羽风薰最先发问。这个问题丝毫不夸张,他第一次见过跟八百毫升规格奶瓶一样大的保温杯。

"不是哦~羽风君你是时候该入手一些眼药水了。需要我给你推荐吗?"英智毫不在意,走到自己座位上,随手就将保温杯放在桌上。随着他说话的动作英智的嘴唇开了一个小口子,又疼又痒的触感让英智决定今天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喂,你把那玩意儿放下。"坐在英智后面的泉君突然发话"挡着了。"

本来还想反驳两句的英智看了看保温杯,似乎的确是妨碍了后面同学的视线,又把保温杯放到了地上。

砰地一声。

保温杯就被风驰电掣的守泽千秋无意间打倒,委屈落地。

"咦?我刚刚是不是踢到什么东西了?"千秋四周看着"感觉有点像狗,莫非大吉来了?"

英智将保温杯捡起来,在千秋眼前晃了晃。

傻了眼愣住,守泽千秋抓着濑名泉的手臂开口:"濑名我是不是在做梦?我好像看见了狗一样大的保温杯。"

非常稀奇,这次濑名泉没有果断拍掉这个特摄笨蛋的手,反而还稍带安抚性地回话:"不是做梦,是保温杯。"

然而到这里还不是最重要的。

大家甚至还惊悚地发现,天祥院英智一个课间就去接一次水。

这说明什么?天祥院英智四十分钟能够喝下整整八百毫升的水。

正常人一天的摄入量是两千毫升。而天祥院英智今天光是一个早上就喝出了四千毫升。

这迟早得喝出问题。所以看不下去的莲巳敬人就没收了保温杯。

"你今天又想干什么?"

面对竹马的质疑天祥院毫不畏惧,他指指自己干燥得发红的嘴唇,然后摆手示意自己连开口说话都不想做了。本来嘴唇的颜色很淡的英智同学这么一干反而红了嘴,远远看仿佛还感觉气色好了些。

然而也只是感觉。天祥院英智正在嘴唇干裂以及失去保温杯这两件事情的催化下心情越发烦躁。

"但你也不能喝这么多啊?"敬人觉得自己真的非常非常无话可说。

此话一出,副会长就收到了会长一记干瞪眼。天祥院英智的眼神毫不退让,方圆两桌都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对于那个保温杯的执念。他的三位旁桌感觉身后一阵阴森寒气,假装拿起课本开始拜读。

但是嘴唇干裂你一下子喝这么多也没什么用啊,不怕水中毒吗?敬人深知一说出口自己的发小一定是会闹脾气的,还可能在他赶稿的时候偷偷拿走他的蘸水笔尖。这种事情对天祥院英智来说是乐趣也是日常,专门用来抗议莲巳敬人对他管教太多这件事。

场面持续僵持着,英智甚至快要伸手去拿保温杯。

一瞬间,两个人蓦地被埋在了窗帘里。搞不清状况地挣扎了几下,随之而来的有些对耳朵不好的"Amazing!"让两人彻底明白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日日树涉。

副会长把身上的窗帘扯下来,日日树突然到挂着晃荡下来的上身着实吓人。敬人非常给面子地向后一蹦,惹得涉大笑出声。

在敬人生气的边缘,涉朝英智晃了晃手中刚刚偷到的保温杯,然后指了指上方,就顺着窗户翻到上方看不见的地方了。

敬人只依稀看见英智眼睛一下子放光,等他彻底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发小已经跑路了。

今天的莲巳敬人也活在情绪的极大波动之中。

逃离了教室的英智一句小跑上楼,一心只想救回自己的保温杯。

在天台看见拿着自己保温杯的日日树的瞬间,他突然有一种承包涉一辈子布丁的冲动。

他快步走过去,满脸期待地看着日日树手中的保温杯。一瞬间涉甚至觉得对英智来说,比起自己可能保温杯比较重要。

"皇帝陛下,如果把视线从小丑身上移开太久,小丑是会寂寞至死的。"涉把保温杯藏到身后,面部表情过分夸张,情绪渲染过分做作,肢体语言过分跳脱。一副即将被英智抛弃的样子,像是生怕英智不知道他闹别扭似的。

"涉,保温杯。"英智小心翼翼地开口,努力让嘴唇保持一个姿势不会开裂。然而刚刚扯开的裂口却还是无法幸免于难,又流了血。

然后他迁怒似的瞪着涉。

日日树涉人生大危机。在恋人心里他竟然比一个保温杯还没有价值。

没有办法,他不能惹他的皇帝陛下生气是不是?所以可怜的日日树只得把保温杯供出。东西交出手的时候甚至刻意手抖,还有点要把保温杯抖掉的意思。

假装看不见日日树夸张的小动作。英智虽然很想这么做,但还是败在了表演家锲而不舍的逗笑上。

他本来想要板着脸誓死守卫保温杯,但是涉表演太过富有感染力,他非常遗憾地没有成功假装生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绷不住的动作让英智嘴唇上的裂口再次被拉扯,倒抽一口凉气的样子看得出来的确是非常疼的。

涉心想大事不好,赶紧用右手抬起英智的脸盯着他嘴上的裂口,表情转而严肃。

"是因为我呢。"语气中是非常明显的自责。涉拿出手帕轻轻地将恋人嘴唇的血液吸去,手帕甚至都不会直接碰到英智,动作小心翼翼的。

英智心里有些好笑,他觉得涉这样子是很可爱没错,但他却不希望涉因为这种小事感到自责。

等到血液差不多干净了,英智稍微尝试张了张嘴,然后开口:"涉不用这样的,我明明是因为涉才会笑得出来。"

恋人这样安慰着自己,日日树涉也不会继续表现出自责之类的情绪了。他知道,比起疼痛,英智更加讨厌看见不开心的自己。

"听说有一种方法治疗嘴唇干裂非常有用,英智要试试吗?"

还没等英智回答"好",两人的嘴唇就碰到了一起。

有些痒,还特别软。涉用舌尖轻轻舔舐着英智嘴唇上刚刚止住血的裂口,让英智感觉就像在用糖果在他嘴唇上一碰一碰的,要喂他吃似的。

嘴唇在对方的嘴唇上稍微停留了一会儿,轻得就像花瓣。

分开的时候似乎还是甜的。

"怎么样?有没有减轻一点疼痛感。"

这邀功一般的话语更是逗笑了英智。

"根本没用嘛。"

他今天被干裂嘴唇弄得糟糕透顶的心情全部一扫而空,甜甜的感觉彻底霸占了内心。

End.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