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分子劣西班牙

没错是我大家好!搞笑艺人朔间饺!

【涉英】边缘世界【上】

边缘世界

#200点梗@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群会跳舞的疯子-诚邀弓英小伙伴 脑洞君的脑洞
#架空普罗
#先了解一下设定:共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正常运作的世界,一个是混乱的边缘世界。正常世界中和普通的世界一样,而边缘世界中的物体随时在转换位置,身边的事物时刻在变换。
#欢迎捉虫拒绝撕逼
#年龄操作有、大涉小英
#我觉得这个点梗要写出问题、太多了



正文↓









1.
风会吹向哪边?

沙砾会去向那里?

过完这一秒,你还会在这里吗?

如果你不得不离去,

可不可以让我在这里等你?

2.

一成不变的人来人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样的世界从来没有什么变化。身边的人永远是那些熟悉的,病床就算换了被套床单也依旧是那个模样,就连手上扎上针的触觉从来都是同样的。

真是个无聊的世界。天祥院英智这样想着。

这已经是他这个星期第二次进医院了,一直以来的这么多次见面,他和这位护士小姐已经熟络到直接称呼他为英智,输液的插针动作一气呵成,非常熟练。

他想要偷偷把针拔掉,但是他又想快点好起来。十岁的天祥院英智还对生活有一丝向往,还相信着自己的人生会明媚起来。

但是他现在依然觉得非常枯燥无趣。他的身体非常不好,所以从他记事以来,他的周围就摆满了各色的药片胶囊,酒精碘酒的气味更是从来没有离开过,甚至连各种各样冗长拗口的西药名称他都记住了不少。

小小的孩子总是对世界充满好奇,特别是英智这样极少与外界有接触的孩子,更是对一切都感到新鲜。

可惜他从来都做不到去真正触碰或是观察他的所有求知欲。孩子这些强烈的欲望都在他每一天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时,随着针水的液体一点点滴落,同那些药一起融入血液。

想去外面看看。他每天都这样想着。并且这样的想法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被冲淡,反而愈发积累愈发厚重,溶于血液、刻上骨髓。

针水在入夜时已经差不多滴尽,而英智这一次却并不打算唤来护士小姐让她从前一样过来帮忙。

他悄悄把手上的针拔掉,胡乱用固定针头的医用胶带绑一片纸巾就当做是止血了。然后他跑到房间门口,探出头去看看。

今天医院夜晚的走廊不似平常,空荡荡的。天花板上冷色的灯光打在走廊上,更远一点的地方是墙壁,都是惨白的。似乎还有哪间病房里传来的心电测试仪的"滴滴"声,就是这样细小的响声都能在走廊里荡起回声。走廊只有两端有窗户,风顺着走廊吹着,与冷色的灯光配合着让空气更冷一些。

对于英智来说,就算是熟悉的医院,这样的环境也还是有些害怕。

小孩子稍微往后退了一步,踌躇不决。他回头看了看刚刚被自己丢下的吊针,又看了看被自己踢乱了被子的病床。于是他一转头,跑出了房间,再没有回头。

他顺着走廊跑到楼梯口,过于安静的环境放大了他的呼吸,楼梯侧的墙壁上挂着安全通道的提示牌,绿色的光飘在空气里,看起来的确是诡谲。英智的身体在抖着,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有些可怕,他的手心已经湿了,但是他还是没有回到病房的打算。

一咬牙,英智就顺着提示牌的指向跑去。他的病房在三楼,他越跑越快,甚至让他路过的人们都没有认出他,没多久就到了外面。夜晚的风有些凉,打在他流着汗的脸上,凉意更甚。英智停在医院门口的街道,他觉得呼吸已经快要不够用。看着眼前的一片片路灯光,再看看天上零星几点自然光。

又来一阵风,他突然有一种"自由了"的感觉。

3.

很久以前英智就悄悄待在父亲的书房门口听过父亲与友人的对话。起初只是为了给自己找点乐子,那也是他第一次听闻"边缘世界"的存在。

他对这个未知的世界非常好奇,所以每一次父亲与友人讨论这个问题时,他就偷偷记下了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记下了不少。而英智自己,也深深迷上这个素未谋面的世界。

据说那是个混乱的地方,处于那个世界的任何物体都在随时变换。太阳或是月亮都会在一瞬间消失,又或是在一瞬间出现。任何物体都不会知道自己下一秒将在哪里,或是下一秒周身的事物将会是什么,身边的人将会是谁。

英智记得有一次父亲那位友人情绪异常激动,几乎是冲闯着推门而入。英智听到那位先生几乎发疯的声音。

"我找到入口了!"

那时英智手中端着茶杯,里头的红茶微微泛起一层涟漪。原本坐在他身侧的父亲猛然站起,看见英智疑惑的眼光又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同友人说去书房再讨论。

等那两人的影子被关进了书房,英智也从座椅上跳下来,悄悄跑到书房门口,像往常一样静静听着。

"你是说你找到入口了?怎么可能,我们找了十五年了,从来没有一点头绪!"

"我不会骗你的,我真的找到了!"

"你确定那是入口?"

"没错!入口处周遭事物都会扭曲,我还尝试着扔了一片树叶进去,果不其然,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哪里?"

"就在市医院的背后!"

市医院的背后?英智认出那是自己常去的一所医院。他像是得到了敌国重要情报的君主一般,心脏跳动得猛烈。他悄悄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想要去边缘世界。

这个决定一点也不突然,或许可以说是蓄谋已久。或许从他第一次得知这个世界的存在开始,这个念头就渐渐从好奇变成了根深蒂固的执着。

4.

英智对医院的地形很是熟悉,非常轻松地找到了医院的后门。根据父亲和友人的对话,入口的确是在医院后墙上。

不过说是后墙,具体在什么地方也不是一眼就能看到的。英智记得父亲说入口处周围的物体会扭曲,并且在里面的物体会瞬间消失。

他向后退了几步,离墙壁远一些,想要大范围看看。

本意是往后三步,在迈开第二步的时候他觉得脚下一空。

"啊!"男孩儿一声惊叫,重心不稳,向后倒去。他伸手向前胡乱抓着,想要抓住什么让自己不要摔倒。但这个动作不过加快了他向后倾倒的速度。

英智闭紧双眼,后背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周围是一片漆黑,面前有一个洞,洞口之外是刚刚自己逃出的医院的后墙,上面是一片黑夜。

他一瞬间明白自己是踏进了入口。

"就在市医院后面!"英智突然想起那位先生的原话是这样说的。

这样一来入口并不是在后墙而是在后方,他的确是掉进入口了。

一瞬间英智觉得心脏快要充血坏掉,跳得飞快。全身的血液都往脑袋上冲,大脑兴奋得不行。

这就是他寤寐思服的边缘世界。

他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一片沙地上。他又揉揉眼睛,确认自己眼前的景色。

他再次睁开眼睛,本该是夜晚的天空霎时明亮无比。太阳正正立在头顶上,他的皮肤一瞬间从夜晚的微凉挪到阳光下的温热,有种说不出的不适应感,毛孔猛地舒张,让英智呼吸一窒,摩擦着手臂上的皮肤想要让自己稍微适应一点。

稍微过了一段时间,英智才恍过神来。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发现自己来时的洞口已经不见了。

这里的确如父亲他们说的一样,所有东西都在变换。随风而动的风滚草刚要滚到他脚边便倏尔消失,甚至连风都会骤停。或者可以说成是风也一起消失了。

英智站起身,四下看着。突然出现的浪花,随即消失。身边本来伫着的仙人掌一转头的功夫就不见了影子。

起初英智觉得这样的事情有意思极了,他捧起一把沙子,想看看会不会凭空消失。

然而他发现其他的沙子都有消失或者出现的,他手中这捧却没有什么变化。

父亲他们没说过这个。他暗暗记下,想着回去以后要向父亲炫耀。

小男孩站起身子,手中的沙砾顺着他纤细手指之间的缝隙悄然落下,阳光穿过每一粒沙子,像是一粒粒细小的钻石,闪着亮晶的光。

英智发现,沙子从自己的指缝间落下,一些落到了地上,一些又凭空消失。

原来是抓住的物体会与自己同在。英智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秘密。

他正准备为自己的新发现在心里欢呼,双脚便猛地一凉。他下意识低头去看脚下,然后空气骤凉,瞳孔猛地收缩,还不能适应周遭忽而变暗的环境。

英智再次出现了刚才的不适感,这次是因为气温骤降。

他顾不得缓解皮肤上的触觉,他现在有些害怕了——天祥院英智此刻站在悬崖的边缘,往前望去黑暗中只有月亮是看得见的。

他紧紧抓着手中刚才留下的沙子,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男孩只觉得脑袋钝痛,眼皮跳动着像是摇曳的烛火一般。沙子在手心里渐渐滑落,越来越少。

忽然而来的风吹着小男孩的发丝,让这个单薄的身子顺着风向掉落悬崖。

悬崖越来越远,英智的眼睛忽而模糊忽而清晰,他能看见有水珠在往上跑,从模糊一团变成清晰的颗粒再远到看不见。

那是男孩的眼泪,他哭着,却叫喊不出声。失重的感觉让他无法思考任何事情,他什么也不能想,什么也不能做。只有看着悬崖离自己越来越远,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落地,是会变成什么血肉模糊样子。

阳光嘲笑般地刺着双眼,英智隐隐约约能看到几条闪闪发光的东西,像是丝绸。

他毫不犹豫地抓住它们,攥得非常紧。

那是神明的尾巴,抓住即可获得救赎。英智的本能告诉他是这样的。

随后他没有痛觉,反而还有些温暖。双眼淌着眼泪,眼皮黏糊在一起,睁不开。眼前的黑暗却让他觉得比刚才安心多了。

他就这样静静睡着了。

5.

日日树涉是一个诗人。他歌颂变化无常的世界,又赞美日月星辰水流沙砾。他走在这个绮丽的世界,流浪在天地之间。

从来没有什么事物能够令他留恋,或者说是没有什么机会让他留恋什么。

他第一次睁开双眼的瞬间,遇到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从来没有什么重复的事物会在他的视线里,什么会消失,什么又会出现,没人会知道。

而日日树涉得到了一个巨大的惊喜,从天而降的。

是的的确是从天而降,那天忽然出现的小男孩从他的头顶掉了下来,他本能地接住。正准备惊讶,涉就发现小男孩闭着双眼,眼泪还在断断续续流着。涉想叫醒小男孩,叫了几声这孩子都没有什么反应。

日日树涉第一次获得了抓在手中不会消失的东西,他感觉有些兴奋。他抱着男孩,找到了一个暂时可以停留的洞穴。

他本想放下小男孩,却发现这孩子的手紧紧攥着自己的头发。小小的手微微发抖,像是要把几缕头发融入血骨一般。涉看见男孩的手上贴着什么东西,他从来没见过的。白色的,挂在孩子的手上,像是随时会掉落一样。

涉顺着孩子的手看向了他的衣装,宽松的白色的衣服,衬得孩子单薄的身子更加瘦弱,不过看上去很干净。日日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大概像是在阳光下闪着光的沙,干净又脆弱。

他又看向孩子的脸,他觉得这是一张非常好看的脸,白皙而光滑的皮肤,脸蛋上血色比自己少一些。金色的头发,大概像是自己某一次偶然见过的一种石头,色泽非常澄澈,非常温和。

这孩子长得非常精致,而精致的东西通常都易碎。涉当时是这样想的。

他小心翼翼地拥住这个小小的身子,第一次觉得一件事情会让身体这样温暖。

温暖的让人感到昏昏欲睡。

洞口的风消失了,两个人在洞里安静地睡着。

6.

英智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睛没有任何不适应的感觉,周围的环境足够黑,不过他却能清楚地看见手中攥着的东西。天蓝色的,泛着微光的,漂亮的丝线。

"您醒了吗?"英智瞪着晶亮的蓝色眸子,转向上方。涉看见这个男孩子的眼睛,是水洗的天空的颜色。一瞬间,涉觉得这个小男孩是一种稀有的石头,他第一次有了想要抓在手中的心情。

"哦呀?被吓到了?"英智觉得这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硬用词来形容的话,大概是响彻八方。

英智稍微愣了一会儿,他看着这个男人和自己最喜欢的葡萄味水果糖一样晶莹的眼睛,觉得脑子里没有任何东西。于是他下意识脱口而出:"很......响亮(Hibiki)。"

日日树涉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英智盯着对方的眼睛,读到里面的惊喜与疑惑,补充道:"你的声音非常响亮,而且很好听。你叫什么名字?"

听闻小男孩的话,涉笑了起来。他看见小男孩不满而且疑惑地看着他,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您很聪明!我的名字正是日日树涉(HibikiWataru)。没错,我就是您的日日树涉!"涉看见小男孩的眼睛猛地睁大,嘴巴也有些合不拢。这样可爱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再一次发笑。

名扬四海,响彻八方。真的是这个名字。英智觉得自己简直获得了人间至宝。他喜欢这个名字,比什么都喜欢了。

"那,可以告诉我您叫什么名字吗?哦,不不不,请允许我先自作聪明地猜测一番,"涉抱着英智,为了让小男孩更暖和一点,他用自己的斗篷将小男孩裹住拥在怀中"这样更有意思不是吗?"

小男孩晶蓝的眼睛,如光般的发丝,雪白的皮肤。日日树涉用自己的紫色眸子把英智的模样一点点刻进大脑,这样的模样,简直就是——

"是天使(Tenshi)吗?"日日树涉随口一说把心中所想如实表达。

这回换做小男孩猛地惊起,抓着日日树涉头发的双手更加用力,嘴角上挑得非常明显。

"我是猜对了吗?"涉自己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自己顺口提及的词居然成为谜题的答案。

他看见怀中的小男孩快速而轻微地点了点头,眼睛像是能蹦出星星:"我叫天祥院英智(TenshouinEichi)。"

以天使为名吗?日日树涉这一生,获得过无数惊喜。而这一次所得到的喜悦,却是现在为止最为庞大的。

TBC.

评论(9)

热度(20)